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鬥魚原著/小雛菊 (上)

Share

文/ 洛心

第一章

小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我從小就在所謂資優班長大,不但資優,還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學全是經由智力測驗、舞蹈能力,從三百多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

國小六年,就那樣和其他二十九位女同學一起長大,在我的生活圈,除了爸爸和老師,我沒有很大機會去接觸到男性;在我的國小生涯,男生是外來者。

國中,我放棄了舞蹈班,上了普通的男女混班。那種情形,很像鄉下女孩第一次到了城市,那麼的新奇,那麼的好奇。

第一次聽到髒話,是在電視上。

第一次看見有人說,是在國中的班上。

我只是睜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後來班上的同學愛叫我「小雛菊」,因為我什麼都不懂。不懂幫派,不懂規矩,不懂男女……我像一朵剛開的花兒,還不懂黑白,只覺得世界很稀奇。

小雛菊,代表著無邪,天真。

小雛菊一直跟著我,直到國二下學期那天……

***

下過雨的街,昏暗潮溼。

冬天的傍晚,不過五點多,就已經暗了下來,特別是下過雨,一切是那麼黑暗、邪惡……

在街燈照不到的小巷裡,五、六個人圍成一個圈,圈住了一個人,像匹困獸,他沒有掙扎,只是淡淡不語。每個人的手上握著球棒,為首的人吐了一口檳榔汁,「幹!你他媽的再跩啊,活得不耐煩,跑到我大仁來搶地盤?」檳榔汁紅紅膩膩的,滴到困獸的鞋上,他眉頭一皺。

「你他媽的耍酷?別以為妞多就跩,怎麼?檳榔汁嫌髒?」話一說完,又是一口,這一次不偏不倚吐上了他的臉。

他用一種極慢的速度抹掉了紅色的液體,雙眼爆出殺機,猛然一拳揮向吐檳榔的人。只聽見骨頭斷掉的聲音夾雜慘叫聲,紅色液體由嚼檳榔的男人嘴裡流出,只是這次不是檳榔,是血。

「老大!」

「老大!」跟隨的小混混看見大哥倒下,紛紛抽出傢伙大吼:「幹!打死他!」

球棒如雨般紛紛落下,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拳頭很硬,卻硬不過木製球棒;他一拳又解決了一個人,還來不及閃躲,其他四支陸續從他的頭、手、腰、背重重地落下。

這一仗,他是輸了。

補習,是我很討厭做的事,卻是每個國中生要做的事。

今天,還是一樣補習,從補習班回來,我卻看到了並不是每一天都會發生的事情。

群毆!

天啊!這種只聽同學說過的事情,我還沒有親眼目睹過。我躡手躡腳地往巷子裡頭看,除了乒乒乓乓的毆打聲,還可以聽見粗俗的叫罵聲。

很快地,我分辨出被打的其實只有一個,其他根本就是打人。

不滿的情緒很快在我心裡湧現,我拿出童軍課的哨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居然大聲地叫了出來:「警察來了!」然後,我使出全身力量用力地吹哨子。

也許是奏效了,打鬥聲變小了,我聽見有人不滿的咒罵聲和踏著水的跑步聲,過了一會兒,暗巷裡不再傳出聲音,我再一次探頭看。

沒人了。

我一步一步地走進暗巷,除了斑斑點點的血跡,我看不到任何東西。也許都跑了,正當我想離開時,一聲呻吟引起我的注意,順著聲音走過去,我倒抽一口氣,我看到了人,面目幾乎全非的人。

這輩子,我不會忘記那呻吟聲。

如果,我沒有走過去;或許如果他不出聲……

如果、那麼多的如果,卻還是改變不了事實。

我走向那個人,可以說,我救了他。

而他呢?

他親手摘掉了我身上的小雛菊。

***

教室外面擠了很多人,阿川、小溫和班上一些所謂的混混,都一臉哈巴狗樣地站在門外。

「他們在幹嘛?」我邊發作業,邊問小宣。

「高年級的成哥出院了,說要來我們班謝人。」小宣也很好奇地往窗口擠。

「誰是成哥?」

「高中部的帶頭啊!大哥耶!」

我沒什麼興趣,下一節國文考試,我得溫習。看著班上一半同學都擠到走廊去,我翻了個白眼,低頭看著我的參考書。

教室外面的吵雜聲突然靜了下來,我不禁也奇怪地抬頭。

只見門口站了一個穿高年級制服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誰,只看得出來他的臉還有點瘀青,手上還吊著石膏。

這麼彆腳的角色也能當大哥?我有點不屑。

直到他筆直地朝我走過來,我才驚叫出聲,「是你!」

他是我三個月前救的人!被打得鼻子、眼睛皺在一起的醜八怪!

怎麼……怎麼今天看起來有點帥?

「小雛菊,我欠妳一條命!」說完,他抓下脖子上的項鍊,用殘廢的手霸道地將項鍊掛上了我的脖子。

我還來不及反應,還來不及說些什麼,高年級的教官火冒三丈地衝進了教室,「李華成!我警告你,再到國中部,我就讓你高一再被當。」

「教官,我是在報恩,您不是教我知恩圖報?」他輕蔑地一笑,看了我一眼,就像皇帝一樣地被一群人圍著走出了教室。

等他消失在走廊,班上的人才全部像發了瘋一樣圍著我。

「小雛菊!妳救了老大!」

「小雛菊!妳和大哥怎麼認識的。」

「小雛菊!看不出來喔,惦惦吃三碗公喔!」

左一句小雛菊,右一句小雛菊。我被叫得頭都昏了,除了掛在脖子上的銀鍊,我的視線再也容不下任何東西。

我並沒有忘記李華成,但是他也沒有再找過我。

班上,依然用一種尊敬的眼光看我。

甚至有人開始叫我「雛菊姊」。

又過了三個月,國中二年級似乎就要結束了。

暑假來臨那天,就在我踏出校門那一剎那,一群人圍住我。我不禁一楞,什麼時候我也變成被圍毆的對象?

只見帶頭的人說:「小雛菊,老大要見妳。」制服上明明繡著我的名字,奈何這批瞎子只會雛菊、雛菊地叫。

「你老大是誰?」

「成哥!中正的帶頭!」他很驕傲地說著。

「沒興趣。」我一時忘了成哥是誰。或許,我應該早就把他忘記。

「小雛菊。」淡淡的聲音傳來,圍住我的人很快就讓開一條路。

看到來者何人時,我不禁訝異地睜大眼,「是你!」

「是我。」他臉上有嘲謔的笑容,「我載妳回去。」

我應該說不的,真的,我應該的。

可是我並沒有,我上了他的後座,讓他載著我回家。

人是回到家了,心呢?

心,被他載往另一個方向去。

圖片來源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小雛菊:鬥魚系列原著》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