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之後的每一次回頭,都只是說說,都只是寂寞。

圖/Shutterstock

 

 

 

「如果他說要回來,妳會不會答應?」

 

她搬到一間位於大同區的小套房,

這幾天台北雨下得很大,我們在狹小的陽台上並肩靠著對方看向遠方,手中各拿著一杯熱紅茶,她頓時說不出話。

 

 

總是有那麼一個人,

不管他說什麼,你都會說好。

 

無論過去他傷害你多少,

就算在一起時他說過太多難聽話,

即便結束時他棄你如敝屣,

彷彿你是惱人的感冒病毒,能躲多遠就多遠,不再見最好。

 

就算這樣,你還是放不下他。

 

那個人不用佔滿你的青春,

只要讓你的歲月有過太甜又太苦的歷程,

之後無數個日子裡,你都會惦記著他是如何讓你學會去愛也學會去恨。

 

 

他的名字極少出現在妳的生活中了,掐指一算竟然十年就也要過去了,

可是那個清秀的側臉、那雙帶著孩子氣的眼睛、那修長的指頭,和那些曾經逗得妳哈哈大笑的爛笑話,妳都記得。

 

 

記得當時分手時,他說的斬釘截鐵,像是這個決定早在他心中盤算許久,每一個字說的緩慢卻十分堅定,他沒有說妳哪裡做錯了,他只是說沒那麼喜歡了。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