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如相信,有個人正等著你,等著你好起來,等著你能夠再愛人

圖/Shutterstock

 

 

從別人那聽說,你過得很好。

 

那就好。

 

對愛太過投入的人們,

總是笑著笑著就哭了出來。

 

一起看過希望永不散場的電影,

一起看過希望永不熄滅的星空,

一起看著希望永不退潮的海洋,

一起看著希望永不流散的細沙,

 

在這些那些之後,

幸福崩裂時的碎片卻是更加尖銳,

劃開了你最堅強的表面,刺進你最脆弱的心扉。

 

你木然呆立的那邊,

下了一場彷彿永不會停止的細雨,

傷口也就此不斷地被反覆侵蝕。

 

很難有復原的那天,因為你從來也不想要或是不敢面對。

 

其實,成人後所遭受的挫折都更加挫折,在我們隨著時間逐年建起信心和自尊以後,受傷時所感受到的痛,也就更加倍的痛。

 

 

我們不再能像從前般吵鬧,不願意家人擔心,不準自己在朋友面前失態,想哭之前還必須想想隔天是不是不用上班。

 

所以我們將悲傷層層包裝,能往下吞的就不願吐出來叨擾,要旁人看不出來,自己最好也能遺忘。

 

可是要走出悲傷的前提是要徹底地悲傷。

 

那些說早忘了的,都是安慰自己的,

那些真正釋懷的,都是全力恨過的,

恨過對方,也恨過自己。

 

每一段關係都是難得的,難得幸福,難得痛苦,難得一夜就長大了好多。

 

每個走遠的背影都乘載著你的青春、你的懵懂、你的任性、你的義無反顧和你的理想世界;在這些都失去後,我們卻也變得更懂珍惜,更明白體諒,然後長成了一個更加成熟的人。

 

我們所經歷的不少也不多,但也足夠讓自己不再歇斯底里地活在承諾裡。

 

縱使曾以為的烏托邦幻滅,可是我們也因此更加踏實且努力的活著,或許活成一個世故的大人,又或許活成一個自己也看得起的人。

 

愛情總是那麼漂亮,漂亮到經常讓人迷失自我,忘記好好生活的本份,他的一則訊息、一篇發文、一個按讚,這些左右著你的,對他而言都已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人的一生有多長呢?

 

雖然深愛後的割捨,是段太崎嶇的路程,但獨自躊躇不前又能盼到什麼呢?

我們心中都有個又酸又苦的答案。

 

不如相信,說不定有個人正等著你,

等著你好起來,等著你能夠再愛人,等著有天能遇見彼此。

 

 

我們都是對愛太過投入的人,

總是笑著笑著就哭了出來,

 

但能哭出來,就好多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