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柚子甜專欄】最大的釋懷,是知道你曾經愛過我

圖/Shutterstock

 

 

分手很久卻走不出來,有時候不是因為愛,是因為恨。

 

「對,我現在想到他還會恨得牙癢癢的。」來找我諮詢的女孩憤憤不平地說道:「現在回過頭看,都覺得五年的感情是假的。他從一開始就不是真的愛我,靠花言巧語地把我騙到手以後,就放著不管了。每次相處時發生問題,他卻只會悶著頭不講話,一點都不想處理。」

 

女孩說,她最後終於受不了跟他談分手,本來是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他還在意,或至少會問為什麼。但他沒有挽留,而是很乾脆地說好。「那一刻,我終於認清了他是沒心的人,我卻在他身上糟蹋了五年,五年的青春。」

 

「好吧,那妳現在離開了,可以去找下一個珍惜妳的人,但又為什麼會來這裡呢?」我耐心地問道。

 

「其實這個問題我也想很久。」女孩搖搖頭說道,表情依舊帶著憤怒:「我想我覺得自己被辜負了。這麼久的時間,我陪著他、包容著他,也當那個唯一想要溝通的人。我付出這麼多,都是因為還愛他,可是為什麼,這段感情裡面只有我這麼辛苦,他卻可以做他自己想做的?他從來不認真經營感情,然後當我要離開了,他也沒有一句挽留的話。為什麼他可以這麼任性、這麼瀟灑,我卻要當唯一一個受傷的人?」

 

女孩越講越氣,到一個段落才停了下來。「其實感情要設停損點,我也知道。離開一個不愛妳的人,好過在一段爛感情裡蹉跎,我也知道。但是知道歸知道,我卻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卡住了,所以想請妳告訴我,要怎麼樣才能走出這個關卡嗎?」

 

我點了點頭,明白這種感性跟不上理性的苦衷。我將一副牌卡遞給她,請她抽出一張給我,代表過去這段感情;再抽另一張,代表她自己。

 

她抽出來遞給我,我端詳著牌卡一陣,接著抬起頭來看著她:「其實,我們對感情中的不甘心,往往只是表面的情緒。」我說:「糾纏我們的憤怒,其實背後有一個心聲:我們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被愛過。」

 

分手後的釋懷課題:不是想回頭,而是想知道你也曾經愛過我

通常我不會拿牌卡來當作「他愛我、他不愛我」的占卜工具,因為「愛不愛」根本不應該拿來算,而是應該由當事人自己去溝通、去感受。但是牌卡卻會提醒我們一個盲點:「妳覺得自己不被愛,是真的嗎?」

 

我們在分手的時候,為了堅定自己離開的腳步,往往會在心裡選擇醜化對方為惡人:一個根本不愛我、沒心經營感情、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在一起的錯誤。只要這麼想,就會斷絕我們優柔寡斷的心,讓我們可以鼓起勇氣,離開錯的人身邊。

 

這種做法,一開始並沒有不對;但是久了之後,也開始根深蒂固地相信了──我們打從心底認為,他完全沒愛過我,對我們只有傷害,只有辜負,這段感情根本不應該開始,是自己眼睛瞎了。於是,最後一道傷疤就遲遲好不了,挾著對他的不原諒,以及對自己的不原諒,變成心底一股隱隱作痛的恨意。

 

我說,其實當分手已經過了最痛、最想回頭的那段時間,也看清彼此不適合之後,如果時間還沖刷不掉憤怒,該做的,反而是回過頭公平地想想:「他真的完全沒愛過我嗎?」

 

一段感情沒愛過,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只是,對方愛的方式可能不是我們要的:有些人的「愛」,就是悶不吭聲,以為忍過去不吵架就好(因為他的爸媽就是這樣過一輩子);有些人的「愛」,就是妳叫他做事,他覺得有幫妳做就好;有些人以為「愛」就是認真工作,然後叫妳什麼都不要管。妳會說,那些愛很爛,我同意,但是我們也必須承認,有些人只做得到這樣──那是無能為力,不是沒有盡力。

 

等我們夠成熟了,回頭去讀懂對方做過的努力,知道對方也曾愛過自己,其實也是很大的療癒。

 

那被我形容為「情傷的最後一哩路」:還恨的人,往往無法原諒對方,也無法原諒過去的自己。接受對方也用他的方式愛過,是放下對他的恨,也是放下對自己的不原諒。

 

即使未來形同陌路,我們都希望自己被愛過的。

 

 

>>>我是柚子甜,是兩性作家也是心靈工作者,特別喜歡從靈性的角度看愛情。歡迎追蹤我的臉書《柚子甜剝心事》

 

※所有文章皆已經過改編,以維護案主隱私※

 

總是表面上談感情,骨子裡卻在說人性。喜歡用牌卡與水晶為妳的人生解謎,日常活躍於粉絲團《柚子甜剝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