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些心願,真的只能是心願

圖/Shutterstock  文/楊喵喵 

 

 

 

——

你說,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我不願意將就。

不管有沒有那個人出現過,我都希望,你沒有把自己的人生過成一場將就。

畢竟,到到頭來你也許會發現,將就是比遇不到更令人絕望的事情。


閨蜜曾經談過一段戀愛,男生的自身條件還不錯,是那種比較踏實的類型,當初追她追得特別殷勤。但相處了一段時間以後,她還是選擇了分開。那是她的初戀。

 

記得在很久很久以後,有一次我們一起看了一部青春片,聊著聊著我就問她,是不是每個人永遠都會懷念那個啃了半個月的饅頭鹹菜,就只是為了請你吃一頓大餐的人?

 

朋友說,當然會,我會一直懷念,但不後悔離開。

怎麼樣,聽起來是不是太現實、太做作了點兒?別急,請你接著聽我講完。

閨蜜提到了初戀時候的那個男生,她說:

 

沒錯,他很好,而且我也特別相信,他以後一定是那種會常記得給我買新衣服,自己卻樂呵呵地穿著一年前舊款的人。他會把菜裡最好吃的東西挑給我,會把西瓜正中間最甜的那一塊挖給我,煮個麵一定會給我加個荷包蛋。他恨不得能把他全世界的好都一股腦兒地塞給我,只要他有。

 

我早就習慣了晚睡,於是,他改了作息,每天陪著我熬到深夜。我問他睏不睏,他就說:「陪你嘛,怎麼會睏。」

 

我無辣不歡,可他明明就不愛吃辣,結果很多次都會弄得他自己腸胃不舒服。諸如此類。

 

可是我真的希望,愛情應該更對等一點兒。

 

有些時候,我覺得這樣的戀愛談得太沉重了,沉重到假如以後有一天,他稍微捨棄了我一下,我可能就會覺得很失望,就會很不安,甚至小題大做。對於他而言,這真的並不公平。

 

有的人常說,和誰誰誰在一起,我可以什麼都不圖,就只是圖他對我足夠好、足夠用心。但是後來你就會發現,這種想法恰恰就是最要命的,說得狠一點兒,這就是典型的「很傻很天真」。因為一旦有一天,哪怕「對我好」這個基座只是輕輕地顫動一下,一切就可能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就都開始變得不對勁了,坍塌了。

 

我想,我不得不承認,她的想法還真的是蠻有道理的。


 

 

 

一段健康、良好、正常的關係,並不是不顧甚至犧牲自己的需求去滿足對方,而是要尊重對方的不同,同時有能力表達自己的需要。

 

每個人對愛情的期待和設定都是不同的,有些人渴望被照顧、被寵愛,她理想中的愛人是付出型的,但對於另外一些人而言,她理想當中的愛人並不是付出型,而是理解型的。你可以不用對我無微不至,可以不細心、不溫柔―我並不是依賴型的人格,感冒吃藥、陰天帶傘、按時吃飯,這些事我自己原本就可以搞定啊,不必別人整天幫忙操心。

 

但是,你一定不能在我丟了東西已經著急到不行的時候火上澆油;不能在我迷路、忘事的時候喋喋不休;不能在我情緒都快要崩潰的時候還是滿口埋怨;不能在我看《理想國》的時候說:「你看的這些書都沒用,女孩子就應該多看瓊瑤、張愛玲、三毛。」

 

總而言之,三觀不同,一句話都嫌多。

 

你看,很多時候,打敗愛情的未必是緣分,而是既選錯了對象,又用錯了方法,所以,你所付出的,未必就是人家想要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一個好男人就能讓一個好女人幸福的原因。

 

 

本文出自《別把這世界讓給你鄙視的人》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