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城旭遠:心若累了,能有個地方短暫停留,就已足夠。

圖/Shutterstock

 

 

深夜似乎像個詛咒,越夜越顯得格外寂寞,有時還令人感到些許諷刺,於是許多深夜小館就成了人們的『寂寞中途站』。能夠在這兒將感情不遂痛飲個爽快,將惱人工作吃它個片甲不留!

 

但有間座落於『巷弄到不能再巷弄』的酒吧,說好聽點是內行人才曉得的秘境,說直白的就是間乏人問津的蚊子酒吧;整夜下來不是看見身兼調酒師的老闆在與零星的老顧客一面喝酒談天,就是看見老闆拿著白色口布為不同形狀的酒杯擦拭得透明無暇。

 

這間酒吧突然多了個三天兩頭來買醉的女客人,而這位女客人說來也挺奇妙地,整間酒吧在假日時能在尖峰時段入座6成就稱得上來客數多,更別說平日的慘淡了,偌大的座位區不坐偏愛坐在沒椅背可倚靠著的吧檯區,也許因為獨自來到酒吧顯得尷尬無趣,只見她緊握著手機漫無目的地滑呀滑地,就快要為她的寂寞滑出條拋物線。

 

善於觀察的老闆,發現她光顧時總會穿著鐵灰色窄版西裝,裏頭襯著黑色棉質T恤以及黑色窄裙,猜想她也許是個苦命上班族?還是個多惱女主管?在她的面孔上感受到了寂寞,感受到想被傾聽的慾望,於是在幾次光顧後總算主動與她攀談,當她被3杯、4杯粉紅佳人給催眠後酩酊地說出胡語,嚷嚷著自己的愛情總被開玩笑?

 

她吐出自個的愛情心路歷程,總為男人而『富出』自己的一切,換來的卻總是空白格,她納悶…為什麼男人總會讓女人失望?拿了她的錢買了個名牌包,卻不是送給自己?拿了她的錢買了台名車,而自己卻沒被載過幾次?難不成像她這種會賺錢的女人就活該白痴、注定成為愛情冤大頭?

 

老闆聽著她的無奈一面擦拭著剛洗好的銀色餐具,沒有多說關於她的心路歷程任何想法與觀點,只是單純地陪伴著她喝著一杯又一杯寂寞,陪著她聽著二手音箱傳來的陣陣爵士樂,就像將她的寂寞拉得越來越長;她漲紅的雙頰已經看不出原有的腮紅色澤,而酒精發酵後的迷濛眼神像是在對外界討著求救。

 

|也許,不說話就是最好的表達方式。

在愛情裏面對的課題、迎面而來的挑戰永遠猜想不到會是什麼,更別說愛情會為你逗留多少時間了,能遇見個不讓自己傷得太深的人,可能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曾聽有人說過『女強人沒資格擁有屬於自己的夢幻愛情』,這番話也許過度歧視為理想而活的女人們,但無可厚非地在某種程度上卻成了不爭的事實。

 

也許正因為『女強人』的身份如同一杯過度濃烈的調酒,令人嚐後感到既著迷又畏懼,而那種畏懼感是會讓人不敢以真心付出的『愛情後座力』。反而讓這生活與職場上的優勢成為愛情中的缺點之一,招惹來的人盡是向她丟擲甜言蜜語炸藥的對象,想炸毀並挖空她費盡心思所打造的理想殿堂。

 

而陪伴得最投入最真誠的,現在看起來卻是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或許生活中總要為自己找到一個短暫的防空洞,在疲憊與受傷的時候,可以什麼都不用顧忌的躲在裡面休憩一陣子,但當然,休息夠了,人生還是要面對必然遇到的開心與傷心。

 

心若累了,能有個地方短暫停留,就已足夠。-城旭遠

關喆 足矣

 

 

城旭遠

FB粉絲團:城旭遠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