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史丹利/最完美的旅伴

文/史丹利 

 

 

 

    很多人應該都知道,旅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旅伴,如果旅伴不對,你去冰島看極光都會覺得無聊,如果旅伴對了,就算是去和平島也會覺得跟去冰島一樣有趣。

 

    同樣的道理,我一直覺得決定另外一半合不合適一起生活,就是和對方兩人一起出國旅行。畢竟兩人出國旅行要面對的事情太多了,從旅行的規畫、路線到吃飯的選擇,有太多事情要決定,再加上二十四小時都是在一起,即使回飯店也是窩在一個小房間,就算是吵架要奪門而出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所以有什麼比去旅行還更可以測試彼此的呢?

 

    我記得跟Gigi剛在一起的旅行都是意外的,在一起一個月突然說要去香港看音樂祭,而且還是住在朋友的家裡,我們兩個就睡在朋友書房的地板上。第一次的旅行連床都沒有,畢竟是蜜月期,在地上打滾也可以滾得很開心。

 

    第二次一起旅行就是隔一個多月後去滑雪,還是跟二十個朋友一起,大多是Gigi的朋友,一半以上我不認識,另外一半就算認識也不太熟。每天的行程就是白天滑雪然後晚上在小木屋裡吃飯喝酒。那次真的不叫旅行,比較像是訓練營,不管是滑雪還是喝酒都是。

 

 之後才是真正我們兩個一起的旅行,去了泰國的沙美島。那時我還一直很擔心Gigi是那種愛逛街或是喜歡都市的女生,但跟她去沙美後我才整個安心。她比我還愛賴在海邊,我們找了一個沙灘,躺在那邊一整天,看看書、聊聊天,沒事就下去玩水。就這樣過了兩天,我才發現她是一個可以跟我一起這樣放鬆生活的那個人。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沙美的飯店起床時,眼睛打開看到Gigi坐在窗邊看書,窗外的綠樹還有灑到她身上的些許陽光,這到現在都還是我內心裡最美的一個畫面。

 

    回到曼谷後她食物中毒,上吐下瀉了一個晚上也沒讓我知道有多嚴重,第二天還陪著我到處跑完全沒有抱怨。這是我第一次出現可以跟這個女生一起玩一輩子的想法。

 

    之後我們的生活就是充滿了旅行。她可以跟我一樣說走就走,時間短想要放鬆就去沖繩海邊躺,想要去個不一樣的地方就往歐美或是日本鄉下跑,當然還有每年冬天的滑雪,以及數不完的音樂祭。她總是比我還興奮、比我還開心,即使現在交往加結婚快五年了,我們已經出去玩了無數次了,想跟這個女生一起玩一輩子的想法依然沒有改變。

 

    她不會吵著說想去哪裡玩,不會吵著說一定要去吃什麼米其林,比我還不喜歡花時間在逛街上,去到每一個地方,不管是開車閒晃或是在路上手牽手散步,我們只想要盡量的感受當地的氛圍。走累了就找家店喝一杯休息,看到有趣的事情就會一起驚喜,就算沒有特別的行程,我們還是可以玩得很開心,我們真的不像是在旅行,而是換個地方生活而已。

 

    我一直希望我的另一半不只是我的伴侶,更要是我最好的玩伴,因為畢竟另一半是你未來幾十年要一起相處的對象,如果無法一起玩,無法一起為了新奇的事情開心,那婚姻生活對我來說就會是個艱苦的漫漫長路了。因為我的開心沒有人可以一起分享,甚至你最親密的人也無法感受,這對我來說真的就是個煎熬了。

 

    我很慶幸找到了個最好的玩伴,這應該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沒有之一。就像我們剛結婚時許下的的承諾:

 

    我們不要因為變老而停止玩樂,

    我們是因為停止玩樂才會變老。

    我們還是會繼續手牽手玩遍這個世界,因為我們都是彼此最完美的旅伴。

 

圖/熱血史丹利大叔應援團

 

本文出自《史丹利的男人十年》啟動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