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再也不見,也是一種溫柔

圖/Shutterstock

 

 

 

女孩苦苦哀求,頻頻道歉,說什麼都不願離開,希望能再有一次機會,說自己真的錯了,再也沒有下次了。

 

男孩說,其實不恨她的,不恨她背著他和別的男人暗通款曲,只是自此後再也無法在一起。

 

他問我:「因為即便發生了這麼多事,但我不討厭她,或許還能做朋友吧?」

 

我答:「為了什麼?」

 

他沒有太多解釋,僅是重複著剛剛的那句話。

 

我不禁想起從前的一段經驗,那個時候的另一半幾乎是將我捧在手心上無微不至的呵護著,可惜我們有太多不同,他也過於猜忌,為了不耽誤彼此,我提出了分手。

 

最初他也無法接受,可當他發現怎麼樣也挽不回時,他便像人間消失般,蒸發在有我的世界裡。

 

舉凡Line、Facebook、Instagram等所有的通訊軟體,他都將我封鎖了。

 

縱然是我提出分手,可只要曾在一起過的,我都曾真正愛過,所以我並不是真的十分灑脫地繼續開心度日,分手不僅對他是一種傷害,之於我亦是又一次的挫折。

 

我很快就發現了自己隔絕在他世界外,因為我仍想知道他的近況,坦白說,一開始我也認為他太殘忍了,這樣絕情是不是真的必要?難道一點餘地都沒有嗎?我們不能繼續當朋友嗎?

 

但是,之後我才了解到,因為他的「絕情」所以我的低潮期縮短了許多,再也沒有他的消息,再也看不見他的濃眉大眼,我甚至已經忘了他的聲音,我在一個最安適的環境下復原,一個徹底沒有他的世界。

 

 

相較那些說好要繼續做朋友的前人,不聯絡不再見,對我們彼此來說都是將傷害降到最低的選擇,現在回想起來,這也確實是正確的決定,乾淨俐落地。

 

於是我和男孩說了:「如果你已經打定主意再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那麼繼續做朋友這件事就留到幾年後再說吧,現在所謂朋友僅是你給她的無望的希望,這麼做有比較不傷人嗎?」

 

再也不見,也是一種溫柔。

 

我知道在傷心的時候,身邊的每個人都會要你振作起來,或許白天約你出去郊外散心,晚上拉著你出去唱歌喝酒,只是難過是需要時間慢慢消化的。

 

 

擁有的回憶那麼深刻,投入的心力那麼多

 

 

 

我們並不需要故作堅強,笑臉若不是發自內心的,那麼討好

盡情地釋放悲傷,悲傷才會罷手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