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沒有你,我很好。

圖/Shutterstock

 

 

 

從以前到現在,我發現身邊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在剛每一段關係結束的初期都有一種現象,那就是想讓對方「以為」自己過得很好。

 

全世界都可以覺得我可憐,就他不行。

 

不管是提出分手或是被提出的,或許通常會這樣做的人實質上都懷抱著些許不甘心,自尊受到了挫折,情感受到了傷害,於是激發了自衛的本能,不斷製造出「沒有你我也能夠很好」的一時假象。

 

那一夜,她如常和朋友出門唱歌喝酒,西門紅樓遊客來來去去,整座城市熱鬧不已,歡笑聲在一桌桌的酒酣耳熱中散漫開來,平時不拍照打卡的她像是突然有了興致,逢人就說:「來拍照!今天這麼開心」。

 

上傳臉書後被點讚的提示聲不絕於耳,一堆臉友在下方留言說喝酒不揪啊之類這種無關緊要在平常不過的字句。

 

和大家告別後,坐上計程車的她神情木然,耳機裡這樣的歌詞響起「讓我脆弱一分鐘 要多久才能 習慣被放手」林宥嘉悠悠地唱著,她無法阻止淚水不停從臉上滑落,浸濕了上衣領口,可是她沒有哭出聲,她沒有要別人任何關愛的眼神,她不願別人看見她的脆弱。

 

讓對方認為自己並沒有因為和他之間的關係結束而影響生活,沒有因為這幾年的付出和努力而忍不住否定自己,就像是對對方最好的報復,至少,自己是這麼想的,就算那個離開的人或許根本就已經不在乎。

 

還是忍不住想要證明些什麼,證明自己可以一個人生活,證明自己還是有被愛的資格,證明你不要的還有一堆人等著呢,最後所有的偽裝其實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再愛他了,希望自己已經真的走出來了,希望如果就這樣一直假裝下去,有天就會成真了。

 

會這樣做的人,都是還在乎的人,心的傷口尚未癒合,就算分開了,還是希望任何有可能讓對方看到或聽到有關於自己的樣子都是完整無缺的,有些人甚至帶著一點點的盼望,想著可能有天他會回來吧。

 

讓自己看起來依舊體面,是我們要求自己辛苦的堅持,不管最後是誰離開誰,至少在他眼中我們都不會是殘破的樣子,現在的你或許所有的快樂都是假裝,但當你不再在乎了,當你也想通未來比過去還要令人充滿希望,那麼我們就能真心的笑著說:「沒有你,我很好」。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