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你,就想為你花很多很多錢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咪蒙

Advertisement

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想,愛不愛。

所謂愛情,就是為了你,我願意一再破例。

阿阮是我身邊最窮的朋友,因為她最敗家。

為了慶祝自己拿到第一筆工資,請朋友們吃大餐,帳單一上來,比她的工資還多。

阿阮刷爆了信用卡,接下來一個月,蹭吃蹭喝。

阿阮痛定思痛,決定要好好存錢。

第二個月月中,她跟我借錢,說自己連買衛生巾的錢都沒有了。

相信她能存錢,是我的錯。

阿阮頭腦靈活,工作能力上佳,一年工作下來拿了小十萬的提成,胡吃海喝一頓之後,慫恿我們去澳門賭一把,反正我們在深圳,離澳門也挺近的。

那天阿阮手氣好,押什麼贏什麼。半個晚上下來,贏了小幾十萬,我們跟著沾光,賺了不少,激動的我們跪在一旁直叫財神爺。

阿阮滿意地點點頭,說,趁著手氣旺,要玩就玩個大的。

她一把將所有籌碼推出去,大喊,搜哈,買大!

我們和圍觀群眾鼓掌叫好,跟著買大。

結果盤一開,小!

我們哭了。

阿阮仰天大笑,感慨,這種人生大起大落的感覺,真痛快!

痛快你妹啊!

我們恨不能把阿阮生吞活剝了,但是一個身影沖出來,護住阿阮。

那是阿阮的男朋友火柴,火柴人如其名,瘦高瘦高的,顯得頭特別大,他一顆大頭一副瘦身板擋在阿阮面前,殺氣騰騰地看著我們,一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樣子。

一點都不可怕好嗎。

阿阮和火柴都是我的朋友,我從沒想過他們會在一起,因為他們就是兩極。

火柴是我的高中同學,他是我見過的唯一一個一周只花三十五塊的人。

阿阮第一次拿工資吃垮自己後,就開始輪番到朋友家吃飯。

她一開始想,把所有請客的朋友都吃幾遍,應該可以熬過一個月。

她吃了一輪,熬了十天。

她又吃了一輪,熬了十天。

厚臉皮如阿阮也有點不好意思吃第三輪了,於是在第二輪的最後一個飯友那兒,她吃了三碗米飯,做好了餓幾天的準備。

結果吃完,飯友對她說,我明天做紅燒肉,要不你明天還是在這兒吃?

紅燒肉是阿阮最喜歡的菜。

於是阿阮在最後一個飯友那裡,吃了十天的紅燒肉。

是的,飯友就是火柴。

他用十天的紅燒肉,收了一個女朋友。

我們感慨,這一個月火柴的伙食費,大概頂他平時三個月的。

阿阮聽了,笑嘻嘻地說,那多好,因為我的存在,他才能改善伙食。

真是恬不知恥!

兩個人在一起之後,火柴就搬去跟阿阮一起住了。

火柴幫阿阮收拾屋子,發現阿阮家裡散落了很多硬幣。

阿阮說,我最不喜歡帶硬幣出門了,麻煩。

火柴幫阿阮把錢收拾起來,放到一個密封的大花瓶裡。

火柴說,以後我們把硬幣都存到這裡吧,等滿了,我們就拿出來花掉。

阿阮來了興致,問,怎麼花?

火柴笑了,說,這要看到時候存了多少錢了。

我們在一旁冷眼旁觀,按照阿阮的尿性,這存錢罐這輩子都不會滿了。

過了兩個月,我去阿阮家吃飯,在客廳看到立在角落的大花瓶,好奇地搖了搖,一驚。

手感沉甸甸的,至少裝滿了三分之一。

我驚訝地看著阿阮,阿阮得意地朝我笑,偷偷對我說,我每天都會把硬幣投到裡面去呢。

火柴這招不錯,看來阿阮不會亂扔錢了。

一次我和阿阮出去吃飯,花費二百九十三,我們拿出三百塊紙鈔。

我隨口說,剩下的就不用找了吧。

阿阮眼巴巴看著我,說,你不要嗎?那零頭給我可以嗎?

我奇怪地看一眼阿阮,點了點頭。

吃完飯,我問阿阮,前面有你最喜歡的飲料,你要喝嗎?

阿阮看看價位表,說,算了吧,省一杯飲料,我又可以多存二十五塊。

我下巴都要掉下來,這是阿阮嗎?

她還興致勃勃地跟我說,等把大花瓶存滿,她就把裡面的錢拿出來,跟火柴一起花掉。

她說,火柴太節儉了,平時肯定不願意花錢,等零錢存滿,我要給他買衣服,我要多存點錢,這樣我們還能去看個電影吃個飯。

說著說著,阿阮笑了。

阿阮和火柴在一起快兩年的時候,阿阮來找我,說火柴最近工作很辛苦,她想跟火柴休個小假,去旅行放鬆一下。

我隨口問,這麼奢侈,火柴不會同意的吧。

阿阮蹙眉想了一會兒,一拍腦袋,說,有了!

她興沖沖回到家,搖了搖大花瓶,沒滿,還差一些。

我勸她,要不等花瓶滿了,你們再休假吧?

等待才不是阿阮的做派,她又想了一個辦法。

她把自己的當月工資,全部兌換成硬幣,投到花瓶裡面去。

花瓶終於滿了。

火柴回到家,阿阮得意揚揚地告訴他,花瓶滿了。

火柴錯愕,這麼快?

阿阮說,我們來數數裡面有多少錢,看看這些錢能做什麼,要是能約會,我們就去約會;要是能旅行,我們就去旅行。

火柴想了想,點頭答應。

於是兩人就把花瓶砸了。

花瓶一砸,兩個人都呆了。

火柴看著滿滿一地的硬幣,驚訝地問,這都是你存的?

阿阮看到硬幣裡,夾了很多紅色方塊,她撿起打開,發現都是一百元鈔票,她驚訝地問,這都是你存的?

原來,自從有了這個花瓶存錢罐後,火柴除了保留每個月的生活費之外,剩下來的錢,都投進了這裡。

火柴說,想到這裡的錢是要跟你一起花的,我就忍不住往這裡投錢。

這哪裡像是存錢。

分明是在存儲愛意。

而他們的愛意,都比他們想像中多,多得多。

阿阮說,他們坐在地板上,數了一夜的錢。

我羡慕地說,真好,那你們的錢一定夠去旅行了吧?

阿阮和火柴對視,笑得很甜蜜。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問,你們笑什麼?

阿阮說,夠,不僅夠我們約會,夠我們旅行……

她舉起手,手上的鑽戒閃閃發亮。

阿阮說,還夠我們結婚。

阿阮和火柴都是我的朋友,我從沒想過他們會在一起,因為他們就是兩極。

阿阮揮金如土,火柴嗜錢如命。

阿阮怎麼存也存不了錢,那是因為她不想。

如果她想為他們的未來存錢,存多少錢都不是問題。

火柴從來不亂花錢,那是因為他不想。

如果他有了想要花錢的物件,他願意為喜歡的人一擲千金。

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想,愛不愛。

所謂愛情,就是為了你,我願意一再破例

本文出自《初次愛你請多關照》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