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現在的難過不是因為太愛一個人,是怕未來也遇不到能夠走到永遠的人

Share

圖/Shutterstock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越大,越容易感傷,

錢櫃包廂就像是所有台北人周末聚會的老地方,

昏昏暗暗的燈光將寂寞將孤單都隱藏起來了,

他一個大男人就這樣哭倒在沙發上,身邊的人有人遞衛生紙給他,有人拍拍他的背說:「沒事沒事」。

睽違兩年後的今天,他再次經歷了失戀,

只是這段關係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長,

甚至能夠說短到應該沒必要傷心。

可他在喝了幾杯威士忌後,淚水啊鼻水啊都流個不停,

我與他認識十年,曾陪他度過一段相當相當長久感情的結束,

但還從未見過他如此嚎啕大哭的樣子。

「為什麼總是我?」他迷茫又氣憤地這樣喊著。

此景相較另一旁大聲唱著快歌的男生朋友們實在違和,他們說:「你就讓他吼一吼哭一哭就沒事了,男生就是這樣啦~」

我看著他掩面哭泣的樣子,於是想著,現在的難過或許不是因為太愛一個人,而是因為怕自己會像這樣一直遇不到一個能夠走到永遠的人。

再怎麼堅強的人,在愛情面前總是脆弱的像是個孩子般,尤其是當你渴望了太久,卻又再次失望,那樣的失落感,是無論經歷過幾次都永遠無法習慣成自然的。

他哭得太累就倒在一旁睡了,

這個人啊,一向很開朗,很喜歡說些惹人大笑的爛笑話,

現在卻因為幾個月的戀情告終而哭成一個小男孩,

台北不是他的家鄉,一個人在外租房工作,每天晚上一個人入睡,

我想,他一定是真的很寂寞,很希望能夠有個人能夠互相關心照顧。

只是我又不免得有些羨慕他,羨慕他又再次嘗到愛情最美的時候,三個月內的關係還沒有裂痕,所有的面貌都是甜蜜可愛的,那麼認真的投入,在還未有爭吵時因為對於未來的憧憬不同而協議分開,好聚也好散,所以其實或許不該難過的,僅不過是有些遺憾。

於是我認為,他是因為無法再付出而傷心,是因為愛情那麼漂亮,沒人捨得說放就放,是因為我們有對於未來的憧憬,而隨著時間流逝,我們便會慌張自己達不到想去的地方,完成不了年少時訂下的目標,那種徬徨或許才是令人最痛苦的部分。

包廂燈亮起,我們搖醒他,一人一邊的攙扶著他走出大廳,

我拍拍他的背說:「沒事沒事」。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