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就算婚姻是墳墓,也要慎選下葬同伴

 文/阿亞梅  圖/Shutterstock

 

 

 

事發隔天,我不僅刪除褚克桓的Facebook,也封鎖了他,避免下次又發生更嚴重的事。我不想再自作聰明,以為三言兩語就能改變一個點頭之交的人生,卻只是在浪費我的寶貴時間。

 

出門前,我戴上了戒指。街道上陽光普照,晶瑩的鑽石折射出七彩光芒,我覺得自己被洗得乾乾淨淨。原來,拒絕褚克桓沒有一開始想的難,只要適時拉開距離。以及,忍受身邊友人異樣的反應──

 

「妳真的是暴殄天物!竟然unfriend他?妳知不知道這種中頭彩的婚前ONS對象,是過了這村就沒那店的?」可菲呼天搶地,入戲程度彷彿是自己被unfriend。

「那是妳的天菜,我吃了會消化不良。」我悠悠地啜口咖啡。

「妳好意思跟我提養生?自己腸胃跟紙糊的一樣,還不是每天喝咖啡?!」可菲大翻了白眼:「口腹之欲是滿足當下的感官享受,能吃就是福,誰管健康?」

「現在到底是在說吃東西還是獵男?」我都快搞迷糊了。

「周惟惟,我都說了老半天,妳要是還覺得我們是在聊吃,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反正我就是乖乖牌,這種事我做不來嘛~再說,這樣妳跟褚克桓不就可以進展下一步了?沒好可惜的啦。」

 

「我早就有新獵物了!外商男在昨晚起死回生了……」可菲春心蕩漾一笑,整張臉都在發光。

「Morgan Stanley的那個?難怪昨天一整晚都不回我話!害我被褚克桓……算了,那件事我已經忘了。」

「妳就把褚克桓當做是我送妳的結婚禮物,安心享用!妳想,以後妳一輩子都只能跟同一個男人合法上床,不覺得很無趣嗎?」可菲又開始用那套歪理危言聳聽:「像妳這樣單純的女生,不在婚前見見世面,以後很容易外遇的。」

「我很滿意我現在的各種生活,謝謝關心。」

「好吧,那就恭喜妳踏入愛情的墳墓!喜宴記得把我排在帥哥最多的那桌,妳懂的~」可菲眨眨眼,回到自己的座位。

 

望著可菲婀娜的背影,我打算也昂首闊步,走回自己的正道上。手上微鬆的戒指,提醒著我打給皓一。

「早安。」是那穩穩的嗓音,未來活到七老八十每天早晨都要聽到的聲音。

「早。」我漾起笑,彷彿皓一就在我面前:「在公司了嗎?」

「到了。妳今天有戴戒指嗎?」

「當然有~你最關心的只有這件事嗎?」

「對不起,昨天說了那些話。」相處這麼些年,皓一很了解我的脾氣,每次意見不合時他總會先讓步,並提出一個最佳解法:「我昨天想了很久,我想要的未來,是跟妳生活在一起,買房只是其次。結婚前還有很多事要忙、也還要花很多錢,如果妳覺得現在買太早,我們可以再緩緩。」

 

皓一說過,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在台北買間房子,現在他卻為了跟我結婚,做出了這樣的妥協。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任何人比皓一更適合與我生活在一起。

 

「皓一,謝謝你為我這麼做,我知道買房對你來說很重要……」不知不覺,我的眼底一陣灼熱:「不過昨天那個物件真的是不行啊!照片跟實際看到落差太大了!」

「都是李先生的錯!」皓一打趣著。

「對,都是李先生的錯!」我也笑了:「對了,你今天幾點下班?我想去一趟戒指專櫃。」

「戒指專櫃?要…幹嘛?」皓一誤以為我要退貨,緊張了起來。

「戒指太鬆了,我想去改小一點啦!你幹嘛那麼緊張?」

「所以,妳答應我的求婚了?」

「嗯,以後請叫我黎太太。」我用力點頭。

「太好了!」皓一似乎很開心:「啊,我先去開會,快下班聯絡妳!」

 

掛上電話,我又看了自己手上的求婚戒,發自內心感到踏實。原來,求婚送戒指不只是個形式,它如影隨形地在我身邊,適時將我拉回現實,提醒我,我跟褚克桓不是同路人。

 

我跟褚克桓不一樣,不會藉由獵豔來逃避一段關係裡的問題;我跟可菲說的都會男女也不一樣,不會因為婚姻帶給我的不安,就找對象上床。如果婚姻真的是個墳墓,至少我是跟著我想一起生活的人下葬,儘管我們對棺材的想像有些落差,以我對皓一個性的了解,這不會造成我們之間很大的問題。

 

直到毀滅性的那一刻來臨前,我都是如此相信著。

 

本文出自《我們不能是朋友》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