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是與妳走過青春、越過風浪,直到頭髮都花白了

圖/Shutterstock

 

 

 

什麼是至死不渝的愛情呢?

 

電視劇上那些演了千萬次的結婚誓詞,

有多少人做到,又有多少人早就忘了。

 

「時間過得好快,好像昨天我還是年輕女孩子,怎麼今天就變這麼老了。」奶奶手邊摺著紙蓮花,邊苦笑著對我們這麼說著。

 

這是第19天了,

和奶奶相守超過60年的爺爺離開了我們這麼多天了。

 

那所有一切的過程,時間的流動似漫長又似飛逝般,全家人就像是集體做了一場極度悲傷的夢,而且確定這夢是再怎麼奮力也無法脫逃的那種。

 

我曾經寫過了好幾篇文章都在說他們,我心中永遠的模範夫妻,就算還是時常鬥嘴,可人生不就是這樣,我們仍可從生活中的細微末節中感受到他們有多麽在乎彼此。

 

 

爺爺於西元1934年出生,那時仍是日治時期,理所當然的接受日式教育長大,二二八事件發生那年他13歲,民國76年解嚴時他已經53歲了。他親身經歷台灣的專制和民主、興盛與衰弱,他倔將卻不高傲,他好強卻也浪漫。

 

在那個保守的年代就談起了自由戀愛,在當地稱得上是大戶人家的爺爺天天帶著奶奶上咖啡廳和電影院,

 

「一個禮拜7天,我們就去看了5天的電影!」奶奶憶起從前不禁沈溺在當時被追求時的美好過往。

 

交往了4、5年的他們,雖然途中也有遇過波折,

但是因為愛,所以沒人能要他們離開彼此。

 

爺爺24歲那年娶進了他即將要愛一輩子的女人,此後育有三男一女,家裡從早到晚都有熱鬧的笑聲。

 

他們在我眼中是很幸福的。

 

今年2月,爺爺最後一次住院時,奶奶因為怕他太過無聊所以說:「還是我回家拿以前的相本來,看看以前年輕時候的照片,這樣你比較不會無聊。」

 

爺爺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腦袋說:「幹嘛拿來?都是我幫你拍的,畫面什麼的我都記在腦袋裡了!」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所有事物變質的速度都是飛快的,但爺爺對奶奶的愛,從他年輕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從來就沒有更動過,彷彿還停留在屬於他們的年代。

 

告別本來就是很不容易的,對於我們這些後輩子孫來說已經是如此困難,更何況是與他真正走過一生的奶奶。

 

我們看著她站在爺爺牌位前擲筊問:

「源仔,哩甲霸沒?」

「源仔,拎孫帶巧克力來吼哩甲捏。」

 

若是擲到聖筊,就會開心地回頭跟我們說:

「拎阿公甲霸啊啦!」

 

相信他沒有離開對我奶奶來說是莫大的安慰,也是僅有的安慰,於是我們只能日復一日的看著這場景,然後各自別過頭去掩住已經紅了的眼框。

 

有天奶奶說她睡不好,說她整晚都在想爺爺怎麼忍心丟下她一個人,

這時我媽這樣回答:「一定是爸捨不得看妳比他先走,所以才會先走一步。」

 

說完,奶奶又哭了。

 

 

於是我們都明白了,電視劇上說的至死不渝的愛情啊,就是爺爺奶奶他們用盡這一輩子去實踐的,也因此我們不僅更懂得要珍惜現在所有的擁有,也相信了永遠的愛,是存在的。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