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說話不算話的另一半,要怎麼信任你?

Share

圖/Shutterstock

有時,我覺得兩性討論區很可怕,充滿了拉偏架的人。

什麼意思呢?老實說,我覺得明著偏袒也就罷了,如果有人在上頭發表一堆「男人就是賤」「有錢就會搞鬼」,你看了還真信了,火急火燎立刻沒收另一半的提款卡,那我想也不用怪別人搧風點火了,你自己就有問題呀!但有時,有些人完全是以一副說公道話的姿態,站在置高點上發表一些其實很暗黑的想法。

比方說,前兩天我在討論區上看到一個女孩抱怨男友忘記報備,每天報備是她們的約定,可男友卻忘了。

「我不是懷疑他,只是覺得他說話不算話!」女孩這麼說。

底下有人是這麼回的:「重點不是報備,而是原則!妳今天隨便就原諒他,他以後就會知道,答應妳的事,沒做到也不會怎樣!」

乍看之下有道理,但我卻覺得這口氣怎麼這麼的讓人不舒服,直到我又習慣性的連上一些訓犬師網站,才突然發現,天呀,這種邏輯完全就跟強調服從的訓犬派沒甚麼兩樣呀!

比如:「不吃飯就收起來讓牠餓!你今天幫牠換食物,明天他就知道不吃就會有更好吃的!」

比如:「亂哭不要理牠!一哭你就抱牠,牠會學會哭就有用!」

原則原則,有原則不是壞事,但如果你這個人有一百條原則,人家隨便冒犯了哪一樣就要被極刑處置,你確定自己要當愛情裡的金正恩?更何況,就算是在訓犬界,這種強調服從的方式也早不再是唯一選項了,起碼我的訓練師從沒要求我這樣做!

有時我會想,當我們過於強調所謂的原則,明明是小事,可別人一但冒犯你就暴跳如雷,這種狀況,到底是我們太有原則,還是我們太不懂得溝通,才會希望一件講好的事,永遠都不會有變化?

可偏偏情況就是會有變化的。我們都是人,每天會遇上很多的事,會有不同的情緒,很可能的狀況是,對方承諾你的那件事,在他狀態好時做起來很輕鬆,但在他狀態差時,卻需要花上兩倍、甚至更多倍的力氣。我記得曾經有個年代,選舉時非常喜歡徵走路工,明明講好是半天五百塊,可是你會發現,如果天晴,大家都會去,如果下雨,人群立刻變得稀稀落落,你是可以暴跳如雷的問「為什麼講話不算話」,可答案你比誰都清楚,就是因為「不值得」,五百塊只買我走路、沒買我淋雨,你不值得我為你做這麼多。

那守信呢?承諾呢?尾生抱柱般古老的美德呢?

當然還是有人堅持著這些,所以還是有人會去,可是那僅限一次,你若要人家天天來走,風雨無阻,人家會重新跟你談價碼,把刮風下雨的辛苦都折算成勞務,要求提高價碼。

他是說話不算話了。可你知道嗎?他不是故意要欺騙你,沒有人閒著沒事故意要欺騙別人,多數時候,他只是粗心大意,他只是沒想到,這件事會這麼難而已。

信任一旦被破壞就好難回復,我們都討厭另一半說話不算話,每當對方答應你的事最後沒做到,你就質問他:「你這樣要我怎麼信任你?」

可是,那你自己呢?你是個值得被信任的人嗎?

另一半的心情也許是:

我們交往半年了,每次我答應你的事都有做到,偶爾出一次錯,前半年的努力就一筆勾銷了嗎?

或者是:

我道歉也道歉了、賠罪也賠罪了,你還是一副我很該死的樣子,接下來你還打算拿這次的錯誤攻擊我幾次?還是說,我犯了一個小錯,就得一輩子忍受你在心情不好時翻舊帳鞭屍?

小時候,我極度討厭明知故犯的人,你明知道這樣做我會生氣,但你還是故意那樣去做,除了「你根本不在乎我」以外,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解釋,你為何要故意傷我的心。

長大後才明白,「永遠不許犯錯」的關係讓人壓力好大。

我們期望被愛,期望被溫柔以待,期望在犯錯時,對方能拍拍我們的頭說「下次小心點」,而不是嚴厲的雙手叉腰,追討著要我付出代價。

我愛你,我希望你快樂。

但請你在我每次做對時拍拍我的頭獎勵我,而不是一臉「這是應該的」,

請你在我做錯時,試著原諒我一次、或許兩次、甚至三次。

別把一切都上升到原則問題,因為對方遲早會回過神來,發現這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發現你就是一個會為小事抓狂的人,而他不是你養的狗,沒必要竭盡全力讓你滿意。

試著放鬆一點吧!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