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個臉皮都鬆了,內心卻還住著幼稚小女孩的妳

圖/Shutterstock

 

 

 

我有個朋友年後換了工作。

因為她的男友是辦公室同事,分手後男方新交往的對象也是同事……同個辦公室裡有前男友和前男友的現任女友,對我朋友來說,太刺激了。

 

新工作的薪水雖然只多了幾百,不過新公司離家較近,升遷機會也較好,但她卻覺得挫折的要命,因為她中的時候,曾經和班上人緣最好的同學吵架,同學聯合其他人排擠她,於是她不想上學然後翹課,等到學校通知家長時,因為翹課被記太多警告,她不得不轉學。如今就好像歷史重演,而她再次從戰場上逃跑。

 

「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她說。「感覺自己外表熟過頭,連臉皮都鬆了,但內心還跟小女孩一樣幼稚,一點也沒變成熟。」

 

我好明白這種感覺。

小時候我們都期待長大,覺得長大有無限可能,就像第一次戀愛時,不知如何處理另一半想離開的傷痛,妳拋棄自尊求他別走,後來妳總會想,我要變成熟,成熟了我就不會再在乎不值得的人,成熟了我就不怕受傷,成熟了我就懂得處理這種事,分手隔天再也不會腫眼泡,而是打扮漂亮出去找更好的對象。

 

妳努力了很久,始終也沒學會真的不在乎,只學會假裝不在乎,妳還以為那已經是進步,只要再加把勁就要成功了,直到又遇見很愛很愛的對象,傷到妳連假裝的力氣都沒有,自以為快要修練成人的小妖精,走出藏身的洞穴,連山都還沒逛一圈,就被一道天雷打回原形,什麼修行都是笑話。

 

永遠都不會成功了吧,妳想,也許妳就是沒用、就是廢。

可是成功的定義是什麼?難道要把自己變成另外一種人,才叫成功嗎?

 

三歲定八十是有道理的。我有個同學,根本是超級計劃狂,以前溫書日還會自己制定溫書計劃,八點唸英文,九點念公民,然後休息十五分鐘那種人,現在她結婚了,星座書上說,巨蟹媽媽配雙子寶寶最合,明明她沒有不孕問題,但是排卵試紙、基礎體溫計都齊備,還要求她老公停機好幾天,就為了在排卵日衝鋒陷陣。我的意思是,人的基本個性,大概是不大會變的,妳若是個多思多慮的人,做再多放鬆瑜珈也不會變天兵,妳若是個脾氣很差的人,就算出了家,大概也是脾氣最差的師姐,為什麼成熟是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而不是學會跟這樣的自己相處?

 

有時我覺得,我們好容易就接受了自己外表的不如意之處,我們會吶喊單眼皮萬歲,學會許多適合單眼皮的化妝方法,然後批評瘋狂追求整形的人是不懂得愛自己;

但對性格上的不如意之處,卻沒有這麼寬容,總想著把自己變成另一種人,為什麼我們就是不能接受自己真正的樣子?

 

妳沒有那麼糟糕的。

就像我那個換工作的朋友,她知道自己處理不來這麼複雜的人際關係,找到了不錯的退路,知道怎麼趨吉避凶,不也是一種成熟的表現。

害怕失去的性格是讓妳受了很多苦,但妳終究也學會了謹慎一點,別挑太飛揚跳脫的人在一起就好了,更何況,如果妳能接受自己就是比別人更害怕失去,妳會更努力去學著珍惜和經營,認命的意思並不是放棄,而是知道自己買不起別墅,繞個彎把家裝潢的溫馨漂亮也可以,就算暫時沒錢裝潢也沒關係,那就先在窗台外擺幾個漂亮盆栽吧,起碼一推開窗,就覺得心情美麗。

用有限的資源創造出無限的感覺,讓人生過的舒坦一點,這就是長大,長大不會讓你得到全世界,沒有人可以得到全世界,以為自己只要再努力一點就可以無所不能,才是最不成熟的幻覺。

 

我們只是太害怕了。

有些傷,痛到妳以為自己死過一回,若再來一次,妳不知道自己還撐不撐得過,那種感覺就像是妳身上有個致命的弱點,任何人只要照著那裏貓一拳,妳都會倒地不起,只要那個弱點還在,妳就覺得自己不安全,於是妳想方設法,要讓那個弱點變不見。

可是,也是因為有那個弱點,妳才是妳自己。

 

「我有另一個朋友在辦公室裡刁前女友的帳目,搞到被公司開除,在那個業界混不下去,現在在賣鹽酥雞。」我跟她說:「妳不會想搞成這樣吧?」

「怎麼可能?」她一臉驚恐:「就算我不能辭職,頂多也就是以後同事聚會我都不去,變成邊緣人而已。」

「所以說,害怕衝突也不真的那麼糟,妳說是不是?」

 

沒有每次失敗,都必須東山再起才叫成功這種事。

更何況,有些事根本不叫失敗,只不過是走上重要舞台時,穿錯了一件凸顯缺點的衣服罷了。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