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原來在一起時都是枷鎖,原來分手對她而言才是一種解脫。

圖/Shutterstock

 

 

 

台北的盛夏晚上依舊悶熱,吹風機熱呼呼的風吹進髮絲,吹在周圍的肌膚上,剛洗完澡的我,又開始覺得黏膩。

 

一位許久未見的朋友說要來聊聊天,雖然時間已晚,但是因為前提是他說被女友劈腿了,所以這義氣相挺,少睡幾個小時也還可以。

 

當我見到他時,就忍不住給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每個人身邊一定都會有幾個朋友,在他沒開口前就會讓你止不住笑意,他們有與生俱來的幽默感和開朗。

 

先是寒暄了一番,交換彼此近況,之後就準備仔細聽他娓娓道來。

 

從這場不算太仔細但也都說到了重點的談話中,我倒是裡出了一些頭緒,他女朋友,沒有劈腿,只是不愛他了。

 

他說,因為女方表示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無力再繼續經營感情,於是雙方和平地協議分手,他們交往了兩年多,彼此都是很獨立的人,原以為可以就這麼一直走下去,可是後期淡如水的相處模式讓他也漸漸接受以及尊重她的選擇和安排。

 

分手後的那幾天,他試圖淡然自行消化失戀的寂寞感,凌晨的一通電話叨擾了所有思緒,那頭的朋友說:「那個……你女朋友帶一個男的來我們店裡喝,而且互動看起來超親密耶,這樣沒問題嗎?」那個時候還沒有太多人知道他們已經非「現任」的關係。

 

可即便已不再是情侶關係了,在電話的另一頭,他仍一陣酸楚和憤怒湧上心頭,「這幾年的感情一結束,她就轉身去找別人?」他氣呼呼地說。

 

彷彿在一起的日子都是不快樂的,都是枷鎖,分手對她而言原來是一種解脫,離開後的她是那麼的釋然,相較之下,每日努力用工作填滿時間填滿空虛的自己,就像個傻子般。

 

他越說越氣啊,我以一個女性的身分立場告訴他對方可能的想法,但做再多假設都是沒有用的,畢竟我不是那個她,也畢竟,都分手了。

 

而後來,我以一個過來人的姿態告訴他,我也是過了好久才真正的體認到,現在的難過和不甘心竟都是為了一個「再也不會與自己有交集的人」,所以你便可想想這是否有意義,然而這一個簡單的道理,我則是用了一整個青春去領會。

 

每段出現在我們生命中又消失在生活中的愛情,都是過客、都是考驗、都是導師,我們從他們身上學會這些那些的經驗後,便可以專注在自己人生上,為了所設下的目標全力以赴,再也不用掛心另一個人有沒有吃飯、有沒有吃藥、有沒有安全到家。

 

台北的盛夏晚上依舊悶熱,聊完後,我的那位朋友告訴我:「我現在覺得神清氣爽!」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