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想要掌控的,其實是那個不安的自己

圖/Shutterstock

 

 

 

最近連續發生幾起分屍案,加上的長期各種聽聞身邊的各種事件,有好多感觸。

 

雖然各自有各自原因,我不是檢察單位也不了解內情,但以報導來看,我覺得似乎有種共同性,就是事情的發展超出兇手的預期,而他們選擇了殺人來解決自己無法控制情況的局面,而長期我一直覺得在華人的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好像把「掌控對方」看得很重要。

 

有一對情侶出外用餐,男人把菜單遞給女人,女人在上面畫了幾道菜,男人看了看說:「妳怎會點這個?這些都很難吃。」結果一一否決了女生點的菜,然後點了幾道男人自認為非常好吃的菜。朋友的老公因為最近接了一筆大生意,說要買台車給老婆慶祝,結果到了展示中心卻不斷嫌棄老婆挑中的車款,說老婆完全不懂車,最後在老公的強力建議下,買了一輛外型、顏色、功能都完全符合老公認可的車子,但老婆一點都不喜歡,而老公還在沾沾自喜的炫耀:「看,我對妳多好?」

 

身邊的另一對夫妻都受過高等教育,也分別成功創立事業,育有一個寶貝獨生子,堪稱是所謂人生勝利組,但我看他們全家出遊照,不管是去歐洲旅遊、還是吃著大餐,甚至買昂貴玩具給獨生子,那孩子臉上都從不曾出現一絲笑容。在一些貼文上可以看見這對夫妻對獨子殷切的期望:讓小孩學小提琴、鋼琴,貼文寫到:「爸爸小時候想學小提琴,媽媽想彈鋼琴,但可惜在那個升學至上的年代都不被允許,看這個幸運小子一次完成兩個夢想!」但照片上的孩子表情僵硬,一點都不像在享受。

 

另一些貼文上媽媽為了即將到臨的暑假,已經安排了語文、數理、程式設計夏令營,媽媽說:「雖然夏令營期間每天都要接送小孩,但這些課程都是名師帶領,為了兒子的將來,辛苦點也值得。」而底下則許多人稱讚她是用心的好媽媽。

 

看那滿滿的時程表,我相信這孩子連獨自去公園放放風箏,恐怕都沒有時間,而當這個滿載父母的期望、不被允許有意見、凡事被父母安排、經常被要求執行命令,以愛為名、控制為實的孩子長大後,又會以何種方式去愛人呢?也許會以為愛就是要把改變對方到自己認為對的方向、也或許長期以來的壓抑在長大後轉身,決定要採取高姿態,絕不再讓自己低姿態去適應別人,而是別人要來配合自己。

 

於是,體能較弱的女性就轉成情緒勒索:「如果你不刪掉她的好友,就是不愛我!」、「你如果不____,我就死給你看!」或者她不哭不鬧,但就是一副病奄奄、厭世的模樣,讓別人心懷愧疚,等到年紀大了,再把之前自己受到的不平等待遇轉嫁到媳婦身上,再冠上一個無懈可擊的大帽子:「孝順。」體能佔優勢的男性加上性格扭曲等層層複雜因素,就成為恐怖情人。

 

也許當我們不再把掌控當成人生滿足的要件時,堆積的心結才會打開,停止掌控別人,也放過心中那個有滿滿不安全感的自己。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