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正永久持續的友情,必須先認同彼此的愚蠢,諒解彼此的愚蠢,並且愛上那份愚蠢。

圖/Shutterstock  文/角田光代 

 

 

 

「所謂真正永久持續的友情,必須先認同彼此的愚蠢,諒解彼此的愚蠢,並且愛上那份愚蠢。」摘自森田草平《愚妻論》


說得太有道理了。而且,不覺得就算把「友情」換成「愛情」也毫無問題嗎?

 

有些人跟男女朋友分手之後再也不往來,堅持拒絕跟前任成為朋友。不過我倒相反,會跟分手後的前男友繼續當朋友。曾經交往過的人,把他的照片、相關物品全部丟掉,對待他比其他陌生人更陌生,我覺得似乎有點可惜。照片、物品是無辜的,重點是更不需要糟蹋了這個男人。我的想法就這麼單純,就跟捨不得丟掉百貨公司包裝紙的阿婆心態差不多。

 

這種覺得前男友很可惜的想法,跟森田草平這裡所說的「愚」是同樣的道理。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拚命想掩飾自己的愚蠢,有時甚至連自己的愚蠢都沒發現。然而,交往的對象明確了解我們的愚蠢,理論上還曾經諒解過這份愚蠢。如此特別的人就這樣放手豈不太可惜?對照前面引用的那段話,能夠認同並體諒自己的愚蠢,這樣的前男友不正最適合當朋友嗎?

 

事實上,在嘗試跟曾經交往過的男人成為沒有任何邪念的朋友後,會發現相處起來非常輕鬆。對方已經熟知我的愚蠢,同樣的,我也了解他的底細。面對彼此很快就死心了。「這傢伙的這個毛病真的很煩,不過,反正也已經沒藥救了。唉,算啦。」就像這樣,瞬間放棄。這種放棄的態度,當然代表一種肯定。要是沒當成朋友,或明明是朋友卻處得不怎麼好,通常就停在「他真的很煩」,而無法到達「唉,算啦。」的境界。

 

 

話說回來,我倒也不是跟所有分手的前男友都成了親近的朋友。也有些人分手之後再無音信,對方現在身在何處、做些什麼,甚至是生是死我都不清楚。像我這種支持跟前男友當朋友的人,怎麼會做出這麼暴殄天物的事……回想起來,我恍然大悟。似乎這樣的人,都是當初只因為彼此之間有愛情,才好不容易維繫關係的。

 

彼此沒有任何交集,原本就沒有共同的興趣,找不到聊得來的話題,硬要講起來就連價值觀也天差地遠,僅僅藉著「戀愛」這個曖昧不清的概念來維繫的兩個人。當戀情一旦結束,彼此就毫不相干,跟隔壁縣商店街的蔬果店老闆差不多。跟這種人當然不可能當什麼朋友嘛!想到這裡,突然心驚了一下。連朋友都沒得當的人,卻可以談戀愛!這好比跟隔壁縣的蔬果店老闆,實在太沒話講大概當不了朋友,但談戀愛的話卻有可能。

 

跟當不成朋友的對象談戀愛,會格外熱烈。這是光以戀愛而成立的戀愛,換句話說,是很純粹的戀愛,倒也理所當然。反過來說,感覺莫名熱烈的愛情,通常就是跟沒有其他交集的對象,在剎那間的交會吧。

 

或許,這樣的戀愛中是將自己內心那股無藥可救、並且無與倫比的真愚蠢隱藏得很好。當真正愚蠢的樣貌展現之際,光以戀愛而成立的戀愛,其實也很快就會結束了。

 

這類宛如煙火的戀情也很瀟灑帥氣,但總覺得還是可惜了點,我的想法終究還是像個捨不得包裝紙的阿婆。

 

本文出自《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