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柚子甜專欄∣戒愛如戒酒: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圖/Shutterstock

 

 

 

有人把愛情比喻為一種癮,讓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但如果愛對了人倒還好,掏心掏肺也好過餵狗;可愛錯了人,那個癮就像毒癮或酒癮,明明知道一滴都不能再喝,卻因為害怕清醒,於是戒了一百次,都因為「寂寞」與「誘惑」破功。

 

「酒喝多了傷身,人愛錯了傷心」。其實戒錯誤的愛情和戒酒癮很像,都是內心戲激烈的左右互搏。自己永遠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因為你知道自己最能被什麼話說服、又對什麼話最心軟。有個正在「戒錯愛」的女孩就曾經哀戚地問我:「難道我就不能再相信愛情一次嗎?」

 

我說,對方是什麼樣的渣男,一而再、再而三地偷吃又回頭,而且還不怕妳知道,這句話的答案妳自己清楚。但知道歸知道,我們卻因為有著「太想要愛」的弱點,才會拿「我想要再相信愛情一次」,這種似是而非的藉口來逃避清醒──這跟無法面對酒醒的狼狽,於是騙自己說「再喝一點點沒關係」本質是一樣的。

 

既然「戒錯愛」跟戒酒癮很像,其實有些戒斷方法是可以從「戒酒」中提取的。以下列出三種常見的範例,供正在戒爛感情的讀者們參考:

 

「戒愛如戒酒」方式一:不要想著「就喝一點沒關係」

 

那些在爛情人身邊「折返跑」的苦主,經常都是敗在「聊兩句沒關係」、「我只是回他訊息,沒有要怎麼樣」──殊不知,戒酒不成的人,往往也都是從一小杯開始破功的。換言之,如果已經沒有酒癮,根本連一口都不想喝;如果不是寂寞,根本也不會非要「聊兩句」不可。更甚者,小聊之後感覺「好像沒怎樣」、「心好像沒那麼痛了」,都會讓你誤以為「我已經好了」。

 

但錯,那個不是你真的好了,而是「戒斷時期」累積起來的穩定,暫時幫妳撐過去。可那個穩定,也會被你的不斷破功消耗掉,原本的「沒關係」,慢慢就變得「有關係」,所以戒斷期千萬別像戒酒一樣,覺得「只碰一點點沒關係」。

 

你說,那什麼時候才算過了戒斷期?等你壓根兒不想聯絡他的時候,才算大功告成。

 

 

「戒愛如戒酒」方式二:酒醉有多開心,酒醒就有多傷心

酒精成癮,往往是想靠酒精的速食快感,來麻痺人生的不快,在錯愛中成癮的人亦是如此。因為人生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他高興的事了,只剩這個錯的人可以讓他醉、給他一點快感。

 

不過任何用來麻痺人生的事物,都會有一個缺點──剛跳下去的時候,空洞感暫時被填補,我們會以為自己真的很滿足;但效果一過,清醒感又得讓我們面對自己的狼狽,甚至後悔在麻痺時,又做了更多傻事。

 

酒醉時有多開心,酒醒時就有多傷心。拿錯愛來麻痺人生的空洞也一樣,一時之間的快感,只會讓清醒時後悔的無以復加,與其藉愛澆愁,不如回過頭來整頓人生才是。

 

「戒愛如戒酒」方式三:「但願長醉不願醒」=「放棄自己的人生」

詩仙李白的肝可能異於常人,但除非你跟李白一樣,斗酒之後會有詩百篇的高產能,否則「但願長醉不願醒」等同自我放棄。

 

有些人在錯愛中重度成癮,還堅持說「對,我就是信仰愛情到無可救藥」、「沒辦法,他就是讓我愛到卡慘死」,但其實人最可怕的不是蠢,是自我美化。以為自己耽溺於愛情、傻呼呼地一再相信,是一種神聖的光環加冕;殊不知跟酒精中毒邊傻笑的醉漢沒什麼兩樣。

 

一個酒精成癮的人,和一個在錯愛中成癮的人,其實都是在放棄人生的選擇、放棄更好的可能、也在放棄對自己的尊重。允許錯誤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踐踏自己,只會讓我們漸漸覺得「我只配得到這樣的對待」、「我不值得更好的愛情」。

 

為了愛情但願長醉不願醒,聽起來很浪漫,實際上跟「放棄自己的人生」已經沒兩樣了。如果你看完這篇,也驚覺自己對錯誤的愛情有成癮,希望這篇戒酒如戒愛的文章,可以給你一點借鏡。

 

作者資訊∣

 

我是柚子甜,是兩性作家也是心靈工作者,特別喜歡從靈性的角度看愛情。歡迎追蹤我的臉書《柚子甜剝心事》

 

人性中有太多的東西,讓你誤以為是愛情>>>《有些情傷過不了,是因為你還不夠懂自己》

 

 

 

 

※所有文章皆已經過改編,以維護案主隱私※

 

 

總是表面上談感情,骨子裡卻在說人性。喜歡用牌卡與水晶為妳的人生解謎,日常活躍於粉絲團《柚子甜剝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