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鬥魚原著/小雛菊 (下)

Share

鬥魚原著/小雛菊 (上)

文/ 洛心

第二章

我從小雛菊、變成雛菊姊,再來晉升為「嫂子」、「大嫂」。

我很懷疑地看著那些高二、高三的學生,怎麼會對著我這又瘦又矮的小蘿蔔頭嫂子來、嫂子去。尤其當這些人不是叼著菸,就是滿嘴髒話。

後來,我終於遲鈍地瞭解,我的「男人」是誰。

李華成。

我不懂,他不過每天會騎著那輛拆了消音器、裝上音響,再加根噴氣管的機車來載我上下課,怎麼突然我會變成他的馬子。

也許這不是什麼壞事,不過我卻得瞞著父母進行。我能瞭解,在他們心目中,李華成是個不良少年。他國中被當,卻神奇地考上高中。

高一被當一次,又神奇地升上高二。

算一算,他今年十八,卻還在高二的階段。

我呢?那年,不過才十四。不過是個國二生。

在父母眼中,他是個帶壞小孩、欺騙少女的大壞蛋。

在師長眼中,他是個頭疼的留級學生,三天一小過、五天一大過。只是,他卻都有辦法拗過去,到今年高二還沒被踢出學校大門。

在兄弟眼中,他是大哥,鐵錚錚的漢子,是勢力的代表。

在女生眼中,他是白馬王子。

而在我眼中呢?他不過是個偶爾會說髒話的調皮大孩子。

我討厭菸味,在我面前他不會抽菸;我討厭髒話,他會盡量少講;我討厭蹺課,他再怎麼痛苦都會風塵僕僕地帶我上課然後「睡」死在他班上。

我喜歡的,他會去做;我不喜歡的,他盡量不做—除了一樣。

他怎麼也不叫我名字,也是小雛菊、小雛菊地叫。

除了這點,他讓我沒什麼可以挑剔。

***

「小、雛、菊──」聽到這種噁心巴拉的叫法,我也能知道後頭的人一定是李華成的最佳幫手—歐景易。

只有他,不會嫂子來、嫂子去,可是卻會把「小雛菊」那三個字叫得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歐景易染了一頭金髮,也不管教官一天到晚喊著要剃他頭,他依舊一臉笑嘻嘻,一點也沒察覺自己有再一個小過就會被踢出學校的危險。

「歐學長,請你不要那樣叫我。」我放下掃把,冷冷地跟他說。

「小雛菊菊菊菊,我帶話來嘛。」

「歐學長,有話快說,說完請滾。」

「唉唷,人家是替老大帶話來嘛。成哥要妳下課在北側門等他。」

我可以感覺班上同學又豎起耳朵,「收到,請滾!」給他個白眼,我轉身進教室。

還可以聽見他嘀咕,「老大什麼女人不要,偏要這瘦不拉機、發育沒發完的小女生。」

發育不良?我瞄了一眼白色制服,耳根子稍微辣了起來。為了什麼,我卻不清楚。

下了課,我走到北校門,李華成從牆上翻下來,嘻皮笑臉地摸著我的短髮,把我拉進懷裡。我有些侷促,試圖掩蓋沒好氣地說:「幹嘛?」

「陪我去吃飯。」他又帶著那抹笑,勾著我的短髮。

「媽媽會罵。」我搖搖頭,像往常一樣拒絕。

「今天是我生日。」

「爸爸會罵。」他今年幾歲?這是我第一個問題。

「我去跟他們說。」說完,他真的拉起我要上機車。

「你瘋了!」我拉住他的衣角,不茍同地搖搖頭。至少我知道,父母看到李華成的話,家裡一定會鬧革命。

「陪我去吃飯。」有時候,他的脾氣硬得像頭牛。

「我回去問問看。」說完,我跨上他的機車,他滿意地發動了車子,離開學校。

我說了謊,十四年來,我第一次說謊。

我告訴爸媽,我要和朋友去逛街。

和誰?

