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妳只要堅強就好,不要倔強了

Share

圖/Shutterstock

小時候,我常挨揍。

同樣的事情,犯在我頭上,那是衣架藤條樣樣來,犯在我弟頭上,經常罰跪個十分鐘就算完,可是那也並不是因為我媽偏心,而是我就有那種惹火她的本事,小時候我很倔,用大人的話來說就是欠教訓,我媽常一邊揍我一邊說:「妳再扁嘴阿!妳再扁嘴啊!妳那什麼表情?」是什麼表情我自己不知道,畢竟總沒有人邊挨揍還邊照鏡子,可最近追了《如懿傳》,我突然明白了,那就是「不屈服的表情」。

周迅的演技真是好,她已經過了那種比掉淚速度的浮誇階段,她幾乎不哭,一場被信任的人冤到百口莫辯的戲,她也沒掉淚,可是細看她的表情,最後她的嘴隱隱的歪了,人極力忍著不哭的時候,就是那樣的表情。

倔強,分明輸了卻不服輸,於是別人也被激起了脾氣,打到妳趴下還不夠,非得往死裡打,打到妳就算想爬起來、也再沒有那力氣才算完。

所以倔強的人最容易吃虧。

小時候大人總耳提面命:「倔強的女孩子會吃虧」,那時不懂,心裡無數逆反,覺得女生為什麼就要溫柔,可是大了以後開始懂得,什麼樣子的女生會倔強?大概是眼裡容不得沙子的那種、黑即是黑白即是白的那種,就像如懿的人設是「爽直」,黑白分明的人最倔強,覺得自己沒錯的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肯低頭。

可是世界上不只是有黑白,更有中間地帶。

更何況,人其實是情緒的動物。

念大學時,我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大我快二十歲的男人,我們從沒見過面,我覺得他像個大哥哥,時不時拿我自己的感情問題去煩他,問他男人想什麼。那時我男友和前女友藕斷絲連,可一切細節,又昭然若揭的顯示他一點也不愛前女友了,我不懂他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位大哥哥笑著說:「妳一定得理不饒人吧?」

「什麼叫得理不饒人?」我有點不高興。「錯的人本來就該道歉!」

「可如果他的錯情有可原呢?」大哥反問我。

「情有可原個屁!」我翻白眼:「我吵架時也沒回頭找前男友阿!」

「所以阿!妳高高在上,什麼都做對了,才讓他覺得自己很孤單吧。」他說:「妳還年輕,以後就懂了,這是一種體貼。」

那時我真的不懂,可現在卻慢慢明白。就像小時候,一張考了紅字的考卷,到底是被罵兩句就算完,還是會狠狠被揍,有時候,取決於我媽當天上班有多累,我覺得她亂發脾氣,她也的確是亂發脾氣,可在那個當下,我在乎所謂的公平,多過她的心情和狀態,卻也是事實,亂發脾氣的確是錯了,可是,我不夠體貼,卻也是事實。

你一定遇過一種狀況:有人走路時不小心撞到桌子,吃痛之下,他狠狠踹了桌子一腳,還附送一句國罵。

其實回過神後他就會知道不關桌子的事了,人在吃痛時往往只剩本能反應。可你追著他解釋,意圖證明自己無辜的同時,也坐實了對方遷怒的事實,他沒辦法,他只能道歉,因為你逼著他承認自己的錯誤,從此他在你面前矮了一截,對你的防備,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當然對方是做錯了,你要討個公道也沒什麼。

只是,我們最終會感激的,不見得是挑出你錯處的人,而是在你做錯事時,假裝沒看見的人。

就像在只有兩個人的電梯裡,另一個人忍不住放了個臭屁,再怎麼難聞,多數人也會忍著不掩鼻一樣。給對方留面子,有時候是最極致的體貼,他給你留了面子,他給你留了尊嚴,他在乎你的感覺,多過那些所謂的道理或對錯。

而那就是在一段感情裡,不可或缺的安全感。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