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律師娘/做自己,還是委曲求全?

Share

文/林靜如(律師娘) 圖/Shutterstock

一個女孩子並不是因為聰明懂事而可愛,

相反,是因為尖銳、計較、虛榮、笨拙而可愛。

閆紅《十年一覺紅樓夢》

這是媽咪最近在讀的一本書中很令我驚艷的一段話。

不知道妳的世代還看不看古典文學,但是媽咪想和妳聊聊這本書裡很有趣的一個觀點,作者對中國愛情經典《紅樓夢》裡兩位女主角──林黛玉與薛寶釵的性格比較。

摘錄幾句書中對主人翁的描繪──「黛玉如詩,寶釵是禪」、「歷來的說法都是,黛玉適合談戀愛,寶釵適合娶回家」。作者另外還在書中轉述了聆聽作家余秋雨先生的一段演講內容:「《紅樓夢》最大的悲劇是,黛玉和寶玉是沒法進入一樁婚姻的。」

雖然《紅樓夢》向來號稱東方的愛情經典,與西方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並駕齊驅,但這本書《十年一覺紅樓夢》的作者閆紅卻一巴掌打醒了大家的浪漫情懷。

來吧!媽咪先幫妳打劑預防針,我認為不只黛玉和寶玉可能無法進入婚姻,即使是妳那個世代所著迷的其他愛情故事男女主角,是否能夠通過婚姻的考驗,也都是無法證實的未知數。只是,拜這些如夢似幻的情節,才能讓一對對男女不顧前人們的淒苦哀痛,仍然心甘情願地前仆後繼踏入婚姻圍城,若說人類靠這一部部愛情劇本而種族不滅,或許一點也不誇張。

為什麼明明可以為對方失去生命的濃情蜜意,反而會經不起婚姻的耗損呢?作者在這本書中有一段形容《紅樓夢》兩位性格大相徑庭的女主角的描述:

黛玉這樣的女子,她的缺失感讓你心生憐惜,她的溫柔又能給你別人不能代替的甜蜜,她的小性子固然令你煩惱,可是所有讓人上癮的東西,都會讓人有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感覺,最後,她成了你夢裡也不能忘記的那個人。

寶釵太冷靜,太現實,無渴望,無缺失。她是閨中良師,是人生指南,幫你頓悟,醍醐灌頂,卻不是能讓你魂牽夢縈的愛人,誰會愛上一本哲學書或是人生指南呢?

讀到這兩段話,妳大概能猜出作者對黛玉性格的偏愛吧?妳呢?如果可以選擇,妳想要當黛玉還是寶釵呢?

當然,哪個女人不希望能偶爾在愛人面前使使小性子還被當可愛?哪個女人不想在伴侶身邊自由自在做自己還能備受寵愛?

包括媽咪,我們這個世代的女孩,多數都被當作掌上明珠般呵護著長大。還記得和妳爸比結婚的第二天,我偷偷打電話給妳外婆,問她:「媽∼洗衣機要怎麼用?」因為在嫁人之前,妳外婆從沒捨得讓我洗過一件衣服,還有,馬桶不刷會髒這件事,我也是婚後才知道的。

嫁作人妻之前,不要說妳外公、外婆,即使是妳爸比,都是這樣包容著媽咪的任性,欣賞著媽咪的種種缺點,而不減一絲喜愛。於是,仗著天賜的寵愛,媽咪從來沒擔心,有誰會因為我「做自己」而不愛我的。

我相信,多數女孩也都跟媽咪一樣,在結婚之前有著黛玉的小任性,甚至告訴自己,那是一種不妥協的魅力,無需修飾。所以,在穿上婚紗的那一刻,我們很有自信,即使進入婚姻,自己依然可以繼續保留著這些與生俱來或是爸媽慣出來的缺點,因為牽著你的手,承諾一輩子不放下的那個人,不就是愛妳的原有性格才娶妳的嗎?

然而,直到婚後,我們才發現,此.路.不.通。怎麼說呢?難不成黛玉走入婚姻後,就得進化(或是退化?)成寶釵嗎?

一旦嫁作人妻,我們就不能像黛玉一樣,只顧著風花雪月,盼望著每一次仗著嬌寵所發的脾氣,深愛妳的那個人都會耐著性子輕巧地捧起來嗎?還是我們非得像寶釵一樣,斟酌著一言一舉的得體,秤量著自己的貢獻,彷彿所有委屈與不平,只要為了大局,都能頃刻間煙消雲散呢?

雖不至於如此,但話說回來,有幾個男人承受得起,未來幾十年的婚姻生活,都得把太太的尖銳、計較當飯吃?

其實,媽咪有時候會很想念自己過去的壞脾氣,和妳爸比交往的時候,一點點不順心都可以小題大作,把它當作生活的情趣,比起現在,常度量著什麼是好太太、好母親、好媳婦的界線,那樣的人生,似乎快意得多了。

那麼,這一切的改變又是為了什麼呢?

或許,多年的婚姻生活讓我變得成熟了,我從掌控自己的脾氣中,學會駕馭心智的怡然;我從全心付出中,體會愛的本質。於是,我不再隨心所欲高興說什麼就說什麼,也不要求對方要為我的價值觀妥協。因為當妳用自己的苛求壓抑了對方的欲望,愛會開始變形,漸漸變成妳認不得的模樣,那樣的關係並不會長久。媽咪總聽到身邊的女孩們說:「我還是和以前一樣,但為什麼他變了?」走入婚姻的黛玉們,常失落於婚姻裡的嬌寵無法如戀愛時那般揮霍,這時,我們還要繼續做自己嗎?

女兒,媽咪多希望可以把自己在將近十年婚姻生活中,反覆於「做不做自己」的百轉千迴細細說給妳聽,讓妳有一天得為幸福摸索婚姻存在的意義時,不會像媽咪一樣,總是在失望與希望間徘徊。可惜即使我都說透了,也不代表妳就能少走幾步冤枉路。

有一天,妳結婚了,可能依舊會迷惘且不知所措。究竟要繼續盡情做那個會撒野又會撒嬌的自己,還是學習當一隻被婚姻豢養的寵物?偏偏賭盤打開之前,是拿不準孰勝孰負的,所有的不安都來自─一切都沒有標準流程與答案。

即使妳願從黛玉的張狂走入寶釵的恬淡,妳還是得擔心,妳愛的那個人,想念起妳婚前的可愛,而抱怨妳的風情不再;而縱然妳把婚前所有的真性情原原本本的帶進了婚姻裡,最後也可能會背上不願成熟長大的罪名。

媽咪看過婚後的黛玉,為了對方的疼愛不再,而認為結婚是愛情的終止符,也看過婚後的寶釵,收拾起所有的恣意,仍然度不過婚姻裡的風風雨雨。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可以為妳撐傘一輩子,讓妳在傘下永遠開開心心地做自己。

但是,其實不必,媽咪把傘交給妳,慢慢的妳會明白,在婚姻裡委曲從來不能求全、逆來不要順受,最重要的是,妳得為自己找到不被撼動的價值。即使不是別人眼中的賢妻良母,也要有屬於自己的真實人生,不管做黛玉或是寶釵,都要打從心底尊重自己、善待自己,善用自己專屬的溫柔,迎擊世界上的殘酷。

本文出自《世界這樣殘酷,我們仍然溫柔以對》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