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真的再愛一次就好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無Nonno

Advertisement

還沒活過,就老了,

還沒咀嚼,就胖了,

還沒緊擁,就遺落了。

我睡不著。

好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覺得自己被掏空。

像在窮途末路的死巷裡,踏著一樣的腳步,不知道年歲會將我們流離到哪裡。

所以過著別人嘴裡說的人生,開始把自己擺在別人嘴裡,寄放著。

其實好像沒打算拿回來,但就當作寄放著,他們說好就好,

說不好就不好,反正就是放著。

坐在公車最後排,靠著窗邊的我這麼想著:

「窗外的景色依舊,但其實每天都不同吧。

比起做杯讓人魂縈的紅酒,我更想做一杯開水。」

在這站下車的老人穿著黑褲,和已經洗鬆了的紫色立領上衣,手上提著一籃水果。

她在下車的時候腳步有些笨重,右腳踏下地板時,身體微微地傾斜,

如果一個轉彎大概就會摔著了吧。

可是她好像不在意,她也沒注意到,

有隻黑色的小狗正披著光亮的皮毛,閃爍著此生的模樣,

小狗在經過她時抬頭看了看她,但她沒在意,也沒發現。

下個公車站牌旁站著一對矮胖的老夫婦,

他穿著淺色藍白相間的襯衫,肚子圓滾滾地,把上衣紮在灰色的西裝褲,

皮帶很緊,上面的扣環隨著太陽的映照微微地亮著黃光。

她穿著一襲黑色,寬鬆有著鉤花和內裡的大洋裝,看起來很新。

我猜想是為了什麼場合特地去買的吧。

這站是火葬場的停駐點,他們是不是也丟失了什麼。

我們,好像,總是,

還沒活過,就老了,

還沒咀嚼,就胖了,

還沒緊擁,就遺落了。

等到來不及珍惜的,都走了。

但幸好,我們都還活著,

都有能力,再真的愛一次。

今天先這樣吧,晚安。

本文出自《深夜電台》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悅知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