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怕想起,才是真正的忘記。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不朽

他離開她的時候,她差點就死在那裡了。

不是因為對未來的期盼,而是因為曾經的回憶。兩人一起走過的路,每一個場景說過的話,那些一起實現的事情,都留下了屬於那一刻的痕跡。在一起的時候,連她自己都不會意識到那些痕跡的存在,等到他離開,她才覺得全世界都在提醒她,她的世界裡曾經有過他。

她花了許多的方法想要忘記。

找了很多朋友陪她做以前和他一起做過的事,回去那些以前和他去過的地方。她說,這樣也許就能夠把從前的回憶覆蓋過去,一層又一層,直到曾經的印象都模糊,直到身體不再記得,直到洗去那些氣息。

可是到後來,她發現沒有辦法忘記,花了很多的力氣卻沒辦法忘掉他。

正因為是深深愛著,所以在離別的時候才會這樣深深地刻劃在記憶裡面,像是刺青像是烙印,狠狠地刻在神經末梢的縫隙裡面。於是你總是想起、總是忘不掉、總是不經意地走進了所謂回憶的洞穴裡面,畢竟深情的人無法做到說不愛就不愛,我們都沒有辦法像是開燈關燈那樣按下按鈕就丟下感情,也沒法子換習慣像是換衣服那樣輕而易舉。只是我們太愛了,太深情,才會一直記住。對於忘了一個人,我想誰都沒有辦法加快遺忘的速度,也沒辦法把時間撥返回去,所以沒辦法,真的沒辦法,越是想要擦掉一個人的痕跡就越是記起,越是強迫自己忘記就越是用逼人的執著記住,我們總是不明白,其實真正的忘記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努力。

我曾經急切地想要忘掉一個人的存在,忘了那些過往、忘了那些回憶、忘了那些幸福的畫面,想要把它們從我記憶的捲軸中剪裁下來、丟掉,把他和過去一起丟進汪洋的大海裡面,我以為我可以。於是不斷地努力、不斷地刻意、不斷地忘記,卻發現那不是遺忘啊,只有麻木。最終我還是會想起,還是在意,還是會記起那些深刻又刺痛的記憶,也許那就叫做執念,我想。最後啊,我什麼都不做了,不強迫自己也不為難自己,就去想念他,放任自己浸透在那些沒有答案也沒有解決之道的思念裡,讓它痛著,讓它鮮明著。後來我習慣了那種想念與我同在,也習慣了那種痛楚無處不在。後來啊,我竟然在這樣一個不經意的瞬間,發現自己不在乎了,忘記來得那麼靜悄悄、那麼毫無聲息、那麼溫柔。親愛的,忘記是毫不費力的,是安靜的,是不自覺的,是輕而易舉的。

原來這就是時間的效用。傷痕仍然是傷痕,記憶會一直附著在腦海裡,可是我不再在意了。它們從前把我傷得遍體鱗傷,也許是失去了那些我從來不覺得會失去的人,也許是漸漸對世界失去了期盼,就這樣慢慢地被銳利的情感傷害,一下一下在生命中留下灼熱的痕跡,我以為不再去提起,它們就不會執意記起那些過往,但後來才發現都沒有關係了,當時我過不了的那些關口,現在也不會成為我的阻礙。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忘記吧。我想。

並不是刻意地不提起,刻意地把所有關於他的證據都摧毀,以為閉口不提就能抹去,其實並不是啊。真正的忘記,是勇敢地提起,是自如地走進回憶裡,是釋懷地告別過去。

真正的忘記並不是真的忘了,而是真的不在意了。

相關文章

學會不再讓張揚的回憶侵佔自己,理解對於過去的無可奈何,把那些感情收好,不再停滯,不再強求,不再沉溺,為了要向前走,讓過去靜靜地過去,讓未來悄悄地到來,終究要讓時間經過我們。然而,我們還是會記住它們,那些讓我們疼痛和悲傷的理由,那些讓我們快樂又幸福的故事,都太值得被記住了。正因為是這樣走過來的,才會在歲月裡變成如今的模樣。

記得,比忘記更難能可貴。

所以我會說,好的壞的都不能忘。

好的過往當然珍貴,但同樣的壞的記憶也有著它的意義,都值得被我們深深銘記。

這個世界太大、太遼闊了,車水馬龍的生活裡人潮如此擁擠,誰都無法掌握那些相遇以及交錯。遺憾有時候會來得太突然,可能一個措手不及就弄丟了青春和你。我知道世上的失去那麼多,錯過那麼多,離別那麼多,誰都沒辦法預料到那些事情。可是青春太短,一輩子匆匆流竄,既然抓不住散落的遺憾,抓不住生命的紛紛揚揚,我該做的,應該就是往前走吧;這些記憶和遺憾都太重要、太痛了、太過刻骨,唯有繼續走,唯有盡力去記住,才能對得起所有的失去啊。這些遺憾總得要成全些什麼吧。對吧。

一輩子就那麼短,別總是在遺憾裡輾轉。

如果可以,從今以後,就對那些記憶不念不忘吧。

我終於可以這樣雲淡風輕地想起,它們再也沒辦法傷害到我了。那些曾經像是溪澗淺落的故事,像是歲月流年裡打馬而過的片段,太平靜,平靜得像是結冰的湖面,靜止而冰冷。

我提起你的神情,像是無關緊要的路人,就連壞的曾經,都能笑著說起。

就這樣在餘生裡不念也不忘。

不再主動地想起你,但也不會把你忘記。

────「真正的忘記並不是真的忘了,而是真的不在意了。」

本文出自《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悅知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