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律師娘/不可不知的婚姻真相

圖/Shutterstock

 

 

親愛的女兒,晚點,媽咪要帶著哥哥去台中找一對難能可貴的夫妻敘舊,他們兩個都是媽咪的國中同學,而且還是當時的班對。真不可思議,兩人牽手了二十餘年,安然度過了輕狂青春期、放浪大學生期、社會新鮮人期、成家立業期⋯⋯現在則是共同擁有兩個跟妳哥哥差不多大的女兒,漂亮又討人喜歡,簡直是童話故事現實版!

 

媽咪這幾年在事務所看過不下千對面臨婚姻關係破裂的夫妻,坦白說多少影響了我對婚姻的信任感。特別是和妳爸比攜手度過的日子裡,起起伏伏的境遇,讓我常常對於婚姻關係的維持處於希望、失望、希望、失望不停地交錯中。偶然開始的寫作機會加上工作中遇到龐大的參考值,讓我嘗試認真思考、解析:一段婚姻美滿的要件究竟是什麼,又是怎樣的關鍵因素讓它走向破滅呢?

 

在爸比的事務所裡有許多對婚姻失望透頂、甚至對另一半深惡痛絕的當事人,每每提起曾經牽手的配偶,彷彿是結下血海深仇的敵人,甚至所做出的許多行為,只是為了向對方報復,最後陷入兩敗俱傷的局面。曾經相愛而共許承諾的兩個人,為什麼走入婚姻之後,會累積出這樣的仇恨呢?真要深究起來,會發現許多伴侶關係破綻的開始,只是不值一提的生活瑣事,最後積怨卻如同滾雪球般,變得越來越巨大,最終吞噬了兩個人之間的愛。

 

或許是婆媳之爭,或許是財務糾紛,或許是觀念歧異。很難想像同床共枕的親密,居然敵不過生活中枝枝節節的干擾。

 

我也曾擔心過,和妳爸比之間,難道不存在著這樣的風險嗎?我執著的摩羯座性格,遇上妳爸比善變的水瓶座特色,初交往時,對彼此或許是無法預料的驚喜,但相處久了,就必須克服想法上的許多差距。相似好?還是互補好?恐怕沒有正確解答。有時候兩人怎麼溝通都沒有共識時,我也會鬧脾氣,說出不理性又傷人的話語。在愛中,妳常常會在做完自己後,回頭看看,好像又一點都不像自己。

 

寶貝,妳知道嗎?要和一個人安然度過婚姻裡的風風雨雨,比決定牽起一個人的手還要困難得多,媽咪有時候會想,乾脆不要管什麼關係經營,就放手讓它去吧!該走的自然會走,該留的自然會留,我不喜歡自己的喜怒哀樂老是要被人牽動著。

 

看看我們事務所裡鬧婚變的當事人,漂亮的有、賢淑的有、正當青春年華的有,甚至一手掌握家中經濟大權的,更是不在少數,因此任何對婚姻病免疫的預防針,恐怕都不存在吧!

 

只是,看著戲劇裡上演著一齣齣浪漫情節,我相信多數人仍渴望這輩子能有一個人走入自己心中的祕境,來一場廝守終身的對話吧!難道這真的不可能嗎?

 

關於婚姻,媽咪看過一本被奉為圭臬的長銷書──《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由家庭治療師約翰.葛瑞博士執筆,以詼諧又易懂的筆法點出「男女大不同」這個基本事實。因此我們不必對一個和我們完全不同的人苛求無所得後,再跟自己過不去。

 

他說的沒錯,來自火星的爸比偶爾會說,想去一個人的洞穴自己靜一靜;而來自金星的媽咪,卻會為了他的這種想法感到孤單。如果我能接受作者所說的「男女本質大不同」,大概有將近一半的爭執可以不用發生。

 

然而,道理說來簡單,在一段長期關係之中,難免還是會對彼此的不同感到委屈、氣憤或是難以接受。

 

