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將就、將就,就是渣人纏身

Share

文/卓苡瑄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愛情不講究就只能將就

從前總是以為,談戀愛不過就是相互喜歡的結果,可是漸漸長大後,才發現原來愛情有千百種萌發的理由,而那理由很有可能不是來自單純的「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

我身邊就正好有個這樣的女孩子,因為她總楚楚可憐感覺相當需要受到保護,所以朋友們都叫她「妹妹」。

「我如果結婚的話就不想工作了。」某個夏日的午後,她邊用扇子搧風,邊用柔柔的嗓音說著。

「為什麼?」

「因為我想在家帶孩子、照顧父母、專心打理家務,做一名單純的家庭主婦,這是我畢生願望啊!」她在回答我的同時一臉疑惑,似乎很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會那樣問。

從以前開始,妹妹就是名觀念較為傳統的女性。她對念書沒什麼興趣,所以高職畢業後沒選擇繼續升學就直接投入職場,對於工作,也沒什麼特殊的抱負,能安安穩穩地領著一份薪水她就很滿足了。在假日時偶爾會燒幾道菜,或和朋友玩玩時下流行的線上遊戲。我從沒見過她爭過什麼,脾氣就像隻溫順的綿羊,你問她意見,她給你的回答也通常都是「好啊」、「可以啊」、「你方便就好」,鮮少會和人唱反調,就連受到委屈也時常摸摸鼻子就算了。

後來,她愛上了一個在線上遊戲認識的男生,對方各方面條件都很普通,不至於太差,可也沒特別出色,但讓她家人對這段感情頗有微詞的原因,是兩人明明在交往,不過男生的行為常常讓人懷疑他究竟是不是真心。兩人住在不同縣市,見面機會有限,但只要一有假期,都是妹妹搭車去見對方,甚至連新年期間也不例外。對比熱情、熱切的妹妹,男友冷淡、可有可無的態度,看在父母眼中當然不好受,可墜入愛河裡的人哪會那麼容易上岸?那些勸她的話,總是右耳進左耳出,人前點點頭說她會再仔細想想,但每當男方訊息一傳來,就立馬提著行李飛奔到車站去了。

不過小倆口也不是沒鬧過分手。那一天,我下班回來,腳才剛踏進家門,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一看,是妹妹,我二話不說就接了起來,沒想到電話一接通就是濃厚的鼻音。

「妳、妳怎麼了?別哭啦!唉唷……」根本沒料到這情況的我立刻慌了手腳,甚至連肩膀上的包包都忘了放下。

「我要跟他分手!」她抽抽噎噎地說著,語氣裡盡是不滿與怨恨,「妳知道他怎樣嗎?我跟妳說……」

原來,今天男朋友本來約她一起去參加朋友的喜酒。這是男友第一次要讓她和自己的朋友們見面,她當然既興奮又緊張,特地花錢買了件可愛的洋裝,在吃喜酒當天一早甚至還去美容院打理了一番,為的就是想打扮得漂漂亮亮與情人赴約。

本來一切都是順順利利的,她頂著精緻的妝容、穿著新買的洋裝,像個公主似地坐進男友的車,可她沒料到的是,等他們到了喜酒會場,男生竟然對坐在副駕駛上的她說:「我下去就好,不會太久,大概三個小時。妳幫我在車上好好顧車,因為這一區拖吊很嚴重。」話一說完,就甩上車門,留下獨自坐在車裡的她離去了。

這男的實在是太做自己了!我當下聽完除了震撼以外別無他想。究竟多不在乎才可以擱下特地打扮過後的女朋友自己去吃飯,而且還毫無愧疚地要對方等他三個小時?

「而且,妳知道更過分的是什麼嗎?」她邊哭邊問我。

「啊?還可以更過分啊?」我心想,這都不算是最過分的話,那到底什麼才算?

「我問他為什麼不帶我進去,他竟然說『怕丟臉』!帶我出去有這麼丟臉嗎?嗚嗚……」接下來,我就花了一整個晚上在安慰她、聽她累積已久的抱怨以及我光是想起就會下地獄的咒罵。

但現在,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寧可直接掛上電話換個一夜好眠,也不願花好幾個小時去安撫她,因為沒兩天她竟又回到了那男人身邊!

