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不用忘了他,也能放下他

圖/Shutterstock

 

 

 

研究失戀這段時間,我發現不少的人,都希望能夠忘掉那個傷害他很深的人,以為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能夠忘記了,就能夠真正釋懷了。

    

但恰好相反。

    

有些時候我們正是因為無法釋懷,所以才強迫自己忘記,可是越強迫,越是「忘不記」。那該怎麼辦呢?《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錯嗎?》這本書提到一個很有趣的比喻:你可以設想過去的這段感情就像是一顆球,它前方有一面鏡子,這一面鏡子就是你的腦海,真正的「放下」,並不是要讓這顆球從你的人生裡面消失,而是讓這顆球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小到後來,不論它是黑還是白,對你來說都沒有那麼重要了。

  

為什麼你難以放下?

    

「為什麼我還放不下?」分開以後,這個問題你可能已經問自己一百遍(可能還包含你朋友幫你問的),但一直找不到答案,大陸微信公眾號一群心理科普作者know yourself整理了過往心理學家找到的一些答案,提供你參考:

 

1.記憶抽離後的空虛感

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的大腦會漸漸的和對方形成認知互相依賴(cognitive interdependence),兩個人會有一些共享記憶(shared memory)。心理學家Cella Harris指出,正因為有關他的記憶已經住進你的大腦了,有些時候你還要靠它來記得一些事情(例如,你可能記得「第一次幫他擦掉襯衫上醬汁的那一家店」,但卻從來不記得那家店的名字。)。換句話說,當他離開,某一種程度上也抽離你腦袋裡面的一些記憶,所以你會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

 

 

2.快樂的連結感

你會忘不掉祂,因為你大腦只要看到他的照片,就會想起快樂的記憶。Helen Fisher一個著名的研究指出,當我們看到前任的照片時,大腦酬賞系統(就是讓你覺得爽的地方們)的VTA會大量的活化,讓你感到舒服愉悅的感覺。這就是為什麼,分開以後你還會一直想要去看前任的臉書哀居動態。

 

3.你忘不掉的,是想像中的他

 

有時候他已經消失在你的人生當中了,可是關於他的記憶,卻鮮活了起來。另一個心理學家David Braucher指出,分開以後我們可能無法區分「真正的他」和「想像中的他」,例如當你工作上遇到一些很鳥的事難過的時候,想到他剛開始跟你在一起時安慰你有多好多好,心裡會覺得舒服許多——儘管在關係的後期,他已經對你不聞不問,但你還是記得那個好的部分,因為這個好,可以安慰你。

 

#所以該怎麼放下?

你可能會說,好啊如果這些我都知道了,那麼我要怎麼樣才能夠放下他?市面上可能你看過流傳非常多的放下的方法,不過,目前為止我覺得大家最常使用而且的確也有些效果的就是「沒有他的自我敘說」——還記得前面講的嗎,你的大腦還留有跟他有關的很多的記憶,所以讓這些記憶淡化的方法,就是建立新的、只屬於你自己的記憶。你可以打開手機的記事本或者是手機上的日記,試著用3到5分鐘的時間,寫下這三個問題的答案(相信我,你會有好報的XD):

 

1.沒錯,他現在對我來說還是很重要,不過除了他以外什麼是我人生所追求的、渴望的、希望達成的事情?

2.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為什麼我會這樣形容自己?

3.離開他以後,我打算如何計劃未來的生活?

 

這樣的一種書寫,老實說並不能夠讓你立刻放下對方(對了,如果哪一天說我有辦法讓你立刻放下拜託請你把鞋子脫下來丟我的頭,讓我立刻退駕!),可能會有兩種感覺,一種是對未來升起希望的感受,另外一種可能是想到跟他有關的事情,然後覺得很難過。

 

如果你是後面這種狀況,也不要氣餒,那可能表示你過往還沒有「好好想過」跟他有關的事情,一直以來透過壓抑自己、拚命努力工作、做其他的事,來忘記這段關係,而在這個時刻,它終於爆發了。

   

但當你能夠正視這段關係對你的影響,並且開始規劃沒有他的日子,那麼或許,在你記憶當中的那顆球,會漸漸的淡化,然後漸漸的,變成你生命裡的一幅畫。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