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閨蜜出軌,妳會建議她坦白嗎?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清明節過後,我收到一個朋友Betty的訊息。

「誒、我跟你說一件事情⋯⋯我最近跟辦公室那個Bob走得很近,就是我上次跟你說的那個和我一起出差的,不過……我還沒跟Jason講有關他的事。」

Bob是她公司新來半年的同事,Jason是她老公。

「喔,為什麼你還沒有跟Jason講?不對,應該要問說,你在猶豫什麼?」

「其實啊,前幾天我們到苗栗談一個新的客戶,結束之後他約我去泡湯,然後我們還真的去了⋯⋯兩人湯屋那種⋯⋯」她說完之後我突然懂了,原來她是需要一個秘密的出口。只是為什麼會選在清明節之後跟我說呢?是因為加祭祖之後,面對列祖列宗,有一種良心不安的感覺嗎?

「你是說你們越界了,但卻不知道怎麼樣跟Jason提起這件事情,所以正在猶豫要不要乾脆就此打住,和Bob斷掉,然後隱瞞這件事情反而比較好嗎?」我問她。

「對啊,可是我又擔心東窗事發⋯⋯」她點點頭說。

這篇文章我暫時不想討論出軌、劈腿、或者是「愛上另外一個人」該怎麼辦,而是想要問問,如果站在好閨蜜或好朋友的立場(也就是我的位子啦! )你會怎麼回應她?

勸他「說」好,還是「不說」好

你會發現這裡很明顯出現一種兩難[1]:

●坦白是傷痛的開始:如果你的伴侶說他與另一個人發生了性關係,這可能會讓你感到非常傷心,你甚至可能會希望「乾脆不要知道」還比較好,這樣反而會比較快樂(如果這段話不適用於你的話,可以思考下面這一段)。

●誠實比什麼都重要:可是你可能也會認為坦白和誠實是忠誠的一種表現,對方偷吃是一回事,偷吃之後願不願意告訴你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他選擇偷吃又不告訴你,那麼他不但在身體上人欺騙了你,嘴巴上也背叛了你,這樣會連最後一點你對他的信任也消磨殆盡。

思考自己的問題總是比較難,如果今天角色轉換,你變成偷吃者的朋友,你會建議他坦白從寬,還是完全不要承認,就當作是做夢一場?心理學家Dylan Selterman[2]等人還真的針對這個問題做了一系列的實驗

第一個實驗,他們設計了一個虛構的故事,這個故事的主角有外遇,然後向他們的伴侶坦白或保守秘密。結果發現,參與者認為,若主角背叛以後選擇坦白(confessing):

●的確會造成比較大的傷害(harmful)

●不過同時也是比較道德、比較忠誠的選擇 (pure and loyal)

第二個實驗,主角的劈腿對象改成參與者的好朋友,他們決定也是如出一轍:雖然坦白會受傷,但誠實為上策。他們再次認為向朋友坦白在道義上比保守秘密更好,儘管造成更大的傷害,因為相較於隱瞞,「認罪」是一種推關係的忠誠表現。

最後一個實驗,Dylan Selterman稍微改變一下情境,第一種情況是無縫接軌的分手(你的朋友分手之後和下一個對象在一起),第二種情況是在分手前劈腿或外遇。在這兩個情況下,你那個朋友都(和原先的伴侶)分手了(也就是研究者控制了「受傷」的這個條件),你會覺得無縫比較好,還是先劈腿後分手好?

這個答案應該很明顯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前者比較好。因為只要是欺騙,就是一種對關係的不忠誠,可見的無論如何,「忠誠/專情」在人類的心目當中似乎都占有一定的地位。


你真正該思考的兩個問題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所以你會怎麼勸你的朋友呢?如果你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就會列出說和不說的各種優缺點,陪他一起分析局勢,然後最後發現好像很多事情,腦袋裡面都知道,實際上卻做不到,或者搞了老半天還是無法下決定……。其實我比較建議的是,可以思考下面2個點 :

他所預期的後果一定會發生嗎?

例如她說了之後,一定會分手嗎?又或者,她選擇隱瞞和Bob淡掉,真的是可行的事嗎?這裡有沒有什麼「非理性信念」或者是「不切實際的期待」?你可以試著跟她一起討論清楚這些內容,陪他一起多想想可能的發展劇本。

你一定要幫他做決定嗎?

或許一直以來你都是她的感情軍師,但你真的有必要承擔他感情成敗的後果嗎?不論她選擇說或不說,不論結果好壞,她都可以有一個心理上的退路是:「這是我朋友叫我選的,不是我真的願意選的!」

只要擁有這個退路,她就不會學會對自己的決定負責。你可以一開始就跟她說:「這真的好難,我無法給妳建議和選擇的方向,不過我很願意陪妳度過這個艱難的時刻。」

聽起來很廢話,但畢竟有些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一種理解而不是解決。當你先能夠不去責怪她喜歡上別人這件事情,陪她一起接納這個「竟然出軌」的自己,她也會比較有力量和勇氣去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有些時候,在我們生命裡面被當成是最重要的事情不一定會成為我們的決定,例如你不一定會從事你夢想中的工作 (而是會為五斗米折腰),不一定依循你一直以來信仰的價值觀(而是在某些情況下會屈服於現狀)──關於「誠實」這個信念也是一樣,你當然覺得誠實很重要,但是誠實之後會傷人就會變成一種兩難。

既然是兩難,就沒有哪一個決定是必定「最好的」,也就是兩種選擇都可以。

有一天你會發現真正重要的並不是說或不說,而是你開始回頭重新檢視,你和對方之間是不是,有一些曾經的美好隕落,使得你需要找另外一道感情的出口[3]?

海苔熊

延伸閱讀

[1]Graham, J., Haidt, J., Koleva, S., Motyl, M., Iyer, R., Wojcik, S. P., & Ditto, P. H. (2013). Moral foundations theory: The pragmatic validity of moral pluralism. In P. Devine & A. Plant (Eds.),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Vol. 47, pp. 55–130). Burlington, MA: Academic Press.

[2] Selterman, D., Moors, A. C., & Koleva, S. (2018). Moral judgment toward relationship betrayals and those who commit them. Personal Relationships, doi:10.1111/pere.12228

[3]失戀花園團隊(2017)。 三角關係完全手冊(電子書)。取自 失戀花園 website: http://ppt.cc/02sQv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