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H的兩性專欄」我背著男友偷吃,罪惡感卻因為姊妹淘的話而消失!?

圖/Shutterstock

 



每天我都會收到不同情況的感情問題,在我身邊的人,也偶爾會有人把我當作牧師般告解,闡述著他們內心裡的秘密,說出他們不為人知的行為!早些年,男人之間的men’s talk比較多,可能是年輕時期的男性朋友,比較容易做錯事吧!到了這幾年,不管是收到的來信,或者是身邊找我訴心事的對象,都變成女性了,甚至連這些做壞事者的性別,也都改變了!

 

前幾天碰到一個三十出頭的女性朋友,一陣時間沒見面,約了出來吃飯。閒聊之中,我得知她最近生活中比較大的變化是,她認識了一名新的男性友人,而對方很喜歡喝酒,於是她就常常和他兩人一起醉倒。我說:「喝酒沒關係,沒發生事就好」。她說:「有發生事⋯⋯」「嗯⋯⋯」我點了點頭,就不再多說了,通常這種情況下,我會等著對方是否是主動想要講這事,而不是我想是要挖人隱私般地去追問,畢竟,這種事情我也聽太多了⋯⋯

 

我前面沒有描述清楚的地方是,這個女性友人有個同居幾年穩定交往的男朋友,然而這個男朋友一點都不喜歡喝酒,於是女生就趁著週末,藉口回家住幾天陪陪父母親的空檔,和那位新朋友出去喝酒,並且發生關係!我向來不喜歡用正義魔人的形象,去與人家聊這種事情。畢竟每個人有每個人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這世界上的對與錯,就如假新聞逼死外交官員一樣,令人難以判別!我淡淡地說:「會有罪惡感嗎?」「一開始會,但後來就不會了⋯⋯」當話題進展至此,我就開始覺得有點想追問了。畢竟罪惡感的消逝究竟是出自于痲痹或者是外在因素,這讓我相當在意。

 

「後來我找了幾個姊妹聊過之後,就沒什麼罪惡感了⋯⋯」我笑了笑接著說「可以想像,畢竟姊妹之間,大概就跟男性朋友的兄弟情感一樣,是會互相包庇的⋯⋯」「我覺得不是耶,我覺得是因為她們都比我誇張,所以我做的事情,在她們看來,實在不算什麼⋯⋯」聽到這我不禁失語。我不是道德魔人,但我認為會傷害人的事情,要嘛就是不做,要不就絕對不讓任何人知道,總之應該要將傷害減至最低。「反正那男的年底就移民到外國了,她們說,那就玩到那時候吧!」借由這個案例,我很想告訴女孩兒們,找同溫層取暖,不是壞事,但如果是找同路人壯膽,為惡,那我就不太建議了!對於這種因為自己被罪惡感影響而企圖讓身邊人也加入自己的惡黨,我強烈希望妳們可以遠離。畢竟這種因為炮友的關係而產生的後果,我在其他文章裡面已經講過太多,就不贅述。

 

這篇文章主要是要講,能夠安撫妳罪惡感讓它無止盡存在的朋友,並不是好朋友。真正的好朋友會鼓勵妳面對它,並且讓它徹底消失。

 

H的新書「知男而不退」火熱上市

 

                                

 

新書資訊請到博客來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