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要見面談分手嗎?|城旭遠

圖/Shutterstock

 

 

有人覺得面對情人談分手是件可怕畏懼的事情,就跟發懶不想上課就逃學、和家人吵架就蹺家、不喜歡的工作拍拍屁股就走人的道理是相同的。留下的是讓別人為自己擔心和收拾一屁股爛攤子,因為害怕所以無盡逃避,但逃得了一時卻逃不了一世,有些愧疚和不甘會埋在心裡直到沉沉閉上雙眼那一天為止。

 

『面對面是成人的決定。』

曾經聽過有人說著想要個完美的分手,就好似詩人徐志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那種瀟灑。別逗了,愛情本來就不完美,分手又怎麼會完美?成熟的相愛後,若真的不合適那就成熟的收尾,這才是成人所做的決定。

 

『正因為害怕所以才該面對它。』

哪怕是哭著面對,也許他還想看看你的面孔、聞聞你最常噴的那罐香水、或許想跟你最後一次擁抱。就給自己給他最後一次見面的機會,你會發現那些優點缺點、家裡有沒有錢、是不是有豐功偉業那些都不重要了,因為你只會聽見自己內心最誠實的聲音,到底是分還是不分?見了面給自己一個最後的答案。

 

『不面對他至少該面對自己。』

坦然面對自己人生的不堪、坦然面對我們人生說過的謊話,這是我們對自己的負責而不是為別人擔當,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愛那個人了,我必須要面對這件事實看清這個局面,被甩了就面對自己的狼狽,如果甩了人那就承認自己的殘忍,這就是成年人該面對該負擔的壓力,畢竟我們真的不是那些天真無邪的稚齡男女了。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