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愛你,所以讓你去愛別人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咪蒙

我一直覺得,當初是因為你沒有堅持,我們才會分開。

只是很多年以後,我才發現。

其實是我也沒有堅持,我們才會走到今天。

1

周明常常會想起,自己還是一名化妝師的時候,整天跟著劇組東奔西走。

給演員做造型、化裝,偶爾得空,就隨便找地方打個盹兒。

有時實在太困,就連吃飯也不大顧得上。

化妝師這個行當,是八卦和緋聞的主要源頭之一。

組裡一些資歷更老的化妝師,經常在工作時聊起某某明星的八卦,  說到關鍵處,周明也忍不住分神去聽。

“喂,專心點。”

“對不起對不起。”

周明一邊道歉一邊回過神,看著坐在鏡子前的這個女生。

周明見過很多群眾演員,他們大多渙散、輕佻,化裝時眼神飄忽不定。

只有眼前這個女生,非常專注地看著鏡子裡自己的樣子,好像她才是承擔

全劇最重要任務的那個演員。

周明下意識地給她化得仔細了些。

2

周明時常有機會給趙麗化裝。化裝的時候,趙麗常常靠在椅子上打盹兒。

她相信周明能化出自己最好的狀態。

拍攝快要結束時,副導演把趙麗叫到了一邊。

副導演說,你今天演得不錯,尤其是今天的裝,和你的角色很搭。

趙麗有些受寵若驚,不停地說謝謝。

副導演擺擺手,說,我正在籌備的下一部戲,缺一個女二號,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有的話,可以找我詳談。

趙麗一聲不響。

似乎想起了什麼,副導演走的時候補了一句,說如果你來的話,記得化上今天戲裡的裝。

“考慮考慮?”周明貌似漫不經心地問趙麗。

“你希望我考慮嗎?”趙麗看著周明。

“你不是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嗎?”周明避開趙麗的視線。

“你要是以後成了大明星,我就有機會去跟別人吹牛了。嘿,哥們兒可也是給一線明星化過裝的人。”

趙麗定定地看著周明的眼睛,周明把眼睛移開了。

“那你幫我化裝吧,我今晚去跟他談。”

3

“我好看不好看?”

“好看。”

“有多好看?”

“比女主角好看多了。”

趙麗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滿臉笑意。

周明發誓自己這輩子都沒給別人化過這麼難看的裝。

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趙麗轉身,一手攬過周明的脖子,吻了上去。

趙麗和周明在一起了。

拍攝結束後,兩人一起回到了北京。

趙麗繼續在各個劇組當她的小演員。

兩年後,在公交站牌上,趙麗看到一張電影宣傳照,是那個副導演提到的那部電影。

照片上的女二,趙麗認識,是當時和她一起當群演的另一個小演員。

周明依舊在各個劇組當小化妝師,並不總是能和趙麗在一個劇組,兩人聚少離多。

一個偶然的機會,周明接觸到了給死人化裝這個行當。

4

如果一個化妝師給死人化裝這事別人知道了,那就再也不會有活人找他化裝了。

周明願意接這個活兒的理由很簡單,他缺錢。

他已經三個月沒有接到任何工作了,自從他上次在片場和一個化裝時抽煙的小演員大打出手後。

周明想和趙麗結婚,算了算積蓄,離一套一居室房子的首付還差不少。所以當有人找到他,請他為死人化裝的時候,他沒有多掙扎便答應了。

只是再三叮囑,千萬不要把這事洩露出去,否則,周明在化妝師這一行就沒了立足之地。

第一次給死人化裝的過程出乎意料地順利。

死的是一位老太太,前些天得了感冒,吃過晚飯就早早上床休息,沒想到這一覺睡下去就再沒有起來。

化完最後一道工序,周明突然覺得給死人化裝也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從周明手裡接過老太太的遺體,老太太的家人依次向周明道謝,周明一一還禮。整個過程沒有人說話。

堂裡點的香一直飄出天外。

5

“你的錢是從哪兒來的?”趙麗問周明。

“給死人化裝掙的。”周明認真地看著趙麗。

相關文章

趙麗,喜歡做這個嗎?

周明,喜歡。

趙麗,為什麼?

