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關於我們的青春,都在傷害人與被傷害中渡過

圖/Shutterstock

 

 

關於愛情理想的樣貌,

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專屬的烏托邦幻想,

這樣的想像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產生變化。

 

小時候,會以為長大後的第一場戀愛就是永遠了,

稍長到青春時期,我們從偶像劇中開始刻劃另一半的性格,

成人後,在經歷過挫折與傷痛,才真正明白什麼對於自己是最重要的。

 

 

我在後來談的戀愛,比起從前,可說是淡如水。

 

在很多時刻都會忍不住想起那時太幼稚但也很純真的自己,

對於男友的要求會比照同儕的另一半,

舉凡生日、在一起一個月紀念日、周年紀念日、情人節、聖誕節、跨年…等節日,訂的餐廳、卡片、禮物,缺一不可,要是稍有不甚,就會引燃我心中熊熊大火。

 

說來慚愧,在我年少的記憶中,關於以上的節日,都是埋怨的情緒和爭吵的畫面,怪對方不夠用心,禮物不夠得體,餐廳沒有先訂等等。

 

在那個年紀,會覺得這些都是理所當然,會覺得責備對方比反省自以輕鬆太多了,所以我常把他定位成十全十美的人,對他的期望是零缺點的伴侶,對於愛情懷抱著浪漫主義的我,太難接受世界上沒有人是完美的。於是這樣的高標準時常折磨著我和對方,不論他做了多少,似乎都不夠多。

 

現在總算懂事的我,回顧過去,不免同情那些辛苦的前男友們,當時我只在乎是否有人愛我,卻不懂如何愛人,所以跌跌撞撞,所以不明白知足的幸福。

 

人們總說「若不曾受傷跌倒,就不會成長」,這句話就和「減肥就是要少吃多運動」一樣,說著容易做著難,但卻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在某段的關係結束後,我突然覺得所有的一切都很累,那些在乎的芝麻小事浪費了我太多心力,雖然說那也是青春中的一段天真回憶,但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所以後來的我在單身的日子裡,開始釐清對於自己而言真正重要的東西,我不再在乎節日的排場那些的,除了彼此生日之外,甚至連情人節都沒有慶祝,我們選擇將之前集中在種種節日上的心力,分散至日常裡的每個時刻,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是快樂的,一碗滷肉飯也能充滿幸福感。

 

我在後來談的戀愛,比起從前,可說是淡如水,卻很甘甜。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