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十話)

圖/Shutterstock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一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二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三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四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五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六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七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八話)

慕氏集團上游記 (第九話)

 

 

第十話  合縱

坐在媽媽的病床邊,我看著是藍傳來的訊息。

年素言在總裁下榻的飯店一樓咖啡廳,和總裁面對面坐著。年素言的表情,看起來有幾分不悅。

「她是有企圖來的,不是真心的⋯⋯」年素言說。

「這麼多年過去,我早就分不清楚誰是有企圖,誰是真心的了!」慕凌辰回著。

「什麼叫分不清楚,我們從學生時代一起長大,你以為我是為了什麼進公司?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決定這件事,因為你,我跟蓮意姐都快成仇人了⋯⋯」

「我不知道,我不希望我做出什麼後悔的決定,畢竟慕氏集團繼承人是不能離婚的,我可不想結婚之後,再偷偷的和我愛的人私下來往⋯⋯」

「那也不需要讓年輕女生產生幻想呀!那個芊芊是認真的!」

「我沒有要讓任何人產生幻想,我只是跟著感覺走,至少到目前為止,她的表現都讓我非常滿意⋯⋯妳不覺得,她和年輕時候的妳很像嗎?」

「說到底,你就是喜歡年輕女生罷了,談什麼為公司,說什麼工作能力,如果只是比這個,我不就應該是最佳人選嗎?」

「芊芊目前的業績是這個島上數一數二的,我看得出,這女生為了我願意做任何事情,那種企圖心,除了妳和蓮意之外,我還沒有看過⋯⋯」

「我真沒想到,你會這麼容易相信一個人,我認為這女生絕對沒有那麼單純。」

「我還會留在這裡一段時間,妳大可以證明給我看⋯⋯算了,不講了,以為妳是要來找我,沒想到只是要說這些無聊的事情!」慕凌辰的臉色有點不悅。

「我是來找你的呀!」年素言聲音語氣一變,立刻小鳥依人狀。

「所以妳要繼續在這裡喝咖啡嗎?」

「要去哪裡,隨你喜歡⋯⋯」年素言的手,搭在了慕凌辰的手上。慕凌辰沒好氣地,一把抓住年素言的手腕,拉著她就往電梯裡走。

 

我估計是回總裁的房間了。是藍傳來以上的訊息。

 

看著是藍的文字,我開始細細地思考這一切來龍去脈。原來北京總經理蕭蓮意和臺北總經理年素言以姐妹相稱,從年素言的談話中可以知道,他們應該是三個人從學生時代就玩在一起了,只不過因為慕凌辰的身份,於是蕭蓮意和年素言為了要成為他的正宮,紛紛都進入慕氏集團,不知道經過一段什麼樣的經歷之後,年素言被調來臺北,而蕭蓮意成為了北京的總經理。

 

 

當我看著是藍的文字發呆時,媽醒了。

「若,想什麼想得出神呀?」

「媽,妳醒了!沒什麼事,就只是在想,這個社會上很多人都想要成功,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讓自己的力量更強大呢?」

「以前我的奶奶,跟我聊過奶奶的奶奶在宮中的故事!」

「什麼樣的故事?」我好奇了。

「因為後宮的貴人們都會明爭暗鬥,無非就是希望皇上可以臨幸他們,但是一些比較資淺的貴人,就沒有機會讓皇上看到自己的樣貌,於是⋯⋯」

「於是怎樣?」

「他們就會幾個人聯合起來,想辦法把某個貴人推到皇上面前,讓皇上有機會看到某個貴人的臉,彼此合作,增加亮相的機會,就像從前戰國時代的合縱,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對手吧!」

 

 

沒想過媽媽會講出這些話來,我一方面驚訝,另外一方面卻暗自竊喜媽媽點醒了我某些想法。腦子裡面像是有什麼畫面,一閃而逝。我相信我想到了一些方法,但我必須要把某些事情先處理好,我才有勇氣做出一些我以前不可能會做的行為,於是,我暗自地,在內心裡下了決定。

 

