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個女人都要學會一種:「不優雅的勇氣」

圖/Shutterstock

當女明星理直氣壯地說出「我從來不自己剝蝦」時,我倒是想起很多年前,有個女孩一臉賢良淑德,把整盤蝦端到自己面前,微笑著說:「我最喜歡剝蝦了!在家裡,都是我剝蝦給所有人吃的。」

那是一個九個人的中型聚會,男男女女都有,女孩不僅剝蝦,還殷勤替大家佈菜,誰的小碟子裡垃圾滿了,她比服務生還勤快,一鍋熱騰騰的雞湯上來,她也搶著替大家舀湯,倒弄得服務生尷尬得要命站在一旁,不知道是該去旁邊納涼,還是把自己的工作搶回來。

我知道為什麼,同桌裡有個她心儀的男孩,她力求表現。

那一次,我一隻蝦也沒吃。她自導自演想辦賢妻良母,憑什麼我要為她作嫁?

多年後想起這件事來,突然覺得自己挺蠢的,她想演戲是她家的事,我有剝好的蝦吃,為何要拒絕?說好聽,是看不上她那副模樣,可說穿了不過是忌妒。

我忌妒某些人理直氣壯的表現出自己的慾望,即使手段粗糙、姿態難看、全世界都看得出她惺惺作態,但她也能不在乎別人眼光,無所畏懼。那樣的女孩,不管是裝傳統還是扮公主,都只是手段,不擇手段追求所想的勇氣,才是致勝的關鍵。有時候,我們太在乎姿勢好看,卻忘了人生如演戲更如遊戲,就像綜藝節目玩遊戲,奮力撲出去摔個狗吃屎的,起碼還得觀眾一句「真性情」,至於怕落水怕妝花的,不過是自矜身分,可真正有身分的人,又何必到遊戲場中來端姿態呢?

可多數的我們,都缺乏這種「不優雅的勇氣」。

女孩子要優雅、要得體,從小我們都聽多了這樣的話,不過,畢竟時代不同了,我們會反抗,小時候抗議不想穿那些妨礙行動的小裙子、長大了說話時也帶幾個髒字,大塊吃肉、大口喝酒,覺得那樣就是掙脫了「女人該優雅」的桎梏,可後來才慢慢發現,我們選擇了最吃虧的做法:外在表現上刻意與粗魯靠攏,可內心裡卻還裹著小腳。

我有個女性長輩,非常幹練,工作能力極強,她養孩子、養老公、養老公的爸媽,因為掌著經濟大權,在家裡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小至家族旅遊要去哪個國家、大至房子要買在哪個縣市,統統都是她說了算。

還有個女性朋友,和男人出門永遠不帶錢包,穿著不良於行的四吋高鞋,一定要男友親自開車送到家,若不是她吃海鮮會過敏,恐怕也要說出「我從來都不自己剝蝦」這種話來。

前者經常說「女人要靠自己,不要靠男人」,
後者經常說「女人就是要找個靠得住的男人」。

可誰才是那個無法獨立自主的小女人?其實是前者。

女性長輩的婚姻並不幸福,她付出一切,可無人感恩,丈夫出軌時,連孩子都覺得是媽媽太兇悍,以至於逼走了爸爸的心,明明她的生活早已不需要依靠男人了,甚至她就是家裡的男人,從育兒煮菜到修理水電都是她的工作,十項全能的她確實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女人要靠自己」,因為她也只得自己可以靠,可是,她就是潛意識中認定「女人身邊一定要有個男人」,即使這個男人毫無作用,她都不會離婚;而出入靠男友的那一位,我是見過她私底下的樣子的,其實她自己也能活得很好,只是有人願意對她好,又何必推拒?有時候,戀愛就是男女雙方在過戲癮,妳想演公主,他想演騎士,兩人一拍即合。

前兩天我在看新上檔的宮鬥戲,我男友經過我後頭,嗤之以鼻:「你們女生老愛看這種東西。」

我也承認劇情大同小異,至於什麼卡司好還是細節考究,更不是理由,許多講歷史的大劇更考究,我也沒有興趣,想仔細了突然覺得有點諷刺,宮鬥劇的女主角,不管是溫柔是爽直是天真可愛還是謹慎聰慧,只要是女主角,通通必須得「什麼都不要,只求一心人」。

可妳真的什麼都不想要嗎?

《武則天傳奇》裡有一幕叫我印象深刻。一路幫著武則天過關斬將的臣子李義府要死之前,和武后有一場獄中密談,武后說,她並不戀棧權勢,如若不是因為種種原因,她這輩子最大的渴望,是當個賢妻良母,李義府哈哈大笑,完全不信,他覺得,一切不過是武后欺騙自己的藉口而已。

外表可以優雅,內在大可不必,願我們都能有勇氣,直面心裡的慾望。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