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些不光彩的事情:一通通相約到床上的電話

圖/Shutterstock

 

 

 

我猜你和我都有些不光彩的事,

有些並不是具體的,而是在心中打轉著,

某部分的回憶因為過於羞恥而不願回憶。

 

愛之於我們一向都是偉大且不可褻瀆的,

情卻是在很多時候一個不小心就會氾濫的。

 

我們在說愛的時候,需要勇氣,需要確定,

肯定自己的付出不求回報,只想把最好的都留給他,

真心希望那個人能在你的懷抱中被滋養,長成幸福的模樣。

 

情的樣態卻是千變萬化,其中包括各種心緒、好感和純粹喜歡這種感覺等,而這些都能在一天內或甚是數小時之中就起截然不同的變化。

 

在這個時代,交友軟體已不稀奇,

被困在各自生活牢籠裡的人們,若想游出那個充斥著同類的圈子,善用科技的便利的確相當符合時下所追求的高投資報酬率,滑一滑手機就像是一本伴侶名冊在眼前,幾乎十分鐘內就能找到看對眼的人,包括了解他的興趣喜好。

 

也因為如此,我們多了更多受傷及傷人的機會。

 

事過境遷,她才敢告訴我,

最初她被電話那頭素未謀面的聲音給吸引,尤其是他風趣的談吐,她總是喜歡能逗她笑的對象,太過正經的她不要。

 

後來約見面,那個幽默大師本人和她想的一樣,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他們開往內湖的某個公園旁,她說已經記不起當時在車內聊什麼,總之笑著笑著,他就吻了上來,當下她想不到任何理由拒絕這個吻。

 

她覺得自己似乎有那麼一點喜歡,但認識的太淺太短,雙方都抱著怕遇到玩咖的心態,所以沒人開口說要交往之類的,大家都想保持一點神祕感,畢竟這也是最初吸引對方的其中一部份,現在模糊不清的關係反而帶著一點刺激的好玩。

 

 

於是,他們倆人見面不是在車上就是在飯店的房間裡,在那裏他們互相說喜歡,離開時也不帶承諾,輕輕鬆鬆。

 

但人是否真的能夠維持肉體關係而心裡完全不受到一點傷害呢?

至少我知道她沒有辦法,她知道自己喜歡他,卻無法確定是否值得交往,加上這女孩的自尊心也不是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她一直希望有天他會開口,說想要在一起,想要她的全部。

 

但他始終沒有說,只有一通通相約到床上的電話,她很喜歡他,又怎麼能拒絕的了。

 

不管怎麼樣,最後女孩主動結束了這段關係,

那個時候他才說要在一起,而她沒有答應,斬釘截鐵地拒絕了。

心裡想著的是,「我不知道他是喜歡我,還是喜歡我的身體」。

 

這件事,是在發生了好幾年過去後她才告訴我的。

 

之所以當時選擇不說,恐怕是怕自己會被檢視公審道德淪喪之類的。

 

只是在這個時代,我們都太容易與愛情交手,自己喜歡的類型在線上名冊中可能一下就找到了數十個,最後會和誰有結果呢?又會做出多少令自己羞於回顧的事呢?

 

當然了,不是每個人都不能適應,有人將之視為生活方式之一,總之,希望我們在這個混沌的世界裡都能不傷害別人,也別傷到自己。

 

我猜你和我都有些不光彩的事情。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