周明,輕鬆,自在。給死人化裝能讓我平靜下來,腦子空空的,什麼也不想。

趙麗,明白了。

周明,而且給的錢不少。

趙麗看著周明,欲言又止,最終只是低低地歎了口氣。

趙麗說,對不起,周明,我還是接受不了。

周明說,沒關係。

趙麗起身,走到門口,突然折返回來,坐到周明面前。對周明說,對不起,我撒謊了。

周明一聲不響。

趙麗說,記不記得兩年前,有個副導演說要給我機會,我拒絕了。

周明說,記得。

趙麗說,那天晚上,同組的另外一個演員抓住了這個機會。現在她已經勉強能算是二線明星了。

周明還是不說話。

趙麗說,有人又給了我個機會。你知道的,我已經不年輕了。

周明抬手摸了摸趙麗的臉。

周明說,別哭了,不好看,擦擦眼睛,我給你化裝吧。

6

“我好不好看?”

“好看。”

“有多好看?”

“比女主角好看。”

周明發誓,那是他這輩子給別人化裝化得最好看的一次。

一定要成功啊,周明看著打開門往外走的趙麗。

“嗯,要不然對不起我放棄的這一切。”

這是周明記憶裡趙麗說的最後一句話。

趙麗離開後,周明失去了賺錢的理由,於是給死人化裝的工作便停了下來。

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在劇組跑跑腿,給資歷深的前輩打打下手,老老實實地等待某一天,自己成為別人口中的前輩。

這樣的生活直到周明又聽到趙麗的消息為止。

聽說了嗎?那個叫趙麗的姑娘。

聽說了,唉,可惜,沒那個命。你說,本來她演女二都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誰知道中途殺出個投資方,非要用他們的女演員。

要我說這事也沒啥好抱怨的,她趙麗的底就乾淨嗎,她怎麼拿到這個角色的,大家一清二楚,要怪就怪她的後臺不夠硬唄。

話是這麼說,但我就是替趙麗不值。你看她跟咱們說話的時候,和和氣氣的,從沒擺過譜。你再看那個誰,什麼玩意兒,鼻孔裡看人的主,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這是周明最後一次聽到趙麗的消息。

趙麗此後的人生,跟周明再無半點瓜葛。

周明不再給劇組當化妝師了。

7

周明重新回到了給死人化裝的行業。

做這一行不用曲意逢迎,不用和太多人打交道,甚至不用太看顧客臉色。沒有人會苛刻地要求給死人化出多麼精緻的裝。

周明覺得這樣的日子好像可以一直過下去。

直到他以一種他從未預料到的方式和趙麗重逢。

趙麗的家屬送來了趙麗的遺體。根據趙麗的遺囑,她明確要求,在她死後,由周明來為她完成上裝的過程。

據說趙麗大概從兩年前開始得了抑鬱症,不敢接受治療,自己偷偷吃藥,病情一直不見好轉。大概終於受不了折磨,上周在自己家裡,開煤氣自殺了。

這是周明第一次忤逆客戶的要求。他在趙麗臉上化下了那個為她贏得機會的裝。

他以為,化著這樣的裝轉世,將來趙麗會比現在更漂亮。雖說紅顏多薄命,周明還是覺得漂亮的人,命也要好一些。

但趙麗的家屬很不滿意這樣的安排,他們希望死人臉上的裝平靜、安詳,好像無論如何都準備好了去死的模樣。

根本就沒有準備好啊,周明心想。

但趙麗家屬已經把遺體運走,周明甚至來不及再見她一面。

8

自那以後,周明常常會想起跟趙麗告別的那個晚上。

為了趙麗的夢想,周明選擇了放棄,但誰知世事難料。

如果自己再堅持一下,是不是趙麗就不會走,那她現在也就不會死了?

這是很沒有道理的想法,人總不能預知未來會發生的事。

但後悔這種情緒,也從來不跟人講道理。來的時候攔不住,走的時候也留不下。就像愛情這種東西一樣。

十分後悔的周明想回到趙麗走的那天晚上,跟她說:

趙麗,你一點都不好看,你沒機會的。

所以不要走,好不好。

年輕時候的愛情,總會遇到各種誘惑,總是容易經不起考驗。

我一直覺得,當初是因為你沒有堅持,我們才會分開。

只是很多年以後,我才發現。

其實是我也沒有堅持,我們才會走到今天。

本文出自《初次愛你請多關照》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