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永遠不要找別人要安全感

文/ 慕顏歌  圖/Shutterstock

 

 

 

假如霍金二十二歲就死了會怎樣?

有人說,《時間簡史》就不會被寫出來了。

有人說,失去了一位偉大的物理學家,黑洞理論可能要延遲很多年才會被發現。

也有人說,他會免去幾十年肌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症的折磨。

唯一沒有被提及的答案是:他,再也不能用自己的眼球指揮電腦,寫出自己的思想,研究自己喜歡的物理學,世界從此與他無關。

人的思維局限,大抵如此。

 

人生的困境,也基本相似,出生,然後活下去,有時磕磕絆絆,有時舉步維艱。不同的是,有的人會迎難而上,而有的人則畏縮不前。誰都會有老而衰頹的一天,疾病和生死面前,沒有富可敵國和權傾天下的豁免權。喜歡的總會離開,討厭的卻如影隨形。外境的任何變數,都能令我們心潮起伏,患得患失,害怕得不到嚮往的,害怕失去已經擁有的。

 

一生最大的困惑和糾纏,不過是安全感而已,張愛玲向胡蘭成的索要,不過是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但到底是失敗了,一顆高傲的心即便低到塵埃裡,也換不來安穩。

 

蕭紅留戀蕭軍,戀的不過是他偶一為之的持刀救風塵,與其說她愛蕭軍,毋寧說她愛被救贖的感覺──許多人,終其一生,都逃不過這種因安全感缺失而導致的惶恐,也許正因如此,弘一法師的臨終絕筆才不過這四個字:悲欣交集。

 

因為困境相似,所以欲望相似,我們拚卻一切,想要抓住的,不過是安全感的保障。所有的理想,如理想的愛情,理想的事業,或者理想本身,其實都只是理想的安全感模樣。

 

總是不安,所以我們才想尋到依靠;總是害怕,所以我們會竭盡全力地算計到完美無缺,希望能賺到足夠的安全感。

 

於是,很多女人把對安全感的追求改裝成以愛情示人,有了「愛情」這個口號,一本萬利的訴求就能合理化為一場浪漫奢華的交易──那本是驚世駭俗的美貌與「漢皇重色思傾國」的占有欲相逢時,才會發生的化學反應。即便我們沒有吳王西子貌、商紂妲己身,不代表我們內心沒有被位高、權重、人帥、情專的男人深愛的欲望。

 

很多人理想的Mr.Right(真命天子),在物質層面來說,即使不能權傾天下,至少也要富可敵國。在非物質層面來說,不僅要有驚人的英俊,而且得有無比的溫柔和體貼,以及恰到好處的執著,讓女人相信,他同時擁有不計較自己無限任性的包容和至死不渝的堅貞。也許,讓全世界最瀟灑、最智慧、最勇敢、最有能力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變成低能弱智的白癡,心甘情願的牛馬,才能滿足女人對精神與物質的雙重需求吧!

 

 

這樣的王子,故事、言情泡沫劇裡都有他們的身影,唯獨現實裡沒有。儘管如此,並不妨礙女人們繼續作夢,作不了白雪公主夢的,可以作灰姑娘夢;作不了灰姑娘夢的,可以作簡.愛夢;如果不幸長成了掀唇瞪眼的無鹽女,連簡.愛夢也作不了的,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某一個還過得去的經濟適用男給自己簡單的平安。

 

男人則把安全感的追求包裝成了事業,商人的錢,官員的權,以及相當數量的粉黛,都是他們的事業。所以一些男人作著皇帝夢,一些男人作著俠客夢,也有一些男人作著天仙夢。去掉身分、名稱和環境等一切外衣,我們就能看清這些夢的本質。所有的男人夢裡傳遞的渴望都是:成為資源控制者。

 

擁有超常能力的俠客,不僅可以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還有能力傷害別人──作這種夢的男人相對比較靠得住,至少成為俠客,需要相當程度的自我努力,更需要相當程度的自信。

 

但盼著天上掉下個仙女來拯救自己的男人就不那麼好說了,靠另一個人,尤其是另一半的能力來成就自己的男人,恐怕不僅有相當程度的自卑,還有著相當大的吃軟飯的嫌疑。

 

男人的安全感,來自於對資源的擁有;女人的安全感,來自於對資源擁有者的掌握。成為資源擁有者辛苦得多,需要堅持不懈的努力以及百折不撓的勇氣。相比之下,掌握了資源擁有者,便在一定程度上擁有了一勞永逸的保障。資源的得失,往往只是一部分,但資源擁有者的得失,卻是全部,這就是為什麼與男人相比,女人更容易患得患失。

 

無論是男是女,都得面對那些已錯過和來不及的遺憾,我們困境如此相似,以至於誰都給不了誰真正的安全感,誰也成為不了誰的救主,所以,永遠都不要找別人要安全感。

 

那些「山無稜,天地合」,不過是一份感情化後的利益契約。人生只有情難死,沒完沒了的追索背後,是我們如影隨形的惴惴不安。其實,歲月從不偏愛誰,從沒有許給誰完整的安全感。

 

 

本文出自《上天自有安排,你只負責精采》平安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