打個比方吧!前一陣子爸比突然告訴我,他即將要和朋友去騎車環島十天,雖說這個活動是在得知媽咪懷孕之前報名的,但此時此刻媽咪正大腹便便,還帶著活潑好動的哥哥在身邊,加上忙碌的工作,爸比又不在身邊,媽咪再堅強也忍不住惴惴不安,所以開始對爸比心生不滿。

 

我心裡想:「他根本就不愛我!至少,他一定愛自己比愛我多很多!不然怎麼能夠連一聲招呼都沒打,報了名才來告訴我。」

 

還有:「他一定不在乎我的想法!否則,怎麼可能整整十天丟下肚子正大的我,只為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最開始,媽咪的想法是這樣,也因為這些情緒波動,跟爸比做了許多無效溝通。但他,依然故我,而我則是覺得罷了,強摘的瓜不甜,把他留在我身邊,我們大概也只是吵十天的架。

 

總之,看著爸比的心意已決,即使我怎麼鬧脾氣他也不為所動,似乎沒有任何天大的事能夠改變他的決定,媽咪只能選擇接受,儘管心中依舊滿腹委屈。

 

隨著出發日逼近,我的想法漸漸有了轉變,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雖然我還是不懂爸比那種擱下大肚婆的角度,但我再怎麼為難彼此,也不會改變任何現狀。留下,他不開心;出走,我不開心,既然如此,我何不開始計劃接下來要跟哥哥(當然還有妳)做些什麼呢?

 

就這麼碰巧,媽咪居然在此時,收到一位朋友隨意轉傳的文章。內容是一對知名的作家夫妻,老公在完全沒有前兆跟理由的情況下,突然深夜告知婆隔天要一個人去騎車環島,可想而知,老婆當然大發雷霆:「要環島,為何不帶著一家人一起去?」還拋下了狠話:「出去了就不要回來,你怎麼還是像以前一樣任性不負責任。」

 

媽咪超想跟這位女作家握手拜把的啊!「妳懂我的。不過,至少妳那時沒有大肚子。」我想跟她這麼說。

 

別看我寫得哀怨,其實我一邊寫,一邊笑出來了。很多時候,拿著自己最鮮紅的血肉去面對無可奈何的困境,反而有種跨越酸楚的痛快感,但最大的差別是,這篇文章是那對夫妻中的老公寫的,我因而得以從另一方的角度來重新評價「只想要一個人去做」這種想法。

 

「為什麼你們就是要這樣不容商量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義憤填膺,逐漸被好奇與無可奈何所取代。但看樣子,與愛無關,還真如約翰.葛瑞所說,就是男女本質上的不同。

 

我記得那位老公在文章中這麼說:「因為想送自己一個特別的生日禮物,做一些毫無理由的事。」豪氣中彷彿真有幾分能讓人理解的正當。但我想,就算全世界都能理解,一定至少有一個人不能理解,那就是他的老婆!就像我不能理解妳老爸一樣,但總之這是夫妻間互動的常態,與不愛了、膩了、倦了都無關。

 

後來那位作家老公,把他的環島計畫從三天兩夜縮短為五個小時。當天回到家他吃著老婆煮的晚餐,一家人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不由得想,這就是夫妻吧!一部分的包容有人來扛起、一部分的妥協有人來吸收,然後一起「真心」地「勉強接受」,缺一不可。

 

回想起媽咪見過的那些失敗的婚姻,一開始也不是哪一方完全不好,而是兩人不知道如何處理這樣的不同,又在遇到問題時,淨是接收外界一味煽動的訊息,點燃對彼此的不信任與忿恨,把一方看成是另一方的受害者,然後舉起旗幟,吆喝身旁的人聲討對方,把關係帶向不可挽救的境地。媽咪不要妳變成那樣的女生,因為,當妳結束一段關係後,如果把怨恨與不滿帶入另一段關係,是很難找到幸福的。

 

現在的媽咪,嘗試努力理解自己和爸比的不同,吸收、消化,然後「勉強接受」,祝福爸比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等他前腳踏出去,我們就來party all night !

 

 

本文出自《世界這樣殘酷,我們仍然溫柔以對》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