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再給一次機會」於是肆無忌憚的人越來越多

圖/Shutterstock 文/王歡

 

 

 

  A君婚內出軌,和女下屬在外約會的時候,被妻子抓了個正著,人證、物證俱在,他也沒什麼好辯解的。A君原以為妻子一向善良大度,最多傷心幾天,打一打、罵一罵,出口惡氣,到最後還是會給他一次機會,沒想到妻子不哭不鬧,直接提出離婚。

 

  這下A君可傻了眼,他屬於過錯方,理不直、氣不壯,為了能讓妻子幫他保留最後一絲顏面,別把這醜事在公司鬧開,A君只得答應淨身出戶。這就意味著,前半生的人生積累,從此全部化為零。

 

  A君慘澹離家那天,有朋友過來幫忙搬家。在奔向城郊出租屋的路上,A君坐在輕卡車裡,悠悠的點燃一支菸,和著煙圈吐了句:「我真沒想到,她的心竟然那麼狠!」

 

  他不顧忠貞瞞著妻子在外面亂搞的時候,一點兒沒覺得自己缺德;而妻子發現真相傷心欲絕不肯原諒他,他卻覺得妻子心狠。旁人還在為人心多變而唏噓不已,沒想到一愣神間,事件的重點已經從「婚姻出軌」,轉移到「原配心狠」。

 

  他竟然這麼快就忘記了,原配心狠是婚姻出軌的必然結果,當下種種,都是他自食惡果。A君不是不知道出軌是錯的,否則不會偷偷摸摸約會,既然如此,為何明知故犯?除了僥倖心理作祟,更多的原因是,他覺得,他妻子就應該原諒他。

 

  A君如果安安心心的過日子,也算是人生贏家。他有寬敞明亮的房子,有中檔的車子,有不菲的存款,有溫柔的妻子、可愛的孩子、健康的雙親、仗義的朋友。不作死就不會死,看看如今的他,是擔當得起手握一把好牌卻打稀爛的典範。

 

 

  此後,一無所有的A君變了一個人,風範不再,氣度難開,女下屬看夠他萎靡不振的德行,拍拍屁股瀟灑走人。紙終究包不住火,關於A君家變的傳聞就像流行感冒一樣,不幸傳染給很多人,大家一人一個噴嚏,就夠他喝三壺。這時,少不得平時就有競爭關係的同事落井下石,順勢一腳,A君的人生瞬間跌入低谷。

 

  A君開始酗酒,每天抽很多的菸,嘴巴越來越碎,德行越來越不堪,整個人也發福起來。人到中年從頭再來壓得他喘不過氣,既憂懼未來又放不下過去,他逢人便嘮叨:「她真的太狠了,害我變成今天的樣子!」

  有人聽不下去,就反駁:「那還不是你自己的問題嗎?」

  他聽後更憤慨:「她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為什麼不能原諒我一次?」

  因為聰明人都知道,原諒一次就還會有第二次。當然,沒人有耐心來開導他。那時他一副爛皮囊,由裡到外的齷齪,不曾自省一分一秒,人見人煩、神見神厭。

 

  他根本就想不到,當妻子了解他的惡劣行徑後有多麼痛苦、憤慨,回想起兩人白手起家的種種艱辛,心頭該有多麼悲涼,這種悲涼感也許將伴隨妻子一生,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他不覺得虧欠,竟然還有臉抱怨,也真是讓人看不懂。道理其實很簡單,受害人沒有辦法抹平傷痛,你這個始作俑者又有什麼資格談重生呢?

 

  一個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就該知道,婚內出軌是錯誤的,既然承擔不起高昂成本,就忠貞一點;既然無法保持忠貞,就做好被唾棄的準備,別又想放肆,又想被寬容。

 

  留心觀察一下,其實怨懟全世界不給生路這種事,好像一直都在發生。

 

寬容不是縱容,只該留給無心犯錯的

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