班上的女同學。

早點回來。

好。

我不懂為什麼我要騙人,我並不覺得和李華成出去是多大的罪惡,可是潛意識裡,就是不敢說實話。換下制服,我穿了便服,出了門。

李華成在路口等我,他很少接近我家附近。

問他為什麼,他只說自己不是這區的人,不想給我惹麻煩。

上了他的車,我聽見後頭一陣陣機車追上來的聲音,回頭一看,是歐景易他們。十幾輛機車,跟在我們屁股後面。

他們比李華成停得更遠,至少隔了兩條街。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世界的人……

***

我沒到過壽山,不過現在看起來,高雄的確很美。

我可以看見很多燈,很多大廈。

風很大,好幾次我都覺得自己要被吹散了,但我卻覺得恨快樂。因為這是第一次,我和朋友出遊。

李華成沒說話,走到我身邊,把外套披在我身上,「要回去了嗎?」他說話中有酒味,歐景易他們帶了一堆啤酒,我想李華成也喝了幾口。

我搖搖頭,「再多看一下下。」

他笑了,眼中帶著溫柔,「好,等一下。」我總覺得他抱著我的時候,不像大哥哥。至少,和我表哥抱我的感覺不一樣。哪裡不一樣,我說不上來。

「唷,大嫂,大哥生日,妳送什麼啊?」遠遠地,海虎打著酒嗝大聲地問著。

「獻吻、獻吻!」然後痞子林開始幫腔。

「獻身、獻身!」歐景易不知死活地加油添醋。

「他們很吵!」我把頭貼上李華成的胸口,悶悶地說著。

「來!」他牽著我,越過欄杆,抱著我滑下一個小山坡,站在一塊平地上面。

「小雛菊,坐下。」他一屁股躺下,拍拍身邊的空位。

「叫我的名字。」我嘟著嘴,卻也順從地坐到他身邊。

「小雛菊。」他帶著戲謔的口氣,低低叫了一聲。

「叫我名字!為什麼都不叫我名字。」

「小雛菊,我要妳當小雛菊,永遠那麼純潔可愛……」他低聲說著,不知道是對我說,還是對自己。

「算了!」說來說去還是這個原因。

「生氣?」他翻起身子,捱近我身邊。

「沒有!」才怪。

「今天我生日,妳不准生氣。」大手摸上我的臉,他霸道又帶著笑意地說著,「還有,妳還沒送我生日禮物。」

「我可以在身上紮個蝴蝶結,把自己送給你。」這句話,只是單純的好玩,沒有別的意思,真的沒有。不過,我想李華成絕不是這樣想。

「是嗎?」

我沒有蝴蝶結,所以我只好搖搖頭。想一想,他生日不送他禮物真的是不好。我身上也沒有任何能當禮物的東西,考慮了半天,我才說:「閉眼睛。」

他順從地閉上眼睛。

我一彎身,輕輕地在他臉頰上送了一吻。就像親我爸一樣,純粹撒嬌。我想,他對我的態度,不會比我爸差到哪裡去,是值得一吻的。

李華成猛然睜開眼睛,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反手一抓,把我抓進懷裡,我還來不及抗議他弄髒我的衣服。他彎下頭,貼上我的脣。

我只知道,我什麼都想不起來。全身像觸電,隨著他像雨般滴滴點點地戲弄著我的嘴。開口想喊,他的舌尖溜進了我的口,纏耍著我的舌,久久不放。甜甜、嫩嫩,感覺很好,我不想離開,卻又因為沒有氧氣而雙頰通紅。

直到我快要窒息,他才放開我,用他那雙黑不見底的雙眸盯著我,手指拂過我的脣,沉沉地說,「小雛菊,妳是我的,懂不懂?」

不懂。

我還沒來得及說出,他又貼上我的脣,再一次,我無力抵抗,只任由自己和他的雙脣吻著、戲著,喘息著。

我終於知道,李華成和我爸、我表哥不一樣。

因為,他們不會這樣吻我。

圖片來源

本文出自《小雛菊:鬥魚系列原著》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