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都在尋找一個值得愛一輩子的人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他們是我見過最相愛的一對

新聞強力放送著冷氣團帶來的銀白畫面,合歡山下雪了,玉山下雪了,陽明山下雪了,就連烏來也下雪了,山區樹上猶如糖霜的白雪吸引著大批不畏寒冬的人們。

上星期的強烈寒流凍壞了每一個人,早晨要從被窩裡起身更成了一件折磨人的日常,可更令人掛心的消息一傳進耳裡,我便顧不得那一牀暖烘烘的被窩,一向身體硬朗的爺爺因為天氣關係感冒引發了肺炎,在最寒冷的凌晨被送進了醫院,持續地注射抗生素下,幸好暫且算是平安。

隔日,我與家人們一同前往醫院探望,包括前幾年也因為一場大病而身體孱弱的奶奶。

進到病房內,奶奶坐在一旁陽春的陪護沙發床上,這時爺爺才自盥洗室緩緩走出,堅持自己推著點滴架。這時奶奶趕緊站起身,理了理上衣,像是要和初次見面的人打招呼般,她笑著對爺爺說:「你好~」

爺爺站在原地盯著奶奶看,笑顏總算展開,笑得連眼睛都彎成了月亮般,一時之間說不上話。

他們結縭超過六十餘年,而此刻,兩人之間互視的靦腆仍像是青澀含蓄的青少年。

在一旁看著這一切的我,某種難以言喻的感動之情湧上胸口,一直以來,我都很羨慕眼前這對頭髮花白的愛人,雖然常聽奶奶抱怨爺爺的脾氣固執得像頭牛一般,耳根子硬的誰來勸說都拿他沒輒,講著講著還真是一副氣得牙癢癢的樣子,可在人生每個重大關卡,他們都不曾在彼此的身邊缺席。

因為知道爺爺一直吵著要出院要回家,奶奶便說:「要不明天我把以前我們的就相本帶來給你翻翻,這樣你比較不會無聊啦!」

語畢,爺爺說:「不用!那些照片都是我幫你拍的,長什麼樣子我都記在頭腦裡了!」他指了指自己的頭。

我不得不再次佩服爺爺這種不經意卻十分浪漫的話語。

爺爺奶奶出生於日據時代,受的是日本教育,於是我們帶去的收音機沒了作用,爺爺偏愛的是日本老歌,隨即我用手機找到沖繩區域的電台,一曲曲的日本演歌便迴盪在病房裡,那種懷舊感是我難以想像的年代。

那個社會風氣尚未開放的年代,爺爺奶奶不按舊俗,高調地談起了自由戀愛,一個月有25天都去電影院約會,去咖啡廳說著小情小愛。他們是我見過最相愛的一對,縱使不可能說是毫無爭吵或埋怨,但總算也是攜手走過半個世紀之久,人生中的起伏與時代的風浪,依然沒將他們打倒。

在病房裡的我望著他們,想起了幾年前奶奶大病時,爺爺同樣風雨無阻地去買了一碗奶奶最喜歡的紅豆湯到病床前;我想真正的守護彼此應該就是這樣吧。

相較於當今的速食愛情, 爺爺和奶奶的感情就像是成冊的童話故事書裡,其中的一本,僅是一個理想卻遠不可及的目標。

現在的人們,愛了,又算了,頻率勝過季節更迭的速度。

這其實也無法真的論對錯,不過就是世代交替而轉變了戀愛模式,我也相信即使如此,愛情的本質並不會因此有瑕疵,我們都不斷地在尋覓一個值得愛一輩子的人。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