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幼稚,是因為只有你能看到我的天真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愛,或不愛的兩種狀態,總會讓同一件事情、同一個現象發生產生截然不同的詮釋。

例如本來他說非常喜歡妳的孩子氣,後來卻厭煩地要妳成熟一點,別那麼幼稚。

然而,能在戀人面前偶爾任性,耍耍幼稚,難道不是相愛的「基本權利」嗎?

談到公事總是一絲不苟,燈泡壞了能自己換,盡可能照顧身邊朋友的妳,看起來是那麼成熟獨立,可是沒有人知道,私底下的妳超愛看櫻桃小丸子,床頭堆滿布娃娃,喜歡即興掰歌五音不全地唱著。

妳並不是想當個雙面人,而是妳得用世故應付這個世界,圓融躲掉直衝而來的利箭。

在遇見他之前,妳以為世故將是最完美的生存之道;愛上他之後,妳才明白這世界上仍有人,是妳想以未經粉飾的天真相待。

那份天真,是一股全然的信任,就像狗狗仰躺坦露出最柔軟的腹部,只希望所愛之人溫柔的摸摸牠,給這份信任一點友善的回應。

那種近乎幼稚的舉動,其實是一種專利,戀人之間彼此授權的親暱,是只存在於兩人之間,不輕易被外人看見的秘密默契。

很可惜,他好像無法體認到這一點。甚至還說,當初被妳的成熟獨立吸引,想不到妳這麼幼稚。

是啊,就像妳也想不到他會這樣指責妳。

妳實在不想拿對付外人的那套圓融世故對待他,可是不得不,因為他想要如此。

於是妳也妥協了,藏起自己的本性,跟他相處也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給他得體的回應,不再像個孩子般撒嬌,也不再對他唱亂掰的歌。他很滿意,可是妳知道,他已經漸漸失去那個百分之百投入的妳。

就像始終討摸不成的狗狗,不再願意坦露最柔軟的腹部,而是翻身站起,只是偶爾搖搖尾巴表達善意。

有時候難免妳也感到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很幼稚,幼稚到讓對方忍無可忍。可是,明明,當初他對此著迷不已。

其實,那代表他逐漸忘記,正因為妳如此天真、如此幼稚、如此沒有心眼,才會奮不顧身地愛上他,願意為他傾儘所有,付出一切。

他忘記了,妳的這份幼稚、任性,或者天真,是他最應該珍惜的地方。

終於妳明白,他並不是真的想要一個成熟獨立的戀人,不過是不在乎妳對他的信任與放心罷了。

對一個人完全的信任,是一種賭注,但收回這份信任,卻是妳能掌握的事。

也許妳可以用最圓融世故的方式轉身離去,好好保護自己的天真,天真地相信還有別人值得妳全然的信任。

陳默安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
陳默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