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個女人,都希望能被羨慕著

圖/Shutterstock

 

 

 

我有兩個朋友最近不約而同的得到了同一個牌子的同一只鑽戒,一個人是自己買的,另一個,是她先生送的。

 

自己買的那一個,得到的回饋分別是「做保險真的賺有夠多的」、「買鑽石總比買包好,鑽石比較保值」以及「對拉,女人就是該對自己好一點」;而先生送的那一個,嘩,簡直像是得到了全世界,因為所有人都羨慕她,紛紛大叫「你也太幸福了吧,你先生對你真好!」

 

實在是不公平,對吧?

 

我常常覺得,現代女人知道要對自己好了,畢竟我們又不偷又不搶,愛自己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靠自己的能力過上好日子,沒人會羨慕妳,靠另一半過上好日子,全世界豔羨的眼光簡直讓妳覺得自己超級了不起,別說什麼「何必在乎他人眼光」這種傻話,被羨慕甚至被忌妒,本來就是世界上最爽的事。

 

當然,我相信那位得到先生送的鑽石的女孩,也是很努力的,努力又不是只在職場上,想當一個好太太,而且是丈夫認可的好太太,有時甚至比努力工作還要難,人都是一樣的,付出總是希望被看見,所以我們會羨慕被另一半寵愛的女人,因為一樣是做牛做馬,她得到了勳章,妳卻一無所獲。

 

可我只是在想,如果努力對自己好,只會得到閒言碎語,但努力對另一半好最終被另一半肯定,卻能得到眾人吹捧艷羨的話,是不是在某種程度上,不斷著暗示著女人就是該付出,或者說,我們是不是還維持著「吃苦耐勞是女人的美德,所以美德應該得到勳章」的恐怖觀念?

 

我奶奶是童養媳,但爺爺是讀過書的,所以他一向覺得這個大字不識的太太上不了檯面,年輕的時候,他在外頭有小公館,談生意時帶的都是小老婆,直到老了、玩不動了,他回到家裡,結婚五十週年時,他突發奇想,要拍照紀念。那張照片我看過許多次,因為就擺在奶奶的床頭,照片裡的奶奶其實很不自在,因為她就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老式女人,平常為了作家事方便,從來不會穿那種淺顏色、脖子上還圍著一圈毛的衣服,以至於照片裡的她脖子僵硬到不行。但她很高興,或者應該說是欣慰,因為直到很老了,她還是會拿著相片說:「妳爺爺終於知道,我才是那個對他最好的人,雖然他嘴上不說,但就是心裡知道,才會給我拍照、還給我買了那麼一件好衣服」。

 

現代女人當然沒那麼好打發了,一張照片算什麼?起碼也得一顆鑽戒才行,可是有時我卻覺得,終究也不過是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而已。我們常常說,付出當然會希望被肯定,但仔細想想,就好比妳本來就要煮晚餐,只是多煮一個人的份,這當然也是一種付出,但這種程度的付出,你就不會那麼在乎對方是否感謝你吧?可如果,你是特地為對方煮的,大清早犧牲自己的睡眠去買他愛吃的食材、夏天在廚房裡熱的全身臭汗,你當然會希望得到對方的感激或感動,是不是一直以來,女人在做的,都是壓榨自身的付出,所以才會那麼在乎是否被看見。

 

「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這話幾乎變成行銷廣告的口號,可若是真覺得天經地義,何必一再強調?現在有些男人,很喜歡強調自己欣賞自給自足的女性,可是你知道嗎?這根本沒那麼容易,一個結了婚的女人,但凡穿得好一點,旁人看得出妳不缺錢,就要問妳「孩子上什麼才藝班」、「婆婆生日妳送什麼禮物」,彷彿女人在自己身上花的錢多過於花在別人身上,就是一種罪惡。當然,家用很可能是夫妻倆共同分擔的,但妳信不信,當孩子穿著不透氣的衣服而長痱子時,即便牽著孩子的是父親,旁邊的人也會下意識地說「你回家記得跟要跟你太太講,小孩子要穿純棉的」。

 

不是說我們非得活在別人的眼光裡,只是很多時候,我覺得「何必在乎他人眼光」這樣的話,是勸慰、但更是壓力,明明是別人目光如箭,為何我們非得練至刀槍不入,我在不在乎,那是我的事,就算我不在乎,難道就可以被任意批評嗎?女人的堅強,不是為了讓傷害妳的人免罪的吧?

 

所以女人只能壓榨自己去付出,然後期待辛苦被看見。女人致力於養活自己,最一開始的起因,是想脫離男人的掣肘,畢竟拿人就是手短,後來我們也在工作裡找到了成就感,但即使妳努力向上終至位高權重,少了旁人的艷羨吹捧,就像三杯雞少了九層塔,再快樂也是殘缺的。再怎麼說,如此努力拼命,想要聽到掌聲歡呼,實在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