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柚子甜專欄】撕「討愛」的標籤:你可以不適合我,但不能不喜歡我?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你有沒有遇過一種情況?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一個人,覺得深深被吸引。你很喜歡他,很欣賞他,甚至有點崇拜他,而且這樣想的還不只有你一個,因為他是個萬人迷。你可以舉出他眾多優點,當然他一定有非常出色的優點,不然不可能吸引你,以及包括你在內的那麼多人。

你開始鼓起勇氣親近他,暗自希望在眾多人之中,能成為那個特別的角色──而有一度,你真以為自己是特別的,因為他對你跟其他人好像不太一樣;可能他還真的做了些什麼,讓你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直到某天,你發現他其實對大家都是這個樣子;或是你主動了一點,卻更加確信他對你沒那個意思──至少不是你想要的那種「意思」。你把他當唯一,他卻把你當成「眾人之一」。

你心裡頓時受到打擊與屈辱,開始一點一滴看清他其實不是那個「對的人」。冷水澆醒了一廂情願,你甚至開始理性思考,知道彼此在一起也不會合適,最好的選擇是現在就放手。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不。有趣的事來了。

以上是我的真實經歷,而且還發生過不只一次。

在那之後,我理性確實知道這個人不適合,而且退一萬步來說,他也沒那麼喜歡我,我實在沒有理由繼續下去。但整顆心卻無法遏止地勾在他身上,時時刻刻想關注他,想確認他還是有點在意我。如果在過程中,我看到他和比我條件差的人有狀似曖昧的互動,還會升起一股無名的怒意──原來這樣的人你也可以,看來你也沒什麼眼光,我也不稀罕你了,再見。

但這樣的瀟灑卻維持不了多久,我還是在意他的一舉一動,還是想「若無其事」地對他好,甚至只要他又再對我有一點點特別,我就又心花怒放到什麼都沒關係了。

當時的我一直不理解,為什麼自己就是放不下?而對於不懂的東西,我們很容易就貼上「愛情」的標籤,直到後來我把標籤撕掉,才看清楚上面寫著什麼樣的根源──「討愛」。

我要你愛我,這樣才代表我夠好:被「權威者」定義的自我價值      

我回顧童年的成長經歷,挖掘出自己對於「權威者」有強烈的恐懼與討好傾向,而這跟我成長在極端要求成績的環境有關。那個年代,成績可以決定老師喜不喜歡你、父母對你有沒有好臉色;而成績好不好,也隱隱約約造成同儕間的階級排序,甚至決定你在學校裡有沒有好日子過。

但很不幸的,我是那種成績很不穩定的孩子。

有時候拼命讀書加運氣好,可以拿到很不錯的分數,那時老師看見你眼角都會笑,父母對你都變得親切許多,你可以感覺到滿滿的愛;但是當你下次退步了,馬上就會體會到愛被徹底剝奪的恐懼。整整幾個禮拜,耳裡聽到的只有「你怎麼考成這樣?!」「那個誰誰誰考得比你好?你們不是朋友嗎?你憑什麼不如他?」「考成這樣你還有臉玩電腦,給我去讀書!」

童年是建立自我價值非常關鍵的時期,但成績高高低低,父母師長也因此忽冷忽熱,我不斷地得到愛又失去愛,自我價值變得非常不穩定。我無法相信自己夠好,因為別人給我的愛是有條件的,得用赤裸裸的成績去換,別無他法。而當我拼命換到「權威者」的認同時,也才能再相信自己真的夠好。

因此在我心底,不知不覺養成了「權威者可以定義我的價值」的想法。

這個習慣,在離開了求學階段以後並沒有消失,而是被轉入了職場、甚至情場。

你說,情場裡也有所謂的「權威者」嗎?

有的,在我的心裡,那些「大家都很喜歡,我自己也很欣賞」的人就是「權威者」──他們是高高在上的情場勝利組,是可以定義我「自我價值」的人。如果我認同他有「定義權」,他卻不喜歡我,我就會陷入極大的焦慮,拼命想把自己弄得更好、更有魅力,好贏得他的讚賞。

即使知道他對我沒意思,也硬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出現;即使聊天不對頻,我還是想準備很聰明的話題;即使心裡覺得很緊繃,還是要笑出最美麗的弧度。在那一刻,他就是一個評審,我盡力搏得他的分數。可是,當感情走到這一步,已經不是因為愛了,而是淪為一場自我價值的戰爭。

對我們這種人來說,失去權威者的肯定,就等於被洗刷掉了身上閃閃發光的亮粉。那種渾身發冷的孤立感,會勾起童年時那份沒價值、被排擠、不被愛的痛苦──而為了逃避那樣的折磨,我們只能拼命展現自己的羽毛、關注對方的一舉一動、想盡辦法贏回權威者的愛。

當我發現自己是這樣「愛」著一個人,才發現這種愛有多累。我每多做一件事、多觀察他一眼,即使我假裝不在乎,都會讓我把「自我價值」的扣環在他身上再多套一圈。他對我好一次,就是在加深我對他的渴望;對我冷淡一次,都是在鑿深我更多的不安。他對比我差的人好一點,我就覺得他在對我的自我價值潑髒水;他跟比我好的人頻繁互動,我就覺得自己差勁得像團垃圾,不配得到他的肯定。

你說,這種痛苦有解藥嗎?我會說,有,但也沒有。

童年對我們影響甚深,我到現在還是會無意識地想討好權威者。但不同的是,現在的我,已經有能力在恐懼爬上來時認出他,那一刻,我會問問自己:「現在我這麼做,又是在贏回自我價值嗎?」

一次又一次,只要我意識到自己又在為了贏得「權威者的評價」而努力,都會把馬上自己拉回來,輕聲安撫:親愛的,你很好,不需要誰來證明,即使對方是你欣賞的人。換句話說,即使你欣賞的人並不在乎你,也不需要做任何事──那是他的自由,而我願意尊重他的自由,就這麼簡單。

這是從對方身上,一圈一圈解開「自我價值」扣環的唯一方法,也是把自己從「靠權威者定義自我價值」這個匱乏中,拉出來的唯一解藥。

一切的根源都不是你真的多愛他,而是你太在乎他能給你的價值感。而這些到最後,只有當我們停下來,溫柔地看見自己的傷口時,才能真的給得起自己。

作者資訊

我是柚子甜,是兩性作家也是心靈工作者,特別喜歡從靈性的角度看愛情。歡迎追蹤我的臉書《柚子甜剝心事》

人性中有太多的東西,讓你誤以為是愛情>>>《有些情傷過不了,是因為你還不夠懂自己》

※所有文章皆已經過改編,以維護案主隱私※

Advertisement
柚子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