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被辜負的總會被償還

文/DTT  圖/Shutterstock

 



我的好朋友晗說:「這個世界總是能量守恆,你在一處得不到回報,會在另一個地方被償還。」

 

小象是朋友中出了名的傻姑娘。「你看過《東京愛情故事》嗎?你很像裡面的莉香,但你只像到了她倔拙的一面。」我曾經毒舌地對她做出如此評價。那陣子連續幾個月的週末,她都未曾休息過,一有空就跑去男友工作室幫忙,幾乎從來不做家務的小象在那個新開的工作室裡搬椅子倒茶,像個老媽子忙上忙下,但最後人家工作室團建聚餐還把她給忘了,她也只好笑笑說:「喔,沒關係,你們去吧,我正好晚上要回家趕稿。」

 

小象突發腸胃炎進醫院,男友因為忙著趕提案設計,只發來了微信問候;耶誕節小象在工作室等他們開會到十點半,錯過了提前一個月才排上預訂的晚餐,最後餓著肚子去看了晚場電影,小象還美滋滋地以為浪漫;計畫了很久的旅行,也因為男友突發的工作,一次次被延誤直至取消;小象搬家,婉拒了所有人的好意,信誓旦旦地告訴我們說男朋友會來,哪知到了搬家那天,男朋友因為通宵趕稿睡過了頭,最後小象只能自己叫了搬家公司……

 

「他只是太有事業心。」小象這麼對所有人解釋。

 

戀愛中,的確有人屬於粗線條型人,缺乏浪漫,對於另一半情感需求較為遲鈍,所以戀愛導師們才屢屢規勸女孩們要敢於具象明確地提出自己的需求。而那些在愛情裡執迷不悔的人往往選擇將伴侶的忽視,歸因於他們「不太開竅」比較「笨拙」,以避免承認「他其實沒有那麼喜歡我」的毀滅性打擊。

 

有朋友旁敲側擊:「怎麼感覺戀愛中的小象,跟我們單身狗沒兩樣呢?」小象卻貌似通透地說不知從哪裡看來的至理名言:「親密關係裡最好的心態是,我的一切付出都是一場心甘情願,我對此絕口不提。你若投桃報李,我會十分感激,你若無動於衷,我也不灰心喪氣。直到有一天,我不願再這般愛你,那就讓我們一別兩寬,兩生歡喜。」正能量到讓人心疼。

 

而一段長長久久的感情總是勢均力敵的。一個人不可能永遠犧牲自我地以另一個人為中心,沒有一段感情是不需要回應的,即便是自說自話的獨角戲,也需要零星的掌聲,讓她知道,自己是被欣賞的。因而即便是小象這樣的傻姑娘,也終將在一次次的失望中耗盡樂觀的天性。小象爸爸的五十大壽,小象原本打算隆重地將男友介紹給父母認識,反覆提醒確認了好多次,確保他能將那一天空出來,然而男友不出意外地再一次因為同事的失誤不得不去補救。多麼無可辯駁卻又狗屁不通的理由。小象在陽臺上平靜地掛上電話,巧笑倩兮地回到熱鬧的餐桌上,不再為某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做無謂的辯解。

 

經歷過一段漫長的傷口癒合期之後,小象遇到了現在的男友A先生。A先生是某個上市公司的高級主管,工作繁忙可想而知,可他從來沒有因為工作而放過小象一次鴿子。小象感冒,原本計畫出差的他改簽了最晚一班飛機,只為陪小象吃一頓清粥小菜;小象生日那天,他代表公司去美國進行一場合併案的談判,小象在微信上回覆完朋友們的生日祝福,點開A先生的頭像並無新消息。經歷過前車之鑒的小象不再粉飾太平,她知道,是他忘了。而半夜卻被一陣敲門聲驚醒,看見神色疲憊的A先生拿著不知從哪兒摘來的梔子花,靠在門框上,滿眼溫柔地說著「生日快樂」。「雖然晚了兩個鐘頭,但我本來應該在美國的,按照美國時間還不算晚。」他晃晃手裡的梔子花,抱歉地解釋,因為到達時間太晚,花店都關門了,他只好當了一回採花大盜。

 

朋友們聚會,A先生會把小龍蝦掐頭去尾剝好了放在小象碗裡,小象不好意思地說:「哎呀,你吃你的,我自己來。」幸福得像一個被寵壞的小女孩。習慣了在感情裡扮演一個體貼、懂事、以對方的需求為需求的付出型人格,沒想到自己也可以被這麼隆重對待。

 

面對上一段感情,小象終於可以坦然說出:「再忙的人也要吃飯睡覺,不會忙到抽不出幾秒鐘給你發一則訊息。與其說他以事業為重,不如說在他那裡,你其實根本不重要。」

 

也是我的朋友晗說的:「不必因為在一個人那裡充當綠葉而悲傷,也許你不知道,在另一個人的眼裡,你繁花似錦。」

 

本文出自《願所有相遇,都恰逢其時》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