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二話)

Share

圖/Shutterstock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一話)



第二話  三觀

我叫做凌若。今年24歲。我在設計相關的學校畢業,第一名畢業。我對於自己設計的飾品有絕對的把握,既使是在市集擺攤沒有太多人青睞的情況下,我依舊知道,自己的水準在哪。

我設計藝術,但我從來不設計人。

這是母親常常告訴我的一段話。「做人,重點不在於能掙多少錢,重點在於能被多少人尊重!被多少人記住,懷念!」我把這些話當作金科玉律,我也用這樣的標準,選擇了我人生中的伴侶。

我曾經以為,陳聲會跟我一輩子,是值得依靠的人。

病房外的驟雨聲很急很大,響得我思緒不得不被拉回現實。看著病床上的母親,想著醫生告訴我的金額,腦中浮現的卻是芊芊和陳聲十指緊扣的畫面,我開始檢討起自己的人生,不需要到死前一刻,畫面都可以像跑馬燈一樣回放著。

價值觀,人生觀,愛情觀。如果我依舊秉持著原有的想法,我的人生,是否會跟著母親的生命一起葬送。我不願意,也不接受。但我找不到平衡點,找不到一個可以契合原本的三觀又可以扭轉這個現實的最佳樞紐。

隔天的雨依舊很大。我在失神狀態下,帶著我設計打磨的那幾個銀飾,再度來到市集。沒有叫賣,因為我的腦海中就是一片白海。幾乎失語。

我還在想著陳聲會怎麼對我解釋這件事情。可是因為我沒有拆穿,所以目前他們兩人依舊以為我是被矇在鼓裡的人。既然如此,他們也就沒有必要刻意來告訴我,或是解釋這件事情發生的來龍去脈。

雨聲很吵雜。我一直覺得耳邊有某種低頻在震盪。眼珠一轉動,這才看見身邊有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正動著嘴脣。

「怎麼賣?小姐,我問了妳好幾遍了!」

「什麼?」我還沒回過神來。

「我說,妳這小飾品怎麼賣呀?」

一聽口音我可以判斷得出是來自對岸的朋友,只不過,我實在看不出,眼前這個彪形大漢,身著一身黑西裝的光頭男人,會對我這精心設計的飾品有興趣?!

「6!」我隨口說了個數字,就想打發。

「六千台幣呀?」彪形大漢喊著,但我聽不出他這話裡的情緒是什麼。

「不然六萬也成!」我壓根不覺得他懂這些東西的價值,也就隨口叫了。不想買貨的客人,妳花再多時間在他身上,那就叫做浪費時間成本。

「那⋯⋯」光頭男人回頭看了一下身後,一名男人撐著把傘,傘緣壓得低低的,看不太清楚他的五官。雨傘男貌似點了點頭,接著光頭男人又接著對我說。

「妳這有十個,那我就全要了唄!」

「喔!」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心裡想著今天運氣不錯,十個全賣掉,那不就是六千元的收入,這可抵得過我一個禮拜的業績了!

沒料到光頭男人開始數起紙鈔來,一張兩張三張俐落地用手指撥弄著,我逐漸意識到,難不成,他真的是要付給我六萬元!?!

「您點一下噢!」光頭男人遞給了我六十張千元大鈔,我這輩子除了繳學費跟銀行貸款之外,還是第一次收到別人交給我這麼多的錢。眼睛都直了。

我趕緊將眼前那十個銀飾品包起來,交給光頭男。還不忘大聲道謝。「謝謝⋯⋯爺,謝謝哥⋯⋯」光頭男拿了東西站起身來,跟在拿雨傘的男人背後就打算離開,這時候我的聲音可能吸引了雨傘男的注意,他回過頭來,將傘緣略略地提高了些,在那一瞬間,我看清了他的容貌,他應該也看清楚了我的臉。

我不得不說,那是擁有著立體五官的一張俏臉,看不出年紀的那種貴族樣。雨傘下的他嘴角似乎微微地動了動,我連忙點頭,但那一瞬間很快就消逝,他和光頭男,就這樣消失在雨傘堆當中。

