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跟男人妥協,但跟愛情和解

圖/Shutterstock

 

 

 

最近在遊戲裡認識了一群起碼小我一輪的年輕妹妹。

 

長江後浪推前浪,比起我那個國中時在房間裡貼張木村拓哉海報,家長都能大驚失色的年代,現在的年輕女孩子,國中就偷嘗禁果是稀疏平常的事。有天晚上她們找我一起玩,我告訴她們我男友來了,我得下線,結果妹妹丟了一張翻白眼的圖給我,說:「姊姊你好傳統喔!這麼怕男友生氣?要是我,男朋友來,照玩!」

 

那一瞬間,我還真覺得自己被瞧扁了,想著要辯解,但遲疑了兩秒,還是關上電腦,這種面子,有什麼好爭的呢?

 

倒不是把男人放在自我前面,而是不管是另一半還是朋友,人家到你家裡來,你把別人晾在那裡自顧自做自個兒的事,無論如何都不尊重吧?到了一個年紀,你會明白,無論兩人之間是什麼關係,「尊重」是第一要緊的事,你可以不想應付對方,畢竟你又不是交際花隨時得開張,但若是那樣,一開始就應該告訴對方,別讓人家白跑一趟,硬給對方苦頭吃,看對方有多甘願吃這苦頭來證實他對自己的在乎,實在是對誰都沒好處的事。

 

可是年輕時,我們都逞強。

 

無論女性意識怎麼抬頭,大多數的女人,就是害怕被辜負。辜負和欺負不一樣。欺負是恃強凌弱,那是舊時代的男人對女人做的事,可是辜負卻是奈何明月照溝渠的傷心、是真心真意付出卻被當成屁的羞辱,那跟女人有沒有錢、有沒有自信都無關,越是敏感的人,對於「被辜負」就越是過不去。

 

所以先發制人,所以假裝不在乎,一群年輕男女在一起,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兩個女孩互相說自己最愛的就是對方,男人都是屁,動不動就開玩笑說要拋棄男友一起去私奔。

 

如果真做的倒也就罷了,可偏偏都不是,世界上最容易被欺負的,不是病貓,而是紙老虎,因為虛張聲勢的人,看著最討厭。

 

我常常在想,女孩子恐怕得等到真的有自信的時候,才能光明正大承認自己在乎男人。

 

在乎男人聽起來很遜,好像妳沒自我、沒生活,一門心思都掛在男人身上。可是,在乎有什麼不對?一個對的另一半,他既是妳的戀人,還是妳的朋友,將來還有可能成為妳的家人、成為妳孩子的父親,妳在乎他是理所應當的,如果在妳心裡,這個男人還不如一個朋友,那妳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

 

當我們在心裡把兩個東西或兩個人的重要性做比較時,常常會陷入一個奇怪的誤區,好像比較不重要的那個就要被丟棄了,好像妳在乎男人勝過朋友,那麼男人干涉妳交友時,妳就只能俯首聽令,如果妳的另一半真的是這樣的人,那麼,問題不在於妳在乎男人,而是妳愛錯了人,因為正常情況下,我們都應該知道,再怎麼相愛,我們都還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人生。

 

只是,妳怎麼分配自己的時間?

 

閒暇時間就是那麼少,妳花多少經營妳的感情?

有耐心聽抱怨的精力就是那麼一點,妳比較在乎朋友的喜怒哀樂,還是另一半的歡喜悲傷?

一個禮拜就是只有兩個假日,妳分配多少給妳的另一半?

 

我有個從學生時代就很要好的朋友,結婚後她搬到中部,有次我剛好要去台中,提前了兩個禮拜通知她,居然還約不到吃飯時間,因為她婆婆生日,她必須出席。她跟婆婆感情算不上太好,因為她只生了一個女兒,面對婆婆明示暗示她再生個兒子,每次婆媳見面她都如坐針氈,要是早個十年,我恐怕也會對她這種非得去跟討人厭的婆婆吃飯、也不來見久違好友的行為斥之為傳統,可是現在,我有了另一種看法,她不在婆婆的生日宴上缺席,不讓老公難做人,老公也收到她的心意,會一次又一次替她擋下婆婆的質問,表面上看起來,她把寶貴的時間花在討人厭的婆婆身上,可事實上,她這份心力是用在經營自己的婚姻,與其說她在乎男人,不如說,她在乎自己的選擇。

 

有時候,感情就是這麼迂迴的事。兩個人在一起,不是妳想怎樣就怎樣,當然對方也不能想怎樣就怎樣,妳不耍任性,是因為妳也不希望對方耍任性,那跟性別無關,也許男人就是特在乎面子,可女人也有女人特別在乎的事,那跟誰在乎的事才值得、才有道裡都無關,妳們只是互相而已。

 

妳不必跟男人妥協,但要跟愛情和解。

因為愛,不是天上掉下來一個跟妳什麼都很合的人,而是一個願意和妳慢慢磨、慢慢耗的對象。愛裡就是會有感動可是也會有委屈,會有收獲也必須要付出。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