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很久以後,我們才敢承認,最後會分手不全然是他的錯。

圖/Shutterstock

 

 

 

我們都需要很多很多個日子才能體會,

自己從每段關係中真正成長了多少。

 

我們在一間陌生的咖啡廳坐下,熱烘烘的台北,唯有在這樣位於小巷弄裡的店家,才能稍稍隔絕人車喧囂的煩躁。

 

他點了起一根菸,煙霧被一旁的電扇很快地吹至店外,啜飲一口杯冰涼涼的美式咖啡,他不在乎義大利人管它叫作髒水。

 

一番沒營養的寒喧打鬧後,欲言又止的唇總算開口說出他約我出來的真正原因。

 

「我最近有種念頭,想回去看看他們…」他說的音量很小,像是這個想法就連他也不確定。

 

我其實一半驚訝一半為他開心,所謂的真正地想開了,就是這樣。

 

他口中的他們,是自己曾交往多年的前女友和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除了家人之外,在他生命中佔去最多時間的這兩個人,結婚了。

 

 

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此破碎,碎片細小至讓人難以想像會有任何修復的可能。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