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七月與安生(中)

七月與安生(上)

 

文/慶山 

 

 

 

國中畢業,十六歲。七月考入市裡最好的重點中學。安生上了職業高中,學習廣告設計。

七月成為學校裡出眾的女孩。成績好,脾氣也一貫的溫良,而且非常美麗。她參加了學校的文學社。雖然作文常常在比賽中獲獎,但是她知道真正寫得好的人是安生。她們曾借來大套大套的外國小說閱讀,最喜歡的作家是海明威。只是安生向來不屑參加這些活動。而且她的作文總是被老師評論為不健康的頹廢。

沒有安生陪伴的活動,七月顯得有些落寞。文學社的第一次會議,七月到得很早。開會的教室裡都是陽光和桂花香,有個男孩在黑板上寫字。七月推開門說,請問……然後男孩轉過臉來,他說,七月,進來開會。他的笑容很溫和。

蘇家明是七月十六歲以前包括以後看到過的,最英俊的男人。

 

七月開完會忍不住對安生說,妳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安生說,我不會喜歡男人。有人說,除非妳非常愛這個男人,否則男人都是難以忍受的。她一邊說一邊拿出菸來抽。安生已開始去打工。她對學習早就喪失了樂趣。

她去麥當勞打工,去酒吧做服務生找老外聊天,去美院學習油畫。她迫不及待地想擺脫掉寂寞的生活,只想不斷地經歷生命中新鮮的事物和體驗。為了和一幫美院學生一起去山區寫生,她逃了學校一個月的課。學校因此要把安生開除。

 

安生的母親第一次出現。擺平安生惹下的禍,還專門和七月見了面。她穿縫著精緻寬邊的緞子旗袍,戴著小顆鑽石耳針,說話的聲音很嬌柔。她說,七月,妳們兩個要好好在一起。我馬上要回英國,妳要管住她。七月說,安生會很希望妳陪著她,為什麼妳不留下來。她微笑著輕輕嘆了口氣,很多事情並不像妳們小孩想得那麼自由。

七月不明白。她只覺得安生寂寞,安生每次到她家裡來都不肯走。一起吃飯,一起睡覺。她喜歡屋子裡有溫暖的燈光和人的聲音。七月家裡有她父母弟弟一共四個人,安生對每個人都會撒嬌。

七月看著安生的母親。覺得她很像安生的房間,空曠而華麗。而寒冷深入骨髓。

 

那天夜晚,七月在家裡,和父母弟弟一起吃飯,感到特別溫情。她想,她擁有的東西實在比安生多。她不知道可以分給安生一些什麼。晚上下起雨來,七月修改校刊上的文章,又模糊地想起陽光和桂花香中那張微笑的臉。家明很喜歡她,週末約了她去看電影。也許安生能愛上一個人也會好一些。

深夜的時候,七月聽到敲門聲。她打開門,看到渾身淋得溼透的安生,抱著雙臂靠在門框上。她走了。安生面無表情地對七月說。搭的是晚上的飛機。

七月給安生煮了熱牛奶,又給她放熱水,拿乾淨衣服。安生躺下後,一言不發地閉上眼睛。七月關掉燈,在安生旁邊慢慢躺下來,突然安生就緊緊地抱住了她。她把頭埋在七月的懷裡,發出像動物一樣受傷而沉悶的嗚咽,溫暖黏溼的眼淚順著七月的脖子往下淌。七月反抱住她。好了,安生乖。一切都會好的。我們會長大的,長大了就沒事了。

七月說著說著,在黑暗中也哭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