第二天一早,我離開醫院,前往櫃點之前,我先去了陳聲的家。我拿了鑰匙自己開了門,走進那五坪大的房間,陳聲在床上睡得不醒人事,我默默地坐在一旁,看著他的臉。那張熟悉的臉,我原本以為可以一輩子擁有的。忽然,他醒了。

 

「⋯⋯妳來了?」陳聲睡眼惺忪地說。

「嗯⋯⋯」

「不是要上班嗎?」

「等等,你電腦裡面不是有個新的繪圖軟體嗎?我想要下載。」

「好,妳自己弄⋯⋯」陳聲說完話之後,轉身又呼呼大睡。

我兀自地打開他的電腦,插上硬碟,然而眼睛看的,卻不是那個我所謂的繪圖軟體。我在看電腦裡面和陳聲手機同步化的行事曆。

 

一天一天的對著,我想要找出那天夜晚,當我撞見陳聲和芊芊見面時,陳聲在行事曆上面,寫著什麼樣的記號。

 

「晚上十點:打報告。」

打報告!!是取諧音嗎?在當天晚上之前的行事曆上,我看到好幾個「打報告」的行程,幾乎一個禮拜裡面就有三到四次,那些「打報告」的時間點,剛好都是落在我在市集或者是已經晚上被他送回家之後的時段。

 

我不敢再往前拉,因為我不想知道,他們兩個人這樣的關係,究竟已經持續多久⋯⋯是從我開始去市集賣銀飾,還是畢業之後就⋯⋯還是在大學時期就⋯⋯

 

我抽起硬碟,強忍住心裡面的難過,我真心希望,這三個字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不是我想的諧音。

 

 

迷迷糊糊地到了櫃上,又昏昏沈沈地上了一天班,我的心裡面一直在猶豫著,究竟應不應該和陳聲把事情攤開來說,搞不好,從頭到尾只是我誤會一場呢⋯⋯

 

櫃長薇薇安在一旁將我的神情看在眼裡,然而我渾然不知。下了班之後,薇薇安刻意地和我一起走出店門,像是要跟我說些什麼。

「凌若,我知道妳對銷售沒多大興趣,但畢竟妳現在已經在櫃上工作,這裡又是全島上業績最好的點,妳得要拿出更多力氣,不然我會很傷腦筋喲⋯⋯」薇薇安嘴上說的委婉,但我理解她話裡的意思,就是如果我業績不好,我可能會被調走,甚至被開除。

「櫃長,我想請問妳,如果我想去北京總公司做設計,我必須要怎麼辦才可以呢?」我突發奇想。

「原則上,要嘛就是申請考試,不過那考試一年只有一次,今年的考試也才剛結束而已,不然就是臺北總經理的決定,她有權力可以送出名額,讓管轄範圍內的人,轉調到北京總部⋯⋯」

 

臺北總經理,年素言嗎?原來她有權力可以讓我直接到北京去呀!

 

 

「謝謝櫃長,我知道了,我會更加努力在業績上的,不好意思讓妳擔心了⋯⋯」像是想到什麼好事似地,我的嘴角漾起微笑,我相信薇薇安應該也被我的反應給嚇了一跳,只不過,我自己倒是很驚訝,當我的想法萌芽時,我竟然會笑!

 

我不禁想起薇薇安告訴我的那段話。「真正要爭奪重要的東西時,人,是會變成非人類的⋯⋯會變成,怪物⋯⋯」我知道我現在的想法一出,肯定會傷害到不少人,但是我卻笑了,難不成,我正一步一步朝薇薇安說的怪物轉變而去?

 

這種自我反省的思緒並沒有存在幾秒鐘,腦中立刻就被另外一個聲音給刷屏了。「妳要為了自己,為了母親,妳要設計自己的人生,無關於傷害別人,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往目標前進!」

 

就這麼幹吧!我的心意越來越堅決,於是我告別了薇薇安,往捷運站內走去,留下一臉狐疑的櫃長站在原地。

 

《下週待續》

 

想閱讀完整版請至GASH APP觀看

下載GASH APP, 隨時FOLLOW最新劇情

 

  

 

GASH APP下載連結請使用此link -> http://m.onelink.me/7692bc86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