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別再用美好回憶來替他的殘忍找藉口

圖/Shutterstock

 

 

 

即便我們嘴上已經忘記,已經釋懷,

但其實只要曾經重重跌倒過,那份記憶就會被存在心裡的某一個回憶櫃中,

平時並不無察覺,可它的確仍在離你視線最遙遠的角落,緩緩喘息。

 

 

應該是秋天,他的一通電話再度擾亂了她得來不易的平靜生活,

不論過多久,那組來電號碼依舊能夠牽動著所有以為已經安好的情感。

 

電話那頭的口氣相當輕鬆,像是他從來都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他問她:「想不想去看螢火蟲?」

 

雖然大約有兩年沒有聯絡,但她懂他,所以明白這麼唐突的一個問句它背後的意思,「我很想妳」,應該是這個意思。

 

此刻的她彷彿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急促且劇烈地。就像是有顆炸彈在一旁倒數計時,必須得快點下決定呀,但又到底該猶豫多久回答才能不讓他太過得意呢?

 

她只花了五秒停頓,重複了那一句「看螢火蟲?」便立即答應了。

 

在那個人的面前,女孩在這兩年間依舊沒有學會如何拒絕他。

 

掛上電話後,她躺在床上突然想起最一開始他們相愛的時候。

 

當時他們還很年輕,一天男孩牽著她的手搭上捷運再換上一班公車,沿途並肩而坐的兩人,有幾個逗弄的輕吻,夾雜幾個冷笑話。

 

下車後,是一片遼闊無際的海洋,那時已近黃昏之際,霞光將水面染成一片琥珀色,浪花輕柔的不斷撫摸著海岸線。

 

他們相視而笑,相擁相愛著。

 

 

在這些片段浮出腦海中後,以為自己會更加慶幸剛才答應邀約的決定,但相反的,她覺得有一陣酸楚湧上,就要溢出眼眶。

 

 

她想起了美好種種,也憶起了分開時,他說已經不愛了的冷漠。

只要曾經重重跌倒過,

那份記憶就會被存在心裡的某一個回憶櫃中。

 

他們還沒分開時,她就已察覺到他的笑容不只給自己一個人,

就算是不願相信,但訊息匣中的一言一語,都那麼沒有讓人可辯解的餘地。

 

那後期所有不堪都變得殘忍的清晰。

 

她坐起身,傳了封訊息給那個人說:「我不去看了,螢火蟲的壽命太短了。」

 

 

有些關係,是明明就已經結束了,卻又像還在繼續,

有些人,是明明就已經離開了,卻又還活在心底。

 

她總算肯承認那問句的背後意義,其實只是:「我現在很寂寞,所以才想起妳」。

 

她太懂他了,

她不要稍縱即逝的愛情。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