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再給一次機會」於是肆無忌憚的人越來越多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王歡

A君婚內出軌,和女下屬在外約會的時候,被妻子抓了個正著,人證、物證俱在,他也沒什麼好辯解的。A君原以為妻子一向善良大度,最多傷心幾天,打一打、罵一罵,出口惡氣,到最後還是會給他一次機會,沒想到妻子不哭不鬧,直接提出離婚。

這下A君可傻了眼,他屬於過錯方,理不直、氣不壯,為了能讓妻子幫他保留最後一絲顏面,別把這醜事在公司鬧開,A君只得答應淨身出戶。這就意味著,前半生的人生積累,從此全部化為零。

A君慘澹離家那天,有朋友過來幫忙搬家。在奔向城郊出租屋的路上,A君坐在輕卡車裡,悠悠的點燃一支菸,和著煙圈吐了句:「我真沒想到,她的心竟然那麼狠!」

他不顧忠貞瞞著妻子在外面亂搞的時候,一點兒沒覺得自己缺德;而妻子發現真相傷心欲絕不肯原諒他,他卻覺得妻子心狠。旁人還在為人心多變而唏噓不已,沒想到一愣神間,事件的重點已經從「婚姻出軌」,轉移到「原配心狠」。

他竟然這麼快就忘記了,原配心狠是婚姻出軌的必然結果,當下種種,都是他自食惡果。A君不是不知道出軌是錯的,否則不會偷偷摸摸約會,既然如此,為何明知故犯?除了僥倖心理作祟,更多的原因是,他覺得,他妻子就應該原諒他。

A君如果安安心心的過日子,也算是人生贏家。他有寬敞明亮的房子,有中檔的車子,有不菲的存款,有溫柔的妻子、可愛的孩子、健康的雙親、仗義的朋友。不作死就不會死,看看如今的他,是擔當得起手握一把好牌卻打稀爛的典範。

此後,一無所有的A君變了一個人,風範不再,氣度難開,女下屬看夠他萎靡不振的德行,拍拍屁股瀟灑走人。紙終究包不住火,關於A君家變的傳聞就像流行感冒一樣,不幸傳染給很多人,大家一人一個噴嚏,就夠他喝三壺。這時,少不得平時就有競爭關係的同事落井下石,順勢一腳,A君的人生瞬間跌入低谷。

A君開始酗酒,每天抽很多的菸,嘴巴越來越碎,德行越來越不堪,整個人也發福起來。人到中年從頭再來壓得他喘不過氣,既憂懼未來又放不下過去,他逢人便嘮叨:「她真的太狠了,害我變成今天的樣子!」

有人聽不下去,就反駁:「那還不是你自己的問題嗎?」

他聽後更憤慨:「她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為什麼不能原諒我一次?」

因為聰明人都知道,原諒一次就還會有第二次。當然,沒人有耐心來開導他。那時他一副爛皮囊,由裡到外的齷齪,不曾自省一分一秒,人見人煩、神見神厭。

他根本就想不到,當妻子了解他的惡劣行徑後有多麼痛苦、憤慨,回想起兩人白手起家的種種艱辛,心頭該有多麼悲涼,這種悲涼感也許將伴隨妻子一生,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他不覺得虧欠,竟然還有臉抱怨,也真是讓人看不懂。道理其實很簡單,受害人沒有辦法抹平傷痛,你這個始作俑者又有什麼資格談重生呢?

一個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就該知道,婚內出軌是錯誤的,既然承擔不起高昂成本,就忠貞一點;既然無法保持忠貞,就做好被唾棄的準備,別又想放肆,又想被寬容。

留心觀察一下,其實怨懟全世界不給生路這種事,好像一直都在發生。

寬容不是縱容,只該留給無心犯錯的

讀中學時,有一個男生特別不安分,經常尋釁滋事。某次考試,他與優等生鄰桌,想抄襲但優等生不給機會,於是便懷恨在心,放學後拿起板磚,當場往優等生的腦袋拍下去。這一拍,案底就徹底留下來了。我還記得暴力男生的家長在走廊裡哭訴:「要是留下案底,孩子這輩子就完了,你們就不能給他一次機會嗎?」

如果優等生被打不痛、學業沒被耽誤、頭皮沒留下一道疤、心理沒有創傷,倒是考慮可以給他一次機會,否則,受害者憑什麼要一邊承擔著過去式的傷痛、一邊還要成全對方未來式的美滿?

任何人的混沌,都可以被叫醒,但不該由他人的傷痛做警鐘。

後來,任由暴力男家長如何哭號,優等生家長寸步不讓,這事鬧到最後,暴力男家長甚至忘記,自己兒子被留案底的根本原因,是他故意打傷人,他們只記得一件事:因為對方的不寬容,他們的兒子才要留案底。

負責調解的人看不過去,駁斥暴力男家長:「不想留案底,當初就不要打人;既然把人打傷了,那肯定要付出代價的,你付不起這個代價,就別打人啊!你覺得你兒子留了案底毀一生,人家還覺得堅持原則卻被打,會留下一輩子的陰影呢,這事兒說到底都是你兒子挑起來的,你有什麼可抱怨的?你有那時間抱怨,不如多反省,為什麼自己把兒子教成了這個樣子!」

我見著圍觀群眾忍不住要鼓掌了,感到無比欣慰,真是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秤。

我就是這樣刻薄,我覺得沒有任何一種明知故犯的錯誤應該被原諒。正是因為會原諒的人多了,肆無忌憚的人才越來越多,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分配給任何一個人做一次渾蛋,而不被追究責任的機會,但就因為原諒和寬容越來越不值錢,才讓很多人默認了這種機會的存在,我們也才得以見到那些知錯還犯的人,一次又一次請求獲得重生的無恥嘴臉。

事實上,哪裡有那麼多年少輕狂、不經事呢?誰沒年少過?卻不見人人輕狂。那些需要經歷一次又一次無恥歷練,才能找到坦途的人,大都踩著他人的痛苦上位,他用別人的人生鋪路,走錯一步,輕飄飄一句對不起,便能博得浪子回頭的美譽,可是,被傷害的人該怎麼辦?

我們不該保護壞人,而我們偏偏過度保護壞人。壞人如果沒有自己慢慢變好的意識,保護便是一種縱容。那倒不如讓他一直壞下去,讓所有人防範,直到他被徹底驅逐,我覺得這樣做對所有人才公平。

所以,我覺得A君下半生就該過得不好,因為他明知出軌不對還要出軌;暴力男生的案底就該一直影響他,因為他明知抄襲、打人不對,還是如此有恃無恐。也許他們以後會變成人人唾棄且防範的邊緣人,也許會幡然醒悟悔不當初一生慘澹,不管他們以何種姿態示人,都是他們應該承受的。這就是代價的重量。

你當初那樣選擇,你如今就該這樣活。寬容和原諒,應該只留給無意犯錯的人。人人謹小慎微,恪守規則,這個世界才會越來越好。既然我們生而為人,那就好好做人吧。做任何事之前,先想想因果,掂量自己能否承擔得起,承擔不了就別去觸犯,觸犯了,煩請別寄希望於別人的心胸,路還不都是自己選的!在這個世界上,誰都不欠你一條回頭路。

本文出自《歡迎指點,但謝絕指指點點》大是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是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