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憎恨這種病:別再說「那種人你沒必要為他生氣!」

Share

Advertisement

圖/Shutterstock

朋友黑子在她男友(現在應該是前男友了)的手機裡面發現交友軟體不久之後,又在他的相簿裡翻到了和那個女的上摩鐵的照片。

「讓我最生氣的並不是他劈腿,而是他一再的劈腿。反覆踐踏我對他的信任,而且事後還一副我就是這樣啊的嘴臉。我想要毀了他、毀了他跟那個女的,因為她們毀了我的感情和生活⋯⋯。」藉著黑子試著跟大家討論他的復仇計劃,包括在網路上公開他們兩個人的親密照片、去她家樓下堵他們兩個⋯⋯。幾個朋友他們過去,分別你一言我一語地出餿主意。

「何必呢?何必為了一個爛人和一個婊子,讓自己名譽掃地?」A說。

「哎呀你不懂啦,這種人最好讓他雞雞爛掉!以後才不會放出去危害眾生。」B說。

「可是你這樣一搞,會不會也把你自己弄臭啊?到時候如果像個瘋子一樣,網路上的風向不知道會怎麼樣?」C說。

然後大家分別看向我,好像是我應該貢獻一句什麼話之類的,本來想說這時候好像說什麼都不對,不過最後還是勉強擠出了這一句:「你很恨他嗎?」

「我當然恨他啊!」這句話還沒說完,他眼眶就紅了,看來這個「恨」裡面,應該還有其他更多複雜而難以說明的情緒。

憎恨是什麼感覺?

標題雖然寫得很驚悚,感覺憎恨不是一種情緒的系統訂,但實際上我想說的是,當你恨一個人或一件事情的時候,其實是內心處在極端的破壞性情緒的狀態,你會想要做出一些調整和改變(可能是大腦的想法轉變,或者是具體突出某些行為),避免繼續在這樣不舒服的狀態中。Robert Sternberg[1]在憎恨心理學當中提到,這其實是一種複雜的情緒,夾雜了期待、攻擊、厭惡、強迫等等種種的內在糾葛。我認為,你不會平白無故地憎恨一個人,尤其是你和關係沒那麼好的人(例如路邊一個阿伯踩到你,你大概只會討厭他5分鐘)。憎恨具體來說,涉及下面幾個歷程(可參考上面的圖片):

——你對某人懷抱著期待(例如你信任他不會劈腿,或者是相信他永遠愛你)

——他違反或者是踐踏了這個期待(劈腿、背叛、或者是食言而肥)

——你對他產生的厭惡的感覺,因為你感到受傷,所以在心中區分成你/他兩國。

——你可能會想攻擊對方,讓他嚐嚐你受的苦頭。但你也有可能在這要不要做之間猶豫不決,因為你需要評估做了以後的風險,前述這個例子就是在這個階段卡住了。

——你無法停止想攻擊對方的想法,就算你已經知道這樣做不好。

另外一個對仇恨的定義是:對他人的態度感到不滿,因此找機會就想要報復,雖然腦袋知道這並不是理性的[2]。

憤恨怎麼辦?

研究情緒的心理學者苫米地英人在書中提到了兩個和仇恨相處的方法,我修改一下加上自己的想法列舉如下:

1.避免情境促發

如果你知道看到跟他有關的照片、經過他家樓下,會想在下面留言、或者是衝動刺破他的車輪胎,而且每一次類似的爆炸,好像結果也不太好,那麼一個方便的方法就是,刪除掉跟他有關的訊息,或是避免經過讓你會做出這些行為的地方。

2. 用想像取代實際操作

一直叫自己壓抑著不要去想這些事情,其實是很痛苦的。但反過來,如果真正去實行,當然會讓彼此都有可能受傷。一個折衷的方法是,讓自己:「拼命、仔細地」去想,包含你要怎麼報復、用什麼方式、在什麼地方、期待達成什麼效果等等,都一點一點的想清楚。你可以給自己半小時的時間,用說的、或者是用寫的記錄下來你想的內容。當然,不是要你真正的實行,而是藉由清楚透徹的想過一遍之後,你就會發現,你對這個人的仇恨的感覺有一點不同了。

我常常說,怨恨的背後是因為有深刻的愛。你之所以會如此仇恨一個人,勢必是因爲你對他曾經有超乎常人的期待,當期待落空,但你又不能做點什麼的時候,就會有一種為什麼我好像無力能夠改變現況的挫折感。

當你對一個人感覺到極度的怨恨、各種複雜的情緒環在跟他有關的事情旁邊的時候,試著允許自己生氣、難過、或者是不知所措,然後或許你會看見,在你很氣他很氣他的背後,也有一部分是氣著自己。

延伸閱讀

[1]Sternberg, R. J. (2005). The psychology of hat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苫米地英人(2018)。情緒の解剖圖鑑:99%的問題,都出在「情緒」!教你從37種情緒中「解套」的技巧。(「感情」の解剖図鑑)(林農凱譯)。:楓書坊。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