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從女孩到女人,妳完美落地了嗎?

圖/Shutterstock

 

 

 

我從來不諱言自己有點強迫症和恐慌症,還很愛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看諮商的心得,或許是因為我這個神經病看起來還像個正常人,既沒當街揮刀殺人、也沒三不五時搞失蹤耍可憐,日子久了,周遭朋友也慢慢視之尋常,有時還會與我討論他們身邊的人的精神狀況。

 

比如最近有個男生朋友和女友分手了,沒想到女友卻說自己因此得了憂鬱症,搞得他又愧疚又委屈,愧疚的是好像自己害別人生病了,委屈的是兩個人明明就不合拍,難道堅強的人就活該倒楣要照顧別人嗎?

 

「都什麼年代了!」他是這麼說的:「怎麼女人到了三十歲,還是這麼恨嫁阿?」

 

可是我想說,恨嫁真的只是表面而已。

 

我自己那些神經兮兮的焦慮毛病,大概在二十八、九歲時出現,可是很有趣的是,那時的我,既沒失戀、也沒失業,出了幾本書,也算是接近了小時候想當作家的夢想,就是因為日子不算不平順,曾經有一度我非常不能接受,走過一遭我才明白,那就像是蛇在蛻皮一樣,從天真小女孩轉變為大人的過程,總是既疼痛又虛弱。

 

當一個小女孩,人生是充滿希望的,因為每一次的「長大」,都會帶來新的美好。中學時念書念得昏天暗地,妳想著上大學就好了,可以盡情遊玩談戀愛;
大學時有那麼多事想做,可是皮包空空,妳想著開始工作就好了,每個月總會有幾萬元入帳;

在二十歲的早期,有好多好多人生中最美好的事都發生在這時候,第一次戀愛、第一次外宿、第一次自己出國、第一次買名牌包、第一次搬出家門脫離父母管束……,每一次,妳都覺得自己更游刃有餘了一點,好像自己快要變成那個理想中的大人了。

 

可是漸漸的,這樣的美好慢慢停止了,妳發現自己做牛做馬、忍受好多委屈,薪水只漲了五百塊;妳發現自己分手又戀愛、戀愛又分手,總是沒找到那個對的人;妳去了日本、去了韓國、甚至去了歐洲,拍了很多美美的照片,分享了許多看世界的心得,表面上大家恭維妳是很懂得經營自己的輕熟女,可只有妳知道,存簿幾乎被清空,而夏天三十五度的高溫,妳連冷氣都捨不得開,汗流浹背到長滿粉刺,只為了用省下來的錢,買最好的保養品。

 

妳長大了,可是依舊時常不知所措、依舊經常捉襟見肘,妳不能夠再期待「長大了就會變好」,因為妳已經長得夠大了,甚至,繼續使用「長大」這兩個字,簡直有點不知羞恥,妳真正該用的詞彙是:變老。

 

可妳不想變老。

不是臉上長皺紋或者腹間多兩斤贅肉那種小事,而是「長大」聽起來代表無限希望,可是「變老」就是一條直直往下的下坡路。

 

夢想就像是翅膀,所以小時候的我們都會飛翔,直到妳發現,有許多夢想其實只是幻想,於是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而結婚,就像是最後一雙翅膀,是不是找到好對象,人生就會不一樣?所以這個年紀的女孩對愛情特別患得患失,把那些「女人就該靠自己」之類的大道理收起來吧,誰不知道要靠自己?可是折翼摔傷的妳,只是想找到爬起來的力量。

 

我很喜歡玩電動,每次新創一個人物,不管技能學得對不對,只要升級,原本打不死的怪,就能輕鬆解決,可是等到人物一轉了,就會慢慢發現,之前點錯的技能,開始讓妳嘗到苦果。

有些人得過且過,就這麼繼續下去,最後等級很高,但一無是處,

有些人開始修正自己,雖然會有一段很痛苦的過渡期,可是起碼還能挽救,

 

三十歲的女人,就是剛一轉的角色。我們在努力修正自己,希望再過十年、二十年,不至於成為只長年紀、沒長智慧的三姑六婆。

 

如果有人問妳的目標是什麼,妳會怎麼回答?

如果妳的答案是找到好老公、發大財、變堅強……這種長線經營的事,也許妳心裡,還保留著小女孩的夢幻;

但如果妳的答案是「我希望明早的會報可以成功」、「我希望上禮拜的提案可以順利通過」,那麼恭喜妳,終於渡過痛苦的蛻皮期,完美落地了。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