看著手上的六萬元現鈔,我這才醒過來。開心的叫不出聲,至少母親的第一筆醫藥費就這樣有了著落。我心想,如果哪一天有機會再遇到這個雨傘男,我肯定要好好的謝謝他一番。然而內心裡另外一種聲音又油然響起。

相關文章

這就是有錢人的習性,花錢不當一回事。明明我是個沒有名氣的設計師,我打磨的銀飾,他也願意花這樣的價錢來購買。雖然說我自己認為自己設計的東西,再怎麼樣高的價錢也合理。但那是針對真正懂的人來說才說得過去。像這種只是有錢而不懂藝術的暴發戶,我卻因為他們的無知用高價購買了我的設計,還在這邊沾沾自喜的話,我的自尊,似乎也太廉價了。

就在這時候,我昨天晚上一直發訊息都不回的「男朋友」陳聲,忽然回話了。

「妳媽怎麼了?不好意思,我昨天趕稿趕到睡著了⋯⋯」看著這種口是心非的簡訊,我氣得想要當場揭穿,但不知道為何,我依舊發出很虛偽的文字。

「沒事,就是老毛病發作,需要住院幾天⋯⋯」

「那我等等過去陪妳」

「不用了,你趕稿子身體累,我陪我媽就好,你在家休息⋯⋯」

「好吧,有什麼需要妳再敲我⋯⋯」

看著這些訊息,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有種隱約的念頭似乎正在醞釀。有某種不同與以往的自己,像是在萌生當中。

想著母親的臥病在床,想著好朋友與男朋友的無情背叛,以及先前那兩個暴發戶的舉動,我像是想通了什麼,我似乎,該將自己的能力擴大些。我設計藝術,不設計人,但,我或許應該開始設計自己的人生。

於是,我撥了電話。

「芊芊,面試是明天下午三點對嗎?我需要帶什麼東西嗎?」

「凌若,妳終於決定要來了嗎?把妳以前作品帶來應該會加分!太好了,我保證妳可以成為我的同事!我們一起賺錢吧!」

「那當然,我們,一定可以成為最好的夥伴的!!」

我趕緊掛掉電話,不想被芊芊聽出我的咬牙切齒。我知道,一個全新的凌若正在蛻變中。為了改變人生,我決定在任何一件事情上面,都要動腦筋,下功夫,只要是可以讓我的人生,讓我的母親過更好生活的事情!!

禮拜一下午,我難得的換上了套裝。雖然是在夜市買的,但看起來還是很正式,那是我衣櫃裡面,不曾出現的樣式。

慕氏集團的臺北分公司辦公室位在地價最貴的信義區,我光是要走進辦公室,就要經過許多安檢關卡,這也算是令人開了眼界。

面試我的女人,名字叫做薇薇安。聽她的自我介紹,應該只是某個櫃的櫃長之類。然而,我絲毫沒有因為她的位階就低估她,因為不管是從談吐或是打扮,這位薇薇安都不像那種一般在東區走動的上班族樣的平凡。

「想進公司的目的是想要賺錢還是想要上位?」薇薇安的聲音很輕柔,但問題卻很犀利。

「想賺錢!」我說。

「上位可以賺更多錢!」薇薇安試探性地打量著我的表情。

「那我就上位!」我的回答,讓薇薇安的臉色有些動容。

「妳知道上位可以到什麼位置嗎?」

「不知道。」我說。其實我知道。

「如果做到總裁夫人,可以賺更多的錢,妳也願意?」薇薇安的眼神異常堅定地看著我,這時我忽然意識到一點,這個問題,並不在面試考題內,而是一種分類,到底是「非我族類」,還是可以拉攏成自己的戰線。

「不,我只想賺錢。」我說。斬釘截鐵地。

這時候薇薇安靜默地看著我好幾秒,然後微笑著點頭。

「想上位可以,先把業績做好,一步一步來,好嗎?」

我點頭。在進公司的第一步,我已經開始被歸類了。是朝「后座」來的?還是朝「金錢」來的?我想我的答案,可以先確保我不被列為鬥爭對象。

《下週待續》

想閱讀完整版請至GASH APP觀看

下載GASH APP, 隨時FOLLOW最新劇情

GASH APP下載連結請使用此link -> http://m.onelink.me/7692bc86

Advertisement
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