「妳瘋了嗎?他那樣對妳,妳還跟他復合?」我的白眼都要翻到後腦勺去了。

「唉唷,寶貝他也道歉了嘛,而且他還送我這個唷!」她邊羞赧地說著邊從包包裡拿出一盒東西。我無言地看著那盒隨處可見的四顆裝的巧克力,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當時心想,如果連那樣都可以原諒,那除非男人向她提分手,不然她大概是不會和他分開的。但就在我以為他們兩個會吵吵鬧鬧地交往下去時,他們卻發生了個遠比先前更嚴重的問題。

男生劈腿了!

那時候她剛好用男友的電腦玩線上遊戲,沒想到電腦畫面突然跳出LINE的聊天視窗,她才發現是男朋友忘了登出。那訊息不過是條簡短的「嗨」,她不以為意,直接關掉打算忽視,可視窗卻又接二連三地跳出來,只是這次的訊息卻讓她心中警鈴大作。

「今晚要過來嗎?很想念你!」發出這訊息的是一個女生的頭像。

她想也沒想地就點開訊息,越往前滑,越多不堪入目的聊天內容就跟著印入眼簾,她止不住地顫抖,想起身,可腳一軟就跌坐在地。淚珠啪答啪答地落在地上,她卻不敢哭出聲來,深怕吵醒正在床上睡午覺的男朋友。

她是該揪住他的領子質問他的,問那女人是誰、問他究竟把自己當作什麼?可是她不敢,她還沒做好面對他的準備。最後,她是連滾帶爬地逃離那個家,連背包都來不及拿。她每次一想起這件事,就會抱著我嚎啕大哭,常常把我的衣服都哭濕了一片。而我所能做的,也只有拍拍她的背,安靜地陪在她身邊。

男生在見到電腦畫面上曖昧的聊天訊息後,自然知道女朋友不道而別的原因。不知是出於愧疚還是其他原因,他少見地將姿態放低,三天兩頭就跑到女生家來求和,道歉的訊息也是每天幾十則幾百則地傳。

她愛他,可面對他的道歉,她遲疑了。

對於他的缺點、他倆的問題,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就連她永遠都是這段關係比較愛的人她也明白,只是以前選擇不去看也不去聽,本以為這就是包容,可原來這只是自我欺騙。她隱忍所有,換來的不過是他的傷害,這樣真的值得嗎?

這是我第一次在妹妹眼中看到掙扎。

以往她總認為男生說的算,在愛情中永遠甘願坐在最低處,盡心盡力滿足對方的要求,並視這為付出。然而這次真的太痛了,痛得讓她不得不去思考,痛得讓她不得不先忽視自己的感情。

「妳想回到他身邊嗎?」我問。

她看著我,張了嘴卻好半晌都發不出一點聲音,良久,她才小聲地應了一句:「我不知道,讓我再想想吧。」

♦婚前腦子進多少水,婚後就會流多少淚

當我再次聽到她的消息時,已經是她要結婚的時候了。對象仍是那個男人,我原以為她是因為最後還是克制不了喜歡的心情,而選擇回到他的身邊,可事實似乎與我所想的有些出入。

「問我愛他嗎?我還真回答不出來。」穿著結婚禮服的妹妹看起來格外美麗,只是雙頰比起以前消瘦了不少,看得出她這段日子的確經歷了不少的折磨。

「既然不確定,又何必結這個婚呢?」

她聽到我這樣問,無奈地笑了,眉心淺淺的皺褶讓她看來就像捧心的西施,「不嫁他,又能嫁誰呢?人生不就這樣的嘛,不可能事事皆盡人意的。」

一時答不上話的我只能沉默,看著她映照在鏡子裡的完美容顏,忽地心頭一緊。而後,她吐出的下一句話徹底震撼了我:「至少,我不用再繼續過這樣的生活了。」

深深地悲哀突然自心底湧了上來,我到那天才發現,原來她只是想要藉由嫁給這個男人,來拯救自己那一成不變、百無聊賴的日子;原來她在開始和他戀愛之際,就將自己的未來一併給賭上了。

她的確是喜歡他,可是比起這份喜歡,她更憧憬那可能有所改變的未來。對她而言,談戀愛不單單是情感的牽動,同時也是一筆值得投資的交易,只要選得好就能擺脫過去。

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她因為在家庭、在學校、在職場得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將注意力轉向愛情,想藉由另一個人的帶領順利從以往的生活逃脫,可是又有誰能保證哪場戀愛能得到哪樣的結果?或是日子的改變真的會朝著你所想要的方向?

那樣的賭注太冒險也太魯莽,因為裡頭隱藏著許多自己無法控制的可能,一個小小的碰撞,就會讓事情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此外,將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不是把自己推向更危險、更不安穩的窘境嗎?

幸福只能自己給

別人永遠不如自己來得可靠。

那是我第一次看一場婚禮看得那麼膽戰心驚,妹妹將自己全權託付給他,想要他一肩扛起他倆的人生,可是她的丈夫絲毫沒意識到她的期望,也不知道自己被寄託了這樣沉重的希望,兩人對未來的共識幾乎是空集合,結了婚後的她真的能如所願地變得幸福嗎?還是變得比以前更糟?這問題的答案就需要由時間來釐清了。

儘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但其實將自己的人生交由別人來轉變、提升,絕對是個高風險的想法,畢竟連你都無法操縱自己的人生了,又將主導權交給他人,怎指望對方對你的人生做出什麼呢?

每個人都有義務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你不喜歡現在的生活,那就得試著做出一點改變,像是:不喜歡現在就讀的學校,那麼就努力準備好考轉學考;不喜歡現在的工作,那麼就備妥履歷另謀高就;不喜歡現在無聊的生活,那麼就得在閒暇時間找出自己的愛好;不喜歡現在的健康狀態,那麼就放下手中的速食漢堡並多做些運動……也許不是每件事都能夠馬上解決,也不是每個問題都有個標準答案,但再怎麼樣也有你努力的空間,更重要的是這過程中你必能感受到安心與滿足。

嘗試在自己討厭的生活裡掙扎,讓人生慢慢地走上自己喜歡的軌道,就算每次的改變都極其細微,但至少正一點一滴地漸漸變好。倘若不學著改變,遇到問題只會將它擱置在那,並且總是期待有人善後,那麼依賴別人的壞習慣就會越來越嚴重,到最後將失去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連帶也沒了活著的熱情,這是你自己的人生,除了你以外,誰都沒有理由去解救你,你不是想個辦法轉變現在的生活,就是做好這樣過一輩子的心理準備。

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是愛自己的第一步,也是談戀愛最雄厚的本錢。因為你不需要仰賴別人也能夠讓自己好好過生活,那麼你在談戀愛時就能純粹地享受悸動不已的心情,也更能明白面對眼前的人究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或是因存在利益關係而不得不繼續的關係了。

談戀愛應該是個更單純、更衝動的感情,那是兩人見面瞬間就迸出的化學變化,它不應該是由算計堆砌,也不該充滿了屈就與無奈。如果只是為了現實層面而不得不在一起,那豈不是少了許多浪漫的激盪嗎?

若戀愛是由利益為出發點,那麼你就會為了達成目的而反應性地想去討好對方,在遇到不公平的對待時也只能忍氣吞聲,因為你有求於他、想從他那得到一點什麼,所以你不得不做這些,即便知道對方不是對的人,也只能一再降低自己在關係中的高度,直至將自己的身體埋進了塵土裡。

兩個人的相處應站在平等的立場,沒有誰該依附誰、更不該讓誰為誰的人生負責,那應當是充滿包容與諒解的關係,更是將自己生活都打理好了後,才有餘力去經營的感情。

本文出自《我們都曾在愛裡受傷,但沒關係慢慢地總會好》台灣